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元社論
語言的形成和發展是一個自然的過程。漢語書寫系統的高度穩定性,對於保持華夏文明的穩定與統一,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對於中國這樣一個歷史長、傳統深厚的國家,語言規範行為的謹慎與適度,就顯得尤其重要。
語言是人類用以儲存記憶、交換信息、傳遞經驗、教化後代的工具。作為一個民族的靈魂和記憶,語言凝攝著該民族的終極關懷、價值觀念、歷史智慧、思維方式、審美趣味、社會風俗,反映了該民族與宇宙的關係、在世界中的定位、整體的生存方式和發展的走向。語言既是文化的一部分,又是文化的載體。語言是文化大系統中最重要的子系統。
中國素以「禮儀之邦」聞名於世。敬天信神、相信善惡有報是中國人幾千年的傳統,即使那些沒有明確信仰的人,也相信「老天爺」的存在。傳統上中國人遵循神佛、聖賢的教誨而努力完善自己的人格。人們對天、地、人的態度是恭敬、謙卑的,整個社會通過禮儀來規範。
站在未來回首今天的人類歷史,人們會真實地看到共產邪靈肆虐中華大地的那一幕幕觸目驚心、喧囂鬧騰和血雨腥風。在短短幾十年裡,在神州的土地上,共產黨以一次一次的殺頭,一輪一輪的批判,一波一波的灌輸,構建起了一個同我們的傳統格格不入的「黨文化」部落。
共產黨認為文藝是上層建築的一部分,只能為統治階級的利益服務。中共奪取政權以後,從經濟上把文藝演出團體收歸國有,從組織上把文藝界人士變成「體制內人」並對他們實行思想改造,在創作上對文藝界耳提面命嚴密控制,在短時間內把所有的文藝形式,如電影、戲劇、歌舞、曲藝等,都變成國家機器的一部分和灌輸黨文化的工具。
《九評之一》指出:「所有的非共產黨政權社會,無論其如何專制和極權,社會都有一部分自發組織和自主成分。……共產黨政權中,所有這些自發組織和自主成分被徹底剷除,取而代之的是徹底的自上而下的集權結構。」共產黨極端嚴厲的社會管制造成的後果之一是獨立的知識份子階層的消失。中共除了把一部分知識份子在肉體上消滅以外,把其他人編進各種各樣的「單位」之中。
文化是一個人群的穩定的心理和行為模式,一種文化的形成往往要經過漫長的歷史過程。可是中共攫取政權以後,在短短的幾十年時間裏,給中國人的思維、語言和行為模式打上了鮮明的烙印,製造了一個遍及中國一切方面、一切角落的黨文化。它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呢?
一九六八年的一個夏天,一位名叫威廉‧米斯特的美國業餘化石專家在位於猶他州附近,也是以三葉蟲化石聞名的羚羊泉敲開了一片化石,赫然發現一個完整的鞋印就踩在一隻三葉蟲上。三葉蟲是一種生長於六億年前至二億多年前的生物,換句話說,在這久遠的歷史時期之前,是不是有著和我們一樣的人類文明存在?
2005年中共少將朱成虎在香港面對西方記者曾說過:一旦中美開戰,中國「準備西安以東的所有城市被摧毀。當然,美國人將必須準備好數以百計,或兩百個,甚至更多的城市被中國人夷為平地。」這是中共黨文化鬥爭思想的一個典型反映。實際上在黨文化中鬥爭和流血已經成為常態,而和諧、包容反倒不正常了,因為按照馬克思主義,後者缺乏「革命性」。
政治學習,改造思想,這類事情中國人都多多少少經歷過。很多人可能會問,為何人的思想需要改造?其根本原因即在於中共的一套好惡標準、思維方式和話語系統都是反人性的,不但不可能在大眾中自然產生,而且容易被人性所排斥。更何況共產黨本是西方舶來品,是被唾棄的政教合一的獨裁體系,與中華傳統文化極為牴觸。中共要想立足,就必須營造一個黨文化環境,改造思想就成了必須而迫切的一步...
政治學習,改造思想,這類事情中國人都多多少少經歷過,很多人可能會問,為何人的思想需要改造?其根本原因在於中共的一套好惡標準、思維方式和話語系統都是反人性的,不可能在大眾中自然產生。也正因其反人性,在民眾思想沒有改造好以前,稍微放鬆思想控制,就會造成人性的復甦,危及中共統治。更何況共產黨本是西方的舶來品,是被唾棄的政教合一的獨裁體系,與中華民族文化極為牴觸。中...
