人生感悟
各種工具的存在,給生活帶來便利,但同時讓人變得依賴,依賴到忘記自己與生俱來的能力。過於依賴,就會局限自我。也許我們都該反思,生活中有多少東西是我們真正離不開的?我們無意中給自己添加了多少禁錮?
同學們雖然不認識我,但在知道我是王競存老師的女兒後,都馬上用令人超級感動的熱情圍靠過來。
他說:「蟬這樣的生命方式,很像古代修煉人的故事一樣,就是可能在山洞裡、或在樹下、或面對山壁打坐好幾年或幾十年,然後最後有一天突然開悟了,一切都明白了,那時就像蟬從土裡出來一樣,達到生命的最高點。雖然短暫,但是卻是最精彩、最重要的一刻。然後就得道升天去了,就像蟬的生命消亡歸天一樣。」
當太陽從台灣東方的海平面升起時,散發出的熱情光輝,就會喚醒沉睡的樹木,慢慢地舒展葉面,運作整個葉、枝、幹、根的循環,輕輕吐露出的訊息,輕易的與其他樹木交通,只要同樣在太陽的照射下,就可互通訊息,不論遠近。
行程結束後,和導遊、朋友告別,回到酒店。一天的學習,懂得了很多在書上學不到的知識。回想那些點滴,總還有朋友在寒風中穿著白裙子的身影。我想,這身影將會一直伴著那段記憶,是友情的影子,更是一種讓人敬佩的堅持。
無論是哪一種人際關係,親情、友情或愛情都一樣,要想長長久久、不離不棄,那麼,一段「適當」的距離是必要的。
信任是可以良性迴圈的。先生信任裝修工人,工人就以他們的方式照顧我們。反過來,不信任也是會迴圈的。一方的防範會引起另一方的戒備,最終是相互算計,都過得很累。如果人人都能向善,讓信任的良性迴圈持續下去,世界就會更美好了吧。
出遊,通常不一定要詳細的計畫,更需要的是一股衝動。
人生像一段旅程,雖然,彼此路徑不同;但是,終點卻並無二致,都是──歸於寂靜,軀殼消失於塵世之間。值得關注的是過程中,做了什麼;最後,就會留下什麼。而這個結果,除了他人評價外,更重要的是在告別之前,自己是否能不負初衷,無所遺憾?
我為我的家鄉感到傷心,為他們無法自然繁衍原有的素樸,為他們身不由己地被強擠著膿瘡而不愈,被暴虐著文化,已失聰。
如果我們能以回顧式的眼光去看待當前那些磨人的事,是不是就能火氣小一點、耐心多一點呢?
「回到」過去,再次檢視自己的缺失與不足。「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現在藉由對過去不斷的反思與修正,展望美好的未來!
