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死一生  相關話題:打倒共產黨香港七一遊行勵志意志 約 75 條記錄
  • 結 束 語這本小冊子所述及的主要事件,經歷於1956年到1978年。為保持歷史的真實,這裡所用的骨幹素材,全部引用於那些年所寫而近年才陸...
  • (二)關於「反對社會主義民主,要求資產階級民主自由」問題。     這個問題主要指戴煌對人代會、黨代會代表產生方式上的一些意見。戴煌在「...
  • 四 在這政治暖流勁湧的大背景下,新華社落實幹部政策的步伐也驟然加快。早在煙台會議前後,我就給新華社國內部主任杜導正同志寫過一封信,要求對...
  • 34 感謝胡耀邦爭回歷史的公正                  一 1976年10月12日,粉碎「四人幫」的第六天,葉劍英元帥派他的兒...
  • 假期滿了,我該回太原勞改隊了。   北京去太原的火車晚上10點開。雪媛抱著小晉京,我攙著為偉,從「又一順」飯莊北沿的參政胡同東口來到了西...
  • 這當中還發生過帶淚的笑話。   有一次,當一位隊友提著小米、紅棗敲我們家的門時,雪媛已抱著小晉京去工廠了,六歲的為偉在家看門。她遵照母親...
  • 33 貧賤夫妻百事哀(Ⅲ)                  一 到了1969年夏天,雪媛的身體顯得更加瘦弱了。一天下午來了一場夾著大量...
  • 看了這些大字報,潘雪媛覺得工廠領導很可笑,因為他們要發動對她的圍攻,實在是很難發動的。王大明這個連阿拉伯字碼也認不清的傻乎乎的人,也 算...
  • 32 貧賤夫妻百事哀(Ⅱ)                   ...
  • 三 北京勞動教養所規定,每月15日,是被勞教人員與其親屬的接見日。   5月13日,勞教所的隊長下達指示,叫所有被勞教的人往家中寫信。當...
  • 貧賤夫妻百事哀(Ⅰ)                  一 1964年4月23日下午,潘雪媛帶著青青到監獄給我送行李並悲慼地會面之後,當...
  • 30 漫長的隧道(Ⅲ)                  三 我進入漫長的隧道之後多次負傷,而這是第一次正式得到工傷假條。實際上我們遠未...
  • 30 漫長的隧道(Ⅲ)                  一 1969年10月,林彪的「一號命令」下達。北京的大批幹部紛紛去了「五七」干...
  • 當陳德和得知我的腰受損經過後,他也認為這是「閃了腰,受了風」,但他不像醫務室的那位醫生那樣只給我一些止痛片而死活不管,而是非常耐心地 為...
  • ‧29(上)  漫長的隧道(Ⅱ)                  一 1966年3月上旬的一天,高莊教授的「勞教」兩年到期了。指導員對...
  • 四 我病後一個月,整個勞教所又被轉移到盧溝橋西邊竇店附近的一所監獄——「良鄉機械廠」。這是個方圓足有好幾平方公里的高牆大院,四角和大門口...
  • 1957年9月,李文考入上海音樂學院聲樂系深造,一年後又轉入學院專家班,師從保加利亞聲樂教授喬奇‧契爾金,1959年9月學成畢業,回到鐵...
  • 28 漫長的隧道(Ⅰ)                  一 1964年4月23日午前,我被送進監獄的時候,在大院東邊的一排平房裡,被交...
  • 青青從學校回來吃午飯了。潘雪媛連忙把臉上的淚水擦乾,叫她去大食堂買些乾糧回來。等青青買回了饅頭並吃罷飯,她才很冷靜地對青青說:
  • 萬萬沒想到,我與潘雪媛打算立即成家的決定,竟遭到新華社一些人的阻撓。當我要求我所在的新華社國內部兼管組織人事的一位秘書,為我給新華社幹部...
  • ‧27(上) 從天安門廣場到監獄                  一 1962年的國慶節快到了。我的那份一寸多厚的《回顧》,已被黨小組...
  • ‧26(下) 甄別夢解放初期的那幾年,人民連喊「萬歲」還來不及。應該說,那時候的敵對分子與暗藏特務比現在多得多,而我們並沒有聽到過小孩們...
  • ‧26(上) 甄別夢                  一   1962年三月,我們的黨中央在人民大會堂,召開了全黨縣委書記以上各級負責...
  • 我就以這樣的裝束在牡丹江車站下了車,換上牡丹江直達北京的快車。但在要穿越天橋時,我硬是雙腿打戰,上不了天橋的台階。得虧中央樂團合唱 隊的...
  • ‧25(上) 死裡逃生回北京                  一   那天一大早,我們身背旅行袋和網兜,離開了一分場,行李由分場遣派拖...
  • ‧24(下) 將與死亡場告別時小羅死後,我與難友王克勤同志曾共同向一分場黨委幾次指控了盛桂林的罪行。分場黨 委竟表示「無能為力」,因為雲...
  • 在我們的人正不斷死亡時,中央考察團又來了,宣佈第二批摘去「右派份子」帽子的名單。   這次摘帽大會我沒去,因為我已徹底失望。什麼「老同志...
  • 小羅死後不久,從雲山畜牧場不斷傳來留在那兒的難友中的一些人相繼去世的噩耗,死者是唐文彝、汪之淼、王廣謀、王九成、張建淼,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