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長河
評量一幅人物畫時,觀衆首先看到的是,畫面的主體是一個人,還是表現二個人的互動,是三人結構,抑或多人的大場景。下面就讓我們以人物多少為序,來欣賞藝術史上幾幅寫實油畫傑作。
漢服不是單指漢朝服飾,而是泛指中國各朝歷代漢族的傳統民族服飾,往上追溯到三皇五帝的久遠年代...
網上的一段短片顯示,英國音樂家肯尼迪(Stephen Kennedy)用臉頰和嘴巴這種天然的樂器演奏經典名曲《大黃蜂的飛行》(Flight of the Bumblebee),其速度和音準比得上一般的樂器,而且頗具喜劇效果。
顧愷之晚年的時候,畫人像就不再點睛了,人家問他為什麽時,他總會說:「不能點!不能點!這人像要一點睛,馬上就會動起來開口說話了!」
在米開朗基羅的西斯廷禮拜堂天頂畫《創世記》中,《創造亞當》只是一個小局部,然而它已成爲標誌性的圖像,經常出現在影視和文學作品中。醫學界新近從這幅畫中看到了大腦截面,米開朗基羅的創作意圖究竟是什麼?
顧愷之多才多藝,善作詩詞、精於書法,尤其擅長繪畫。因為他的才華多元,當時的人稱他有「三絕」:「才絕、畫絕、癡絕」。他與曹不興、陸探微、張僧繇合稱「六朝四大家」。
端午節豐富的民俗文化內涵,為歷代繪畫界提供了很多創作靈感與素材。轉眼就是端午節了,讓我們在享用應景美食之餘,也一道來品賞這些獨特的、具傳統民俗意味的畫作!
《端陽故事圖》冊,表現了有清一代大眾化的端午習俗。宮廷畫家陳揚的繪,人物造型秀逸生動,線條簡潔流暢,色彩柔和典雅,展現民俗趣韻。
桑德羅·波提切利的《春》探討了影響人生的問題,觀眾仍然可以感到共鳴。假如我們問問自己:「對於這幅畫中表現的理念,如愛、美、忠貞、婚姻、人文主義和道德倫理,我有什麼感覺?」或許可以讓我們找到真正的自己。
古代的禮和樂都離不開鼓,周代時,制定了一套鼓樂的制度。鼓為八音之首,在音樂演奏中居於指揮地位。鼓與舞關係密切,語言學把舞蹈解釋為:「以有節奏的動作為主要表現手段的藝術形式」
扇子在中國歷史源遠流長,已有三千多年歷史。其不僅具有消暑驅熱的實際作用,也承載了文化上的內涵;在戲劇裡成為一種表明人物身分、地位、性格的重要飾物和道具。神機妙算的諸葛亮,那把羽毛扇,已成為智慧、人品的特別象徵;風流、儒雅小生手執摺扇;小姐、丫鬟手執團扇,輕撲流螢的活潑、俏皮;媒婆手中不斷搖動著一把大蒲扇,強調了三姑六婆形象特徵。
1647—1652年間,貝尼尼創作了被後世認為是其雕塑代表作的《聖特雷莎的狂喜》。此前一年,貝尼尼設計的聖彼得大教堂的塔樓被拆除事件,大大損害了他的聲名。而次年,這位17世紀最偉大的巴洛克藝術家即通過《聖特雷莎的狂喜》這件傳世傑作再次證明了自己。
楷書又稱正書,或稱真書,始於東漢。宋《宣和書譜》稱:「漢初有王次仲者,始以隸字作楷書。」清代書法家翁方綱亦云:「變隸書之波畫,加以點啄挑,仍存古隸之橫直。」所以,楷書被普遍認為是由古隸演變而成。楷書以其形體方正,筆畫平直簡爽,可作楷模,故名楷書。
在巴洛克雕塑領域,作為藝術天才的貝尼尼無疑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他也被稱爲「巴洛克時期的米開朗基羅」、「雕塑界的莎士比亞」 。誠如意大利巴洛克藝術專家霍華德·希巴德所言,「在整個17世紀,沒有一位雕塑家或建築師可以和貝尼尼比肩。」
自13世紀屹立至今的巴黎聖母院是歐洲史上第一座全哥德式教堂,其蘊含古典的美麗,與法國的歷史、文學、音樂成果都有著密切的聯繫,是天主教信仰與法國精神的象徵。當衝天烈焰照亮暮色中的雙塔,巴黎民眾注視著大片裡才有的景象,不由合唱起讚美詩;也驀然發覺,在心靈深處,這座教堂原來占據著如此重要的地位。
自13世紀屹立至今的巴黎聖母院是歐洲史上第一座全哥德式教堂,其蘊含古典的美麗,與法國的歷史、文學、音樂成果都有著密切的聯繫,是天主教信仰與法國精神的象徵。當衝天烈焰照亮暮色中的雙塔,巴黎民眾注視著大片裡才有的景象,不由合唱起讚美詩;也驀然發覺,在心靈深處,這座教堂原來占據著如此重要的地位。