當一株小小的樟樹被細心的移植到庭院裡,天地之間就為了成就這棵樹而忙碌了起來。蚯蚓翻新了泥土,讓樹根好好的伸展。
英國男子馬特(Matt)經常在推特上分享有趣的事情或笑話,受到不少粉絲的喜愛。他最近又分享了他如何與妻子相遇的奇特故事,並稱其為「可笑但完全真實」。現在,這個猶如電影情節般的故事已經在網上走紅。
不知不覺,夏天的腳步漸漸逼近,驕陽似火般烘烤著大地,那一抹陽光的香氣,早已瀰漫我的口鼻,獨特的濃郁氣息,嗅到醉人思念的味道,熟悉卻陌生,真實卻虛幻。在生命最活潑的童稚期,年節歡慶高掛臉上,笑盈盈的走來,舌尖留存棒棒糖的唯美甜蜜,抬眸追隨夕陽下沉的腳步,踩踏浪花翻騰湧起,塵封蕩漾著蛻變,刻劃烙印在另一處家園。在生活的腳步變慢之後,許多的回憶及感受紛紛湧上心頭。
那時,參加受訓,課程要求寫一封信給一年後的自己,最近才從家人手中接過這封信,迫不及待的想打開看寫些什麼。
心懷仰慕之情,我們就容易看到對方的閃光,而心中有質疑時,就很容易發現對方的不足。我們太多的判斷是有色的,但很多事並不是非黑即白的。
夏日的棗花,彷彿與秋日的桂花有著同一個清香的靈魂。
如果你收起天線,讓憤世嫉俗的霜雪與悲觀的冰層覆蓋心靈,那麼,即使年方20,你已垂垂老矣;然而只要你將天線豎起,去接收積極、樂觀的電波,那麼,你就有希望在80歲死去時,仍然是青春煥發。
想成為母親的渴望,她選擇用領養小孩的方式。因他和另一半,不想刻意隱瞞孩子身世,所以沒有一定要領養3歲以下孩子的顧慮;相反地,他們反倒願意給大一點的孩子機會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因果循環,天公地道」一定如此。但我也相信神佛是慈悲的,只要在他生命的最後時刻,他能及時醒悟,他就是一個有救的生命,或許來生成為有福之人。
我的母親病逝已有近兩年了。兩年來,我時常思念著她,卻只有在短暫的睡夢中與她相見。每當想起母親對我深深的愛,她含辛茹苦的平凡人生,逝世前大半年受病痛折磨的樣子,我就悲傷不已。
再不起眼的小物件,背後都會有自己獨特的歷史和故事。如果盲目追求新奇,很可能無意中就破壞了文化底蘊。所以,「創新」之前,務必要先做好研究,瞭解始末,不可隨性而為。
報載在台北「暗光鳥慢跑團」40多名義工與東石國小學生透過每月寫信結緣,義工與學生都透過手寫字傳遞溫度,看了實在讓人感動。
泰國79歲的高齡奶奶Sumlee,因年老體衰長期臥床,身體機能衰退,失去行動力,只能依靠呼吸器維繫生命。她每天24小時的生活起居,都需要親人陪伴與照顧,而來自孫女的「一個舉動」卻讓重病的奶奶感染生命活力,重拾快樂心情,帶來「生命的奇蹟」。
哪個小女孩不希望自己能乾乾淨淨、漂漂亮亮去上學呢?但小伊莎貝拉卻做不到。媽媽病逝後,她那頭令爸爸抓狂的長髮被剪成了小男生頭。這個九歲小女孩唯一能保住自己長髮的方式是,自己想辦法紮個馬尾。但這束每天永恆不變的馬尾,就像標示著她是個沒媽的孩子。直到校車司機無私的愛心與付出,讓她像是再度得到母愛。
我的父親由於家境貧寒,三十多歲才結婚。而我的母親比我父親小十二歲,並且智商有問題,就是人們說的傻。我從記事起,就是一個經常被人嘲笑、髒兮兮的孩子,我的同齡小夥伴們都不願意和我玩,我就和我的雙目失明的奶奶玩。
戰爭帶給人巨大創痛,人們都不希望戰亂再起,然而人心的無名火總會燃起,因此戰爭始終與人類歷史長相左右。
人生當中,無論在哪一個階段,每個人所需要的空間都不大、物資都有限,那麼,汲汲營營、苦苦追求何時罷休?唯利是圖、得寸進尺,絕對無法平靜、安穩,因為慾望如幽谷、如深壑,永遠都填不滿啊!
什麼可以摧毀心魔? 慈悲! 什麼可以摧毀暴政? 聖火! 江白益西,27歲的藏人,七年前的3月26日,為了信仰自由,留下了五個心願,點燃了自己的身軀。今年3月26日,紅魔猖獗的土地上,這把聖火的燎原之勢,正在讓那個視信仰如天敵的共產暴政,卑微地顫抖著。藏人用自己的慈悲與信念,點亮了聖火,這把聖火,此刻,在這個重生的季節裡,正在摧毀心魔...
共有約 7012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