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冰

宋彥群和宋冰兩姐妹。左為宋彥群。(大紀元合成圖)
流淚的併蒂蓮(下)
宋冰鎮定地說:「你們是因為法輪功抓我的,法輪功屬於思想信仰,在國際社會沒有思想犯罪!」

吉林省舒蘭市法輪功學員宋冰(明慧網)
流淚的併蒂蓮(上)
2015年6月13日,黃昏,中國吉林省舒蘭市北城街道。在一幢普通的住宅樓裡,宋彥群靜靜地躺在床上,目光飄渺。她骨瘦如柴,臉色蠟黃,頭髮蓬亂。今天,爸爸找人把她從南山看守所背了回來,她終於回家了。室內沒有開燈,最後一抹晚霞透過窗子射進來,送來溫暖和光亮。宋彥群望著在夕陽中飛舞的灰塵,無力思維。她長吁了一口氣,微閉雙目。妹妹在哪裡?鮮花一般可愛的小妹呢?十六年的悲苦,往事歷歷在幕。每一個畫面都是那樣清晰,就好像穿了線的針一樣,牽著她的心,一揪一揪地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