巴赫的音樂像穩固對稱、雄偉壯觀的建築;又像環環相扣、精密轉動的齒輪;那由嚴謹規範構成的賦格,多聲部和聲此起彼伏,錯落有致,變幻多姿,氣象萬千。
巴黎聖母院的主體結構在大火後倖存,玫瑰花窗與耶穌荊冠也躲過火劫,而遊客必看的那些滴水嘴獸和石像怪也幸運地保存下來。這些來歷神祕又造型奇異的雕塑,踞坐塔樓俯瞰巴黎,它們或是傳奇怪物,吐舌銜肉,或是表情誇張的人像與動物,皆與教堂內美麗慈祥的聖母像形成了既衝突又平衡的美感。
經過多年的錘鍊,沒出國的巴赫已成功地把歐洲不同民族的音樂風格渾然溶為一體,他萃集意大利、法國、英國和德國傳統音樂中的精華,曲盡其妙,珠聯璧合,天衣無縫。創造力正處於巔峰狀態的他,隱隱聽到神的召喚,只想把精力貫注到創作理想的教堂音樂上。
《源氏物語》(The Tale of Genji)是日本古典文學的經典,也是世界上最早的長篇寫實小說,問世數百年來風靡各國,歷久不衰。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為了致敬《源氏物語》對日本文化藝術影響淵遠,特從3月6日開始展出超過120件有關文物,其中不乏越時千年的珍品,可謂精采紛呈。
普桑(Nikola Pussin,1594 –1665)曾在路易十三時代受邀回到法國參與宮殿和禮拜堂的繪畫與裝飾,但因不能適應宮廷的華麗風格和其他畫家的抵制,短暫停留後又回到羅馬。然而回程多了一位年輕畫家堅持隨行,這位畫家就是日後被太陽王路易十四所重用的勒布杭。
漫步今天的羅馬城,隨處可見的噴泉無疑是賞心悅目的風景。以羅馬為背景的電影,無論是《羅馬假日》還是《天使與魔鬼》,噴泉都是推進情節必不可少的標誌物。這裡要重點給大家介紹的,是貝尼尼的「四河噴泉」(Fontana dei Quattro Fiumi)。
這世上沒有幾件油畫鉅作能和威廉‧布格羅的《青年巴庫斯》(La Jeunesse de Bacchus,點閱大圖)相媲美。論同等重要的繪畫,倫勃朗的《夜巡》(Night Watch)是一件,波提切利的《春》(Primavera)是又一件。為了親睹這樣的畫作,人們從世界各地來到博物館參訪;它們實在寥寥可數,拿出來拍賣、供人購藏,就更罕見了,幾乎聞所未聞。
伴隨路易十四一生的最大藝術事業,則非凡爾賽宮莫屬。這座集結王權意識與當代的藝術精英共同打造的華麗花園宮殿,立即成為歐洲其它王室競相效仿的王宮範本。
貝尼尼在建築藝術方面最偉大的成就,當屬梵蒂岡聖彼得大教堂(Saint Peter's Basilica)前環繞廣場的柱廊。
初四大書唐家指的是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和薛稷,又合稱「初唐四大家」。這四人均以楷書見稱,且書法風格較為接近。受初唐時期審美觀的影響,他們的書風走中庸之道,合度適中,剛勁中透著雄渾之氣,「清秀瘦勁」。
傳統手工藝融入了工匠們的思想感情和民間文化內涵,那種淳樸、粗獷和稚拙的美感,驅邪納福、崇尚圓滿、陰陽相濟的精氣神,是電腦刻板、流水線上大批量生產的「假冒」,永遠比不了的,那是機器無法代替的藝術的靈魂。
晚年,亨德爾在雙目失明中繼續創作,拖著病體參加義演。他悲天憫人,扶助貧弱。他把《彌賽亞》幾乎所有的收入用於救濟孤兒,他還被聘為倫敦最大的慈善機構的棄兒醫院院長。1759年春,74歲的老人照例指揮了《彌賽亞》的演出,在暴風雨般的掌聲中倒下了。他得到了國葬禮遇,
唐初四大書家指的是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和薛稷,又合稱「初唐四大家」。這四人均以楷書見稱,且書法風格較為接近。受初唐時期審美觀的影響,他們的書風走中庸之道,合度適中,剛勁中透著雄渾之氣,「清秀瘦勁」。
藍印花布耐洗耐晒,耐穿耐看,實用又美觀。既有家常的溫暖妥帖,又有鄉野的清新活力。出得廳堂,入得廚房,摘下藍印花圍裙,一襲藍印花旗袍沏茶待客的主婦,又是那麼得體自如。
共有約 8556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