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
九月九日重陽節不僅是「敬老節」,是個令人歡欣的美善「嘉節」! 歡樂九九、享壽九九。「重九」、「登高節」、「菊花節」都反應了重陽節樂活享壽的內涵妙機。讓我們一起來回味回味,找回過重陽節的樂活享壽趣味,找回憧憬的歡樂元氣。
九月九日重陽將到,秋山上、綺窗前茱萸結實成熟了,逢寒露清香更芳烈。茱萸的香不同蘭桂,「茱萸自有芳,辛烈獨擅名」!在茱萸女身上展露無遺。每逢九九重陽佳節,茱萸倍流芳,年年伴人細回味!
孩子學漢字排行第三的就是「是」這個字。「是」在現代的生活中多有以站在自己立場認定的標準去行事的意思,說得更白話一些,就是認定能維護一己利益的道理就是「是」,我們可以從許多官司中看到,現代人爭的無非就是自我贏家,已經沒有是非之分。
康熙再繁忙也會嚴格考察皇子的學習,並時常以庭訓教誨,能為雍正、乾隆太平盛世奠定了良好的基礎,他的「修心」教育起到了重要關鍵的作用。
清朝初年,一個父親在二十年間驗證了他的兒子和另一個男孩兒的命運--兩個同樣生辰八字的人,展現了截然不同的命運。那個兒子是歷官清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的文淵閣大學士兼吏部尚書史貽直。附篇八字實例分析:時支能決定一個八字的最後命運。
仙菊遇重陽,「吾家滿山種秋色,黃金為地香為國。」不慕榮利、忘懷得失的靖節先生陶淵明與菊共鳴:「懷此貞秀姿,卓為霜下傑」……秋天不能沒有菊花,沒有菊花的秋天不僅失色,而是失了正色;九月九日不能不道菊花,重陽無菊就無味了。
三百年前清代的醫家石成金,他不僅診斷個體的病情,更是洞察了整體社會­善性亡佚的病情,進而開出了「笑話」為藥方、為針砭,願以「笑話」作為提振世道、回復人心善性的「度世金針」。本集藥方是《為何不喝人參湯?》……
在中國文化中除了八字推命之外,有沒有類似的星座占卜術呢?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二十八宿。
卍字符是一個極古老的標記,在東西方許多古文明中都可見到。例如,法國羅浮宮所藏的六千年前的美索布達米亞陶碗上就繪有卍字符。前段時間,筆者意外發現清代古畫卷 《皇清職貢圖》中也有卍字符的身影。
入了黃曆九月,寒露風寒,萬物漸收斂,草木衰黃。此際,菊花凌陰而盛,菊花飲給人美顏色、增活力!與此同時,又有許多的寶物、妙方,讓人暖身、暖心、舒懷過深秋……繁忙生活中,給自己一個時空,好好寶貝自己!
暗律是潛在字裡行間的一種默契,藉以溝通作者和讀者的感受。不管散文、韻文,不管是詩是詞,暗律可以說無所不用。它是因人而異的藝術創造的奧祕,每個作家按照自己的造詣與穎悟來探索這一層奧祕。有的人成就高、有的人成就低。
《梅花詩》的第四首:「畢竟英雄起布衣,朱門不是舊黃畿。飛來燕子尋常事,開到李花春已非。」預測了明朝太祖的建國和永樂大帝的靖難之變。
今天我們要教孩子認識的第二個字是「一」。這個字對一個剛剛上小學的孩子來說實在簡單,但孩子在一歲以後就經常能用到了。這個「一」字對現代人來說基本上僅用來計數,實在有些可惜。
能富貴的八字種類有很多,配合得好的建祿格就是其中一種。命書中,當月令是日主的建祿時,稱為「建祿格」。本文以實例分析。
秋花最是葵花好,天然嫩態迎春早!秋葵是百菜之主,四時之饌,古人早就傳說。戰國時代魯國有漆室女,明智洞察國家處境有「葵憂」;杜甫樂道安命,追隨唐虞飯葵堇,純真自在,不分物我、萬物一體。秋葵「花心」幾家懂得?
