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唯唯  相關話題:朱錦錦瑟 約 104 條記錄
  • 因為羅衣的入住,她一門心思地照顧她,其餘的人和事,自然也都擱置下來了。她們進進出出時,也會和施一桐偶然碰面,朱錦停下來,微笑著,和他客氣...
  • 如果她曾經身歷過,手忙腳亂地站在一片開滿薔薇花的河邊,如果她曾經歷過被一個少年郎從湍急的河水裡拉起來的情景,傾情地交付一個少女的心身靈魂...
  • 變了心的男人,多麼可怕呀,羅衣現在已經不敢出現在丈夫的眼前,他嫌棄她的目光,劇烈的嫌惡裡,還帶著某種膽怯和無奈,也許正因為這點無可名狀的...
  • 「我是來投奔你的,我沒有地方去,也只有跟你能說明白。我這幾天就該死了。」電話裡,那個氣若游絲的女聲,根本聽不出來是羅衣,卻彷彿是地獄裡傳...
  • 上班的時間裡,她總是習慣地發個短信給他,簡短的片言隻語,不外是問道,你在做什麼呢?忙不忙?他呢,也會問問她忙什麼,中午吃什麼,引得她老實...
  • 她到底把鄰居給她的那張光盤,放入DVD盒裡,那張光盤內容很多,也許不只是震撼心靈所能形容的那種感慨,因為她從來都不知道,在她的身邊,和她...
  • 朱錦恍惚地望著雷灝的臉,他的聲音忽遠忽近,她心裡,已經躲到了多年以後,那時候一切都已經成煙成灰,眼下這一刻太痛了,真相太酷烈!她根本不知...
  • 一天一天,石灰岩一樣穿不透的日子,也捱下來了,就在她感覺自己已經接受了這樣的結局的時候,雷灝給她寫了一封短信,非常簡潔:就這樣吧,到此為...
  • 看起來,那是一份不一樣的廣告資料袋,用一個防雨的塑料包,包得十分用心,塑料封面上有一朵靜靜的蓮花。袋子裡頭則是厚厚的一疊──她以前就收到...
  • 每一次他要走,都是一場劫難。勢必得提前一二日醞釀離別之意,而她免不了要大哭大鬧,一直糾纏到他上飛機。他的工作、公司、會議、商務,十萬火急...
  • 在北京生活的雷灝,仿佛風箏,時隱時現地出現在朱錦的視野裡。他飛來深圳的時候,朱錦總是在他搭乘的航班起飛的時間,就往機場趕去。當雷灝在出口...
  • 母親死了。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母親了。
  • 不知哪一天開始,朱錦開始看老戲。那些慢悠悠的前朝的時光,悠長,婉轉,迤邐纏綿的唱腔,多少年一徑這樣唱著,流傳下來,無論盛世還是亂世。那些...
  • 沒有人不在流言之中,朱錦從上班的第一天起,就從辦公室同事們的眼睛裡讀出喜悅,不能置信、無以復加的驚喜!一個活生生的緋聞女主角著陸在身邊...
  • 在清晨和黃昏,地鐵口湍急的上下班的人流中,那個穿襯衣、長褲的女孩子,她就是朱錦。一身衣衫折出無數的褶皺、鏤空、破洞,褲管剪斷,一長一短...
  • 不知不覺,五月了。處處可見的花壇都開了花,玫瑰、月季、蜀葵。粉紅的、嫣黃的、潔白的重瓣花朵,是北京夏天尋常開的花,在路邊的花壇裡,一開一...
  • 《儒林外史》裡頭,無處不在的吃茶,遍布在書裡所有人的日常生活裡。那書中並沒有遂心如意的人生,亦不曾有傾國傾城的傳奇。只是時代的風尚與人心...
  • 刺身端上來,雪白的碎冰上臥著金黃的三文魚,桃花瓣一般的北極貝。還有青梅酒,溫好了的,裝在小巧的瓷瓶裡,細長的瓶身上繪著竹葉。他將酒杯斟滿...
  • 散文:菜花黃 2017/04/16
    油菜花是東方大地上,最尋常、最芬芳,詩情畫意的植物,她是陽春三月時的花開成海,也是萬戶千家的稼穡生計,柴米油鹽醬醋茶中,油的來源。清朝乾...
  • 月亮在無限邈遠的高天上,鎮子外頭的湖,田野間的馬路,被在有月亮的黑夜裡放大成一個遼遠的世界,一切都是不確定的。 上了高速公路,撲面的光帶...
  • 她們這樣對峙著,家家戶戶都在過年。這戶人家卻是多少天不曾舉炊,冰鍋冷灶。那男孩走時吃的那頓飯,也是她們母女的散夥飯。 那床舊毛衣精心拼織...
  • 她如釋重負地走回家,曉得母親那裡還有一關,然而沒關係。母親不會捨得她不高興的。暮色裡的小鎮一片閔靜,她心裡覺得寂寞極了,真的不知道一輩子...
  • 她霍然地站起身,叫那男孩的名字,說,「我們出去走走吧。」母親和那男孩都抬起頭,齊齊地、警惕地看向她,且不約而同地都帶著懼怕。知道她會和他...
  • 她回到家時,天色昏暝,母親在後院裡洗菜,井水嘩啦啦地,冷天裡聽著格外的寒。那頗具動靜的拼接毛線毯,此時在竹椅上團成一團。爐膛上坐了一壺水...
  • 他們一起逛書店,一栽進書海便是一整天。她本來就不知道怎麼和他說話,找話題這件事把她累得腦子生疼,在書店終於不用說話了,尤其是,任何一本書...
  • 就這樣,從前的那個少年,朱錦十六歲時的小朋友,再次被母親提起來。
  • 這個冬天,她想念母親。年少的人心懷遠意,走遍了天下的路,才會想起家園。然而,那種想念一旦湧起,便是排山倒海的洶湧,恨不得一下子插翅還鄉...
  • 天氣一天比一天冷。每天,朱錦去上學,風又急又冷,席捲著塵土。大風裡她是最無動於衷的一個人。她也不再扯著羅衣當擋箭牌,放了學,她急匆匆地走...
相關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