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本能地抗拒改變,知道身上發生的事,與某件極其糟糕的事情相連,但同時間,我又隱約覺得自己是安全的,有人在照護我,愛我。
  • 一名男子俯望著我,眼神慈祥而熟悉,可是我認不出他。他臉上的皮膚像老舊的皮背心般歷盡滄桑,可眼周的皺紋全都往上揚,彷彿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微笑...
  • 奶奶家的公雞高聲啼叫,聲音刺耳,我無法聽而不聞。我翻身舔舔嘴唇,不知怎地,感覺嘴巴又腫又麻,特別乾燥。我呻吟著在被單下挪動身體,把被子拉...
  • 愛做夢的貓,看似慵懶不問世事,可是牠們最懂得圓融之道,這需要成熟的性格,能做到柔軟必得經歷千錘百鍊的功夫;這些人生的體驗與義理,貓一出生...
  • 在挪威,閣樓過去多半用拿來晾衣服,現在則成為儲物的空間,但是仍殘留過去上百年人類活動的痕跡。作者工作時,與這些痕跡近距離相處,包括水痕、...
  • 這些紋身之貓,踦旎繽紛的皮毛,裹著的是大師的智慧之靈。那年,我的生命還很青澀,經歷的世事資淺,總是在收藏過程中,學著一點一滴;貓說:彩繪...
  • 「木工的手很厚,但是沒長繭,像戴了一層薄薄的工作手套。那是見證,也是個人履歷。」
  • 貓的皮毛,是一襲訂做的貼身服裝,牠們全身的機關都被這件皮草所覆蓋,當遇到攻擊時,柔軟的皮毛瞬間變成鋼鐵甲冑,可防水、禦寒、控制體溫,更是...
  • 一則平凡無奇的郊區閣樓改建故事,卻是一場精良工藝的切實研究──單純述說「如何做好一件事」,值得每個行業裡的認真職人細細琢磨。
  • 一位工匠從無到有的工作過程,從一開始計算工料、與設計師溝通,與住戶商談,讀者得以進入一名手作者的世界,深入瞭解工匠的生活。
  • 獨居日記(5) 2017/12/20
    往外望去,所有樹木的葉子都掉光了,只有一棵楓樹例外,襯著藍天,高大的樹枝上仍有半透明的暖金色葉子,這些葉子像音符一樣,一片接著一片飄落。
  • 獨居日記(4) 2017/11/27
    詩主要是自我對話,小說則是我與別人的對話,兩者來自截然不同的存在模式。我想我寫小說是為了找出我對某件事的想法,寫詩是為了瞭解對某件事的感...
  • 獨居日記(3) 2017/11/24
    每次遇到生命裡的重大危機,自己的心靈達到澄淨時,那種澄淨讓痛苦昇華,十四行詩就湧現了。
  • 獨居日記(2) 2017/11/22
    此時此刻,我的書房裡,秋天的陽光如此澄明清朗,它呼喚著我的內心與它一致……純淨,純淨。
  • 獨居日記(1) 2017/11/20
    這就是納爾森鎮(Nelson)適合我的原因,因為這裡的鄰居們從來不自命不凡,很少自鳴得意,儘管他們有粗俗之處,那樣的粗俗卻簡樸健康。
  • 在比薩,在米蘭,我都覺得很自在,有時甚至很快樂。但回到我生長的這個地方,我總是擔心會有不可預期的事情發生,讓我再也無法逃脫,讓我所獲得的...
  • 無論何時回到這裡,我總會發現這城市的懦弱,沒有骨氣,無法承受任何的改變,不管是季節、熱氣、酷寒,或者—尤其是—暴風雨。
  • 原稿的紙邊 2017/11/14
    漫畫工作室一開始都會由老鳥帶領,從流程介紹到手上功夫。他會給你一疊畫壞或有切割過的漫畫原稿紙做練習,從沾墨到稿紙上運筆。當了助手最大的差...
  • 四月天還不算悶熱,但為了讓閣樓空氣流通,偶爾會開窗,於是閣樓宛如是座咕咕鐘,開窗的我像那隻咕咕鳥。
  • 環境氛圍的營造很重要,編劇需要寫的不是:海邊大遠景,而是描繪出這是一片有著什麼特色的海景,若這特色是需要大遠景才能表現(例如人生的蒼茫感...
  • 在我們每天的日常生活中都可以隨時啟動,例如搭乘捷運、公車時,或是在餐廳等人,哪怕是糟糕的塞車狀況,都有窗外的人可以看,眼前一個個「角色」...
  • 要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或要說一個動人的故事,有個非常重要的秘訣,很關鍵,但卻經常被忽略,就是寫故事之前,要先讓自己走進生活現場,在生活中...
  • 只是為了怕被人說成是貪婪,就這麼害怕觸碰財富,可是,這顆貪求美名的心,不也正好是另一種形式的貪婪?
  • 每間老房子都有它們深具風格的細節,菱形、斜線、三角等幾何線條簡單排列組合的花窗,就足以讓我目光多停留好幾秒,有些窗邊還以植物點綴,更是讓...
  • 即便糖廠已經沒落,即便每年日復一日忙著製糖與保養機器的工作。或許時代背景有所不同,但他們在職場上那股犧牲奉獻的精神,確實是我們這輩年輕人...
  • 自己的弱點被一眼看穿,這讓犯錯不只是犯錯,反而開啟了一條看不到終點的責罵之路。
  • 不管是爸爸的年味或阿嬤的年味,都成了我記憶中的幸福滋味。
  • 那些食物的記憶,都是人生的好食光,如今是到了我反哺報恩的時候,也要讓父親晚年生活中仍然擁有最好的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