這位曲家魏良輔是如何的從唱腔改革崑山腔呢?簡單說來,他是透過與同道的切磋,廣汲博取,融合南北曲唱腔的優點而創發出來的;而這其間更有樂器的改良。
有人一心要見觀世音菩薩,問法於大和尚,怎樣才得見?大和尚這麼教他:「須持齋,戒急性,念念都在菩薩,久了就成有感應。」
這些度量衡制度由來已久,影響中華文化又深又遠,不僅在市場執行公正,也衍生出許多語言概念的文明。逛一下度量衡引申而出的成語、常用語,可以微也可以大,可以具體也可以引申成抽象的天地,真是無限寬廣。
在元燕南芝菴兩百多年後的明世宗嘉靖年間,江南出了一位戲曲大師魏良輔。而歷來對於魏良輔和他創發的「水磨調」,除了「崑山腔」是否他創立之外,尚有三個疑點:其一,魏良輔的籍貫到底是豫章、太倉,還是崑山?其二,魏良輔到底是官至山東左布政使的顯官,還是兼能醫的曲家?其三,魏良輔創發「水磨調」是憑一人之力還是兼取眾長?
每當回憶起自己的求學過程,總有一份感嘆:如果當年的老師不只要求學生們將字寫好,不只是要學生們反覆的練習,還能讓我們真正懂的字裡更深的內涵,那麼整個國民的文化水平與品德修養肯定能更上一層樓。筆者曾與多位教師與家長交流過這樣的想法,得到不少共鳴,在他們殷殷關切的期盼中,筆者從本期開始將陸續為讀者獻上一系列「漢字乾坤」的文章,希望師長們可以藉此更幫助孩子們落實其為...
男女互為反串,固然有其時代背景和社會因素,但就戲曲的搬演來說,自然還是以「本色」為佳。
劉秉忠精通《易經》以及邵雍的《皇極經世書》,於天文、地理、律歷、遁甲之類,無所不精,通天下事如了指掌。忽必烈採納劉秉忠以《易經》中:「大哉乾元」的建議以「大元」為國號。
有人質疑八字命理,說同一年月日時出生的人比比皆是,為什麼命運不相同呢?本文舉了兩個古代「八字相同,官位卻不相同」的例子,來探索一下。附篇八字實例分析:配合不好遇兇之命。
「妝扮」是戲劇的要素之一。我國自從優孟為孫叔敖衣冠,巫覡為〈九歌〉中的神靈以來,已啟戲劇妝扮的先聲。戲劇的妝扮,演員的性別和所飾演的人物,不必求其一致﹔也就是男可以扮女妝,女可以扮男妝;這是人所共知的事實。但若考其源起,觀其時代風氣,那麼對於我國古典戲劇的了解,必然有所助益。
灼灼有芳豔,臨風輕笑久!小小一蓼吸引了代代華夏子民的青睞,到底蓼草還有什麼美妙精采之用?荀子勸學說青出於藍和蓼有什麼關係?蓼菜成行只能用來吃嗎?看越王勾踐怎樣用蓼克己治國?
幾千年前事都記得,怎麼近日的事情反而不記得?……笑得好起死回生!
杜牧吟詠「娉娉褭褭十三餘,豆蔻梢頭二月初」,古人說杜牧這詩不用「美」,也沒用「花」字,卻盡得風流。荳蔻年華到底是怎樣的美?
《紅盒子》是一部關於台灣傳統布袋戲技藝、傳承,以及父子關係的紀錄片。陳錫煌──已故布袋戲大師李天祿的長子。李天祿因入贅陳家,長子按規定得姓陳。父親巨人般的身影、異姓父子的特殊關係,為兩人種下難解心結。
八月十五、中秋賞月翫月的名詩不少,歷代中,詩才瑰偉的詩人們還創作了不少才思縱橫、情懷灑落的回文詩,同時展現迴轉牽腸的情致!相思深濃處 ,秋月也將相思迴向人間。
上回說了北宋邵雍《梅花詩》的首篇,開頭的「蕩蕩天門萬古開」就已經點明瞭世人與天國之間是連續不斷的,只是肉眼看不透這迷霧玄機,總會誤在塵世的名利情仇中而茫茫終日。所以,邵雍感嘆「幾人歸去幾人來」。然世人感嘆的頗多,而能留下驚世文采的少,因此《梅花詩》能流傳至今當是有其不可多得的道理,也更顯其珍貴,我們就來看看第二首。 「湖山一夢事全非,再見雲龍向...
共有約 7506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加州南北兩場山火持續燃燒,目前已知野火罹難者上升至66人,約有600多人下落不明。白宮於週四(11月15日)宣布,川普(特朗普)總統將於週六(17日)訪問災區,慰問受災民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