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寫在最後(52)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51)—應該結束 但是還沒有結束的結束語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50)—無法發自內心的歡笑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49)—仍然是平了反的極右派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48)—四人幫後的土匪行動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47)—返回大連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46)—毛氏勞改隊──農村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45)—“劉備”摔子與姜太公釣魚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44)—走後門的故事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43)—逝者啊 您們能聽到我的哭訴嗎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42)—我結婚了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41)─如此公民 我被繩子五花大綁的經過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40)—我們就業班組的故事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39)—大連之旅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38)—所謂自由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37)—右派的下場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36)—逃跑者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35)—再成反革命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34)—墨建章案的災難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33) ─ 故鄉啊 我回來了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32)—首都乎 戰場乎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31)—因別人放屁他獲罪的人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30)—災難的開始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29)—重返故鄉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28)—實話的代價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27)—我的濟南生活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26)—走向人間
【大紀元8月12日訊】:走向人間 一九六0年秋,學校在自己的田地(即彙泉廣場),收割了自己的糧食。自一九五九年開始,幾乎所有的家庭糧食都不夠吃。體校同學的家庭當然也不例外。但做為體校的學生,不管怎麼說一個月45斤的糧食,而且是一半細糧(即大米、白麵),自然比外面要強得沒法比。那個時節,我們也經常去自由市場閒逛。看到乞丐搶行人手中的食品還真有點不理解。後來,學校運動老師都不上課了,我們才知道,老師屬於幹部,而幹部的定量是21斤。平均一天七大兩糧食。這才真正感到災難的降臨。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25)—人禍乎?!天災乎?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24)—我的體育生涯

标签: 教授家族

教授家族(23)—奇怪的判決書

标签: 教授家族

共有約 51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