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代方士(方技)傳略  約 49 條記錄
  • 明末清初之時,有一個叫作傅之元的人,他曾苦學醫術,後來遇一異人傳了他一種被稱為「太素脈」的小道。這種小道能通過人體脈搏變化來預知人的貴賤...
  • 龐安時,字安常,蘄州蘄水(今湖北浠水縣)人。兒童時就能讀書,過目不忘。
  • 僧智緣,隨州人,擅長醫術。嘉佑末年,召到京城,住在相國寺。每次診脈,就能知道人的貴賤、禍福、凶吉,給父親診脈就能知道他的兒子的吉凶,他料...
  • 楚衍,開封胙城人。少年時精通四聲字母,鄉人柳曜以師禮向他求學,鄉人看待他是先生。
  • 甄棲真,字道淵,單州單父人。廣涉經傳,擅長詩賦。第一次應進士考試,沒有考中,歎息說:「勞神傷精,追求虛名,沒有好處。」於是放棄學業,讀道...
  • 僧志言,自稱姓許,壽春人。在東京景德寺七俱胝院削髮出家,事奉清璲。起初,清璲讀經非常勤苦,志言忽然來拜訪清璲,跪在他面前願作弟子。
  • 賀蘭棲真,不知是何地人氏,是位道士,自稱一百歲。善於服食練氣,不懼寒暑,常常不吃食物;有時縱酒,在集市上遊逛,能吃幾斤肉。起初住在嵩山紫...
  • 太宗時,戰亂後,有人拜訪王早,詢問如何才能在訴訟中獲勝,王早為他們想辦法,讓他們都免於災禍,因此州裡人人都稱讚他。當時東莞有個姓鄭的人...
  • 趙自然,太平繁昌人,家住荻港附近,以賣茶為業,本名叫王九。十三歲時,病得很厲害,他父親抱他到青華觀,許願讓他當道士。後來他夢見一人相貌魁...
  • 韓顯符,不知何地人。少年時學習遁甲、太乙、六壬,善於觀察星象,補為司天監生,升為靈台郎,積功加官為司天冬官正。韓顯符專長渾天之學,淳化初...
  • 王處訥,河南洛陽人。少年時有一個老翁來到他的住處,煮得洛河中的石頭像面一樣,讓王處訥吃掉,並說:「你天性聰明,今後應為人師。」又曾夢見有...
  • 普寂姓馮氏,是蒲州河東縣人。年輕時遍尋高僧,以便學習經律。當時神秀在荊州玉泉寺,普寂就去拜師,總共六年之久,神秀很賞識他,把自己的道法全...
  • 凡是推算天文曆法、占卜、看相、醫術、技藝,都屬方技。能以方技使自己顯揚於一世,也是從上天那裡獲得的悟性,不是積久成習而達到的。然而士君子...
  • 杜生,是許州人。擅長用《周易》占卜。有人跑了奴僕問他該向哪裡去追,他說:「從這裡出發,遇到使者後,向他懇求要他的馬鞭。如果他不給,就以實...
  • 趙修己,開封浚儀人,年少時就精通天文曆法。後晉天福年間,李守貞掌管禁軍,領滑州節制,上表奏請趙修己為司戶參軍,把他留在自己門下。李守貞每...
  • 魏寧,巨鹿人。因為善於推算別人的官運被徵召為門客。武成帝親自試他,都能說中。就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偽裝別人的來問他,他說:「富貴之極,今年就...
  • 網路圖片
    吳遵世,字季緒,渤海人。少年時學習《周易》,進恆山和隱居的道士住在一起。過了幾年,忽然看到一個老翁對他說:「給你開心符。」他跪著接過來吞...
  • 綦母懷文,不知道是何郡人。以道術追隨高祖。武定初,齊軍與周文在邙山大戰。當時齊軍旗幟都是紅色,周軍是黑色。他對高祖說:「紅是火的顏色,黑...
  • 世宗從穎川領軍回朝,顯祖跟在後面。皇甫玉站在路邊仔細觀察,對別人說:「大將軍做不了皇帝,應該是路北那位還流著鼻涕的人。」顯祖即位後,試驗...
  • 蔣升天性恬靜,從小喜好天文天象之學。太祖很信任他,常侍於左右,以備咨詢。大統三年,東魏將領竇泰入侵,從風陵渡河,駐紮在潼關。太祖率兵從馬...
  • 韋鼎,字超盛,是京兆杜陵人.高祖韋玄,隱居在商山,因而投歸南朝宋,祖父韋叡,任梁開府儀同三司,父親韋正,任黃門侍郎。 韋鼎小時候放達不拘...
  • 許智藏,是高陽人。祖父許道幼,曾經因為母親患病,就閱讀醫書,因而深入研究,世上稱他為名醫。他告誡眾兒子說:「作為人的兒子,替父母先嘗飯菜...
  • 萬寶常,不知是什麼地方的人。父親萬大通,隨從梁將王琳投向齊。後來又打算回到江南,事情洩露,被殺。因此寶常被配作樂戶。因而精通音律,普遍通...
  • 大業末期,隋煬帝將光臨江都,令言的兒子曾經隨從,在門外彈胡琵琶,創作翻調《安公子曲》。令言當時躺在房中,聽到這種樂聲非常吃驚,急忙起來說...
  • 庾季才字叔弈,是新野人。他的八世祖庾滔,跟隨晉元帝過江,官至散騎常侍,封為遂昌候,於是把家安在南郡安陵縣。祖父庾詵,在《南史》中有傳。父...
  • 李順興,是京兆杜陵人。十來歲時,有時顯得很愚蠢而有時顯得很聰明,當時人不能瞭解他。他說未來的事情,很多都說中了。在隆冬時節仍穿著單布衣...
  • 檀特師,名叫惠豐,是個和尚,不知道是什麼地方人。喝酒吃肉,說話沉默無常,預言將來的事,都能言中。他住在涼州時,宇文仲和任刺史,請他到州內...
  • 占卜的人說:「你如果能卜中,為什麼不占卜呢?」顏惡頭因此為那個婦人卜筮,說:「登高臨下水遙遠,只聽人聲不見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