中共的歷史是謊言與暴行交織的歷史,而其謊言卻分為兩個層面。第一個層面在於對於事實本身的掩蓋或歪曲;第二個層面,則在於給人灌輸一套邪惡的善惡標準和扭曲的思維方式。這種灌輸一方面以中共所劫持的國家暴力為後盾,另一方面更通過壟斷的所有社會資源而強迫人從記事或學語的第一天即開始耳濡目染。
胡錦濤訪問北美,頗有些海外華人以歡迎中共黨魁胡錦濤為榮,甚至不假思索的將之視為「愛國行為」,卻不去深思中共與中國、與中華民族有甚麼關係。因為很多人不瞭解中共的本質。
自胡錦濤的訪美行程中,所到之處都掀起了留學生和華人社團「迎接」中共官員的熱潮。如果說有些人參與這種活動是出於樸素的愛國熱情,倒也無可厚非。但是,大量證據表明,所謂的「歡迎」人群實質上卻是中共收買來的群眾演員,所謂的「迎接胡錦濤」卻成為某些可疑人物用來累積政治資本的重要機會。這對於不明真相者的愛國心不啻為最大的愚弄,利用和諷刺。
中共黨魁胡錦濤出訪北美期間收買“歡迎”一事在海外華人社區引起關注。我們認爲,在當前中共面臨的困境下,在中共幾十年所作所爲已曝光於天下的時候,仍然受其欺騙利誘而前去“歡迎”,是極爲不智和毫無尊嚴的行爲。
上週四,在終審庭內,法輪功學員為香港打贏了自97年回歸以來最重要的一場法治戰役,斬斷了中共伸向本港人權法治的魔爪,成功保障了港人的言論、示威自由等基本人權。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氏集團發動的那場全國範圍的大搜捕日前又以同樣的規模在中國大陸上演。對於歷經近六年的血腥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來說,這場來勢洶洶的恐怖行徑已經再也沒有當年的恐怖效應。據說中共當局又要對法輪功進行「反動政治組織」的所謂「定性」,但是這頂大帽子就更不具有恐怖效應,相反,這簡直是一個可笑的黑色幽默。
去年五月,美國一家非營利電視台新唐人與歐洲最大的衛星公司歐洲通訊衛星公司聯手首次將不經政府審查的中文電視信號送到的中國,開通了歷史性的自由衛星之窗。歐洲通訊衛星公司為此得到了歐美政界和媒體的一致讚譽和海內外華人的敬意。
二次大戰給人類的生命和財產帶來了巨大的損失。二戰結束時,人們發現當時的任何一條法律條款都不足以形容納粹的暴行。于是一种新的罪行被人類寫入法律中,這就是“群體滅絕”。
江澤民一手策劃﹑發動﹑指揮的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是一場最邪惡﹑最無理﹑最殘酷惡毒的針對全人類的大規模迫害。江澤民一夥﹐無所不用其極地用盡了共產黨幾十年曆史上發展出來的一切整人﹑迫害人的招術﹐利用整個一黨專制控制下的龐大國家機器﹐不惜一切人力物力﹐對千百萬的善良法輪功學員進行了群體滅絕式的迫害。
江澤民被告到美國法庭﹐已是不爭的事實。因此忙壞了各路官員和駐美使館﹐四下游說﹐八方施壓﹐但總體表現出來的情況是﹐江澤民缺招兒。
近日海外媒体報道了法輪功把江澤民以“群体滅絕罪”告上了國際法庭及“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宣告在美國正式成立的消息,很多人為法輪功人士不畏強權的正義之舉喝彩。常言道:天理昭彰總有時;善惡必報會有期!就像奸臣秦檜因殘害忠良的惡名而遭世人千古唾罵,江澤民將因迫害法輪功而以“群体滅絕罪”的罪名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香港23條立法目前只公布了咨詢文件(根据基本法23條制定的一個框架性文件),咨詢期后港府無意公布“白紙草案”(可以修改的法律草案),而只是向立法會提出“藍紙草案”(終稿草案)。目前可看到的咨詢文件中,各項關鍵性罪名定義模糊,帶有很大的隨意性,香港作為亞洲最理想投資地和最大信息集散地的地位﹐正遭受前所未有的困難。
香港政府推出基本法第23條有關叛國及顛覆等罪行的立法公眾咨詢將於12月24日結束。據悉,香港政府最遲于明年初公布一個更具体的方案,送交立法會討論并立法。
共有約 86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9月20日,有多名中共官員被通報處理:貴州前副省長王曉光被「雙開」,湖北省黃岡前公安局局長汪治懷被逮捕,中共國家能源局前副局長王曉林被起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