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  相關話題:滿庭芳北平王爺禁曲風波 約 47 條記錄
  • 話說寒山集從眾人瘋搶之間逃離,便是慌不擇路地跌跌撞撞,終於眼前一黑,暈倒在地。不知昏死了多久,只聞有人嚎啕大哭,聲音不絕於耳,四軀仿佛也...
  • 話說昭雪扶著重傷的白門柳,往祁連山寨方向而去。途經玉青峰,看到三三兩兩的人,扶老攜幼,往山頂走去。
  • 西北黃沙幫,首領黃旗原是漢人,早年前往黃沙鎮做生意時,被當地人奪了貨物,妻兒慘遭殺害,自己也險些丟了性命。後來勤奮習武,跑到黃沙鎮郊外的...
  • 京城金府,是為「富貴榮華」的豪華宅邸,幽靜別苑裡,八個衣著華麗的丫鬟正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這人為何一醒來,就嚇得鑽到床底下去,再不出來。
  • 王令下達,京城頓成一片煉獄。刑部尚書鐸克齊和禮部尚書秋悲葉,一者為自保,一者為榮華,染血鍘刀向群臣百姓而開。刺客六人滿門抄斬,雞犬不留...
  • 清冷的山風吹過,帶走了混亂與殺戮,喚回了清醒與痛楚。刺痛讓白門柳從方才的驚悸之中甦醒,下意識用手摸了下腹部,竟是一片鮮血淋漓。視線越過手...
  • 呂平扶著受傷的禮部尚書呂鴻,來到一片荒野,金黃的麥浪此起彼伏,仿若大海一般一望無期。呂鴻拄劍而立,仰望著夕陽落日之處,晚日霞光映出一臉滄...
  • 話說孫嚴芳離開王宮,便回到刑部,沒有去見鐸克齊,而是徑直往停屍房去了。他的心中有一個疑團,如果不解開,將寢食難安。孫嚴芳檢視了四具屍體...
  • 王庭內外被禁軍圍得水泄不通,慕容玉林身著鎧甲,全副武裝,面色凝重地騎馬巡視。
  • 王庭後花園,夏日繁花似錦,天空卻似染了灰塵,不甚清朗,隱隱有欲雨之象。
  • 落雁閣。憐心細心照料,永延已漸康復,幾日相處下來,兩人之間漸生情愫。得知憐心遭遇後,永延亦頗為同情,奈何雜事纏身,便許下日後之約,隻身回...
  • 京城,吏部侍郎趙廷鈞府邸門口,停下一頂華貴軟轎,大門應聲而開,軟轎停於院中,吏部尚書郭絡羅從轎子裡緩步而出。
  • 話說笑笑與小四兩兩人一直往東行,小四兩見她傷重,便買了匹馬兒牽著走。日頭正盛,笑笑不覺暈了過去。
  • 朱公公掌燈,皇甫亦節回到王庭正殿。夜風微醉,心乏眼困,皇甫亦節寬衣臥床,只感心力交瘁。輾轉反側間,回憶大門敞開,那段黑暗歲月,總在不經意...
  • 王城,今日熱鬧非常,歌不停,舞不歇,遠道貴客,姍姍來遲。八百里急報數次,且待且待。夜幕降臨,眾大臣魚貫入宴,歌舞昇平,熱鬧非常。
  • 飛刀門、飛劍門、寒刀門小部分人在寒鋒所施保護絲網下,倖免遇難。大部分人卻遭受毒霧荼毒,喪命殞身,其中又以寒刀門最重。眾人在紗網中唏噓,便...
  • 「晴紫燕竟然是綿雨飛針的徒弟,必定知道有關綿雨山莊一夜遭戮的因由。」鄭笑笑為洗脫自身嫌疑,遂悄悄離開人群,跟將上去。
  • 藏鋒山上人頭攢動,各方暗器好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買定離手,買定離手啦。」達糊游擺起賭局興高采烈,吆喝不止。
  • 郭絡羅府邸。今日清早,迎來一頂華蓋軟轎,宮女手持花籃,宛若仙童,侍衛開道,所過之處,滿地香花,芬芳盈殿。
  • 孫嚴芳與嚴佳人分手後,便來到王宮殿外靜候,晌午日頭正盛,孫嚴芳不敢怠慢,在大日頭下佇立,不多時便汗如雨下,如此堅持了一個時辰。
  • 陰暗地室,終日不見陽光,惡臭撲鼻,哀吟不絕於耳。高義薄望著牆上透光的小縫,心中五味雜陳:本以為來到京城,便是片更加廣闊的天空。奈何,自己...
  • 望月皎皎,淺星搖搖,書聲朗朗,抱懷入夢……夢之幻,思親遙遙,北平王爺王妃笑語盈盈,張開懷抱:「吾兒歸來。」
  • 話說這個無極村,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地方,往來客商皆不願留宿此地。但領頭人知道,這地方雖窮,卻是夜不閉戶、路不拾遺。若是進城,只怕太過招搖...
  • 蘇童、如冰丟了錢,正急得團團轉。蘇童戰戰兢兢道:「如冰,要不趁夫人沒回來,咱們快、快逃吧!」聽她這話,如冰心頭一驚,想來她二人被買來時...
  • 嚴承義翻查過後,已是一片狼藉。老闆娘倒是老練的很,安排小廝整理,不一會兒,又是一派歌舞昇平。小廝將砸爛的桌椅拿出去丟,看見門口石獅子旁邊...
  • 笑笑、玉林入座,邵中衣道:「兩位遠道而來,本來應招呼兩位多住些時日,但鄭三堂主身負殺害飛刀門副門主的嫌疑。本門又與飛刀門不睦,日前引來飛...
  • 京城外城的一個小巷子裡,住著一戶姓管的人家,只有母子二人,母親年逾七十,兒子卻只有二十歲,是為老來得子,得以送終。
  • 高義薄翻找一通,毫無結果,累得往箱子上一坐,嘆了口氣。高夫人見狀,忙替他舒懷,道:「遇上什麼要緊事情了?」高義薄道:「夫人還記得,昭鶴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