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  相關話題:芝加哥大學文革夾邊溝飢餓 約 725 條記錄
  • 北京大學前校長、原民盟中央主席丁石孫於10月12日去世,享年93歲。丁石孫生前曾同情右派而遭處分,1989年曾放任北京大學學生參加198...
  • 如果說夾邊溝已經成為歷史,那麼馬三家的迫害卻是正在發生的現實,也是我們必須面對的血淋淋的現實。事實上,中共這一殺人機器從未停止過,只是在...
  • 黨畫天堂是共產,民陷地獄多辛酸 寄語粉紅五自干,快快棄黨莫痴盼
  • 赤子赤龍非,紅魔紅黨圻。春分蟄火後,善惡清明歸。 響水江蘇炸,涼山木裡飛。青龍烽火滾,雷戲全球譏。 火震天津碑,夢中共語揮。七零九發...
  • 在「大鳴大放」和「整風」 、「反右」中,我沒講過一句話,卻被戴上了「右派」帽子
  • 反右運動已過62年,當年苦難中熬回人間的年輕右派,前兩月,悼亡了朱國干與劉昌熾,近日又送走瞎著眼還寫過3部中國古拉格記實的張先痴。那場歷...
  • 抓鬮時,黃君戰戰兢兢,生怕抓到寫有「是」字的小紙條。等其他幾個人都抓了白紙,他也趕忙上前抓了一個,卻沒想到中了簽。就這樣,他成為了「右派...
  • 異議作家張先痴。(中國公民運動)
    中國異議作家張先痴2月21日在成都去世,享年84歲。他因被打成右派,曾先後被勞教、服刑長達23年。1980年代初期獲得平反後,他撰寫了《...
  • 中共在大陸奪權建政,已有七個年頭,它通過土改、鎮反、三反、五反等一系列政治運動殺人如麻,整人立威。原國民政府的黨政軍人員已基本被它關(押...
  • 前幾天與老友北京學者馮志軒先生通電話時得知,我們的「五七難友」 蔣綏民先生因腸道惡性腫瘤醫治無效於北京離世,享年八十五歲。此前我有很長一...
  • 1958年3月,京城春寒料峭。這個月上旬的一天,我奉命到前門火車站集合,搭車去東北邊陲的北大荒勞動改造。到達前門,見靠近城牆一側的人行道...
  • 12月10日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70週年紀念當天,一群關心台灣的海內外人士在台灣宣布成立「福和會」,宗旨是宣揚右派基督精神傳統保守價值...
  • 我和楊富益都是小學教師,在1957年整風反右運動中,踏入「陽謀」陷阱,被劃為「反黨反社會主義資產階級右派分子」。1958年夏被遣送到新化...
  • 談起武百祥這個名字,哈爾濱的老人們應該是耳熟能詳。武百祥是上個世紀哈爾濱「同記」商業集團創始人,原本只是個穿街走巷的小貨郎,因其勤奮好學...
  • 反右運動是中國共產黨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於1957年發起的第一場波及社會各階層的群眾性大型政治運動,
  • 冥冥重泉哭不聞,蕭蕭暮雨人歸去。 五十多年前,因同情一名小學教師被剋扣工資,四川成都第二師範學校近千名莘莘學子欲維權支援,被中共定...
  • 我的父親康心如是西南地區的一個銀行家。他出生於1890年。1910年他由於右任介紹加入中國同盟會。後考入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專科。192...
  • 中共幾十年來的貪腐治國,使得現在的中國人大概都懂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人們對絕對權力的質疑與領導人對絕對權力的戀棧,往往會引發公...
  • 平時,我沒有機會那麼長時間,近距離地看過她,現在,盯著她仔細地看,才感到她是那麼的純,那麼的美。她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善良,最觸動我內心深...
  • 我表弟妹是醫生,平時沒事,她和表弟下班以後經常來看望我父母,最近兩位老人的病情突然惡化起來,上海的家庭工很翹,表弟請了好幾位,一聽兩個老...
  • 大老黃介紹的這位婦女,不在意我是右派,這真是很難得。我回北京後,撂下行李,立即去告訴我妹妹這一消息。我妹妹聽我說完,想了一下,直搖頭,她...
  • 我妹妹是一位頗有名氣的速寫畫家,在報上經常發表她的舞蹈速寫,很受人們欣賞。她曾為北京市委書記寫的詩配過畫,並刊登在報章上。要是在平時,這...
  • 近日,大陸微博網民「關注民生的法學碩士」披露自己被湖南永州市委書記李暉欺騙的經歷。其它網民紛紛表示,這是被釣魚了,被「陽謀」了。
  • 我成了一個敵我矛盾,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理的右派分子。我除了參加樂隊的工作,還必須做一些日常的勞動,如掃地,打掃廁所,倒垃圾等。每年夏種...
  • 他叫董堅毅,是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博士,妻子顧曉穎也是留美生。夫妻倆情深意篤,生活優裕,堪稱幸福家庭。
  • 文思並沒有給自己留下一首挽詩,但他沒有白活,他用這些閃爍著巨大人性光輝的挽詩,為自己在中國詩歌的殿堂中立下了一座不朽的豐碑。
  • 1957年中國大地一場政治寒流過後,數十萬知識份子被戴上了「帽子」,我也難逃厄運,成了這數十萬「份子」中的一份子。
  • 也許人們都知道興凱湖,都知道夾邊溝,其實哪個勞改隊都是興凱湖,都是夾邊溝,地方不同,名字不同,苦難都是相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