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典故  約 93 條記錄
  • 千里送鵝毛 2013/01/15
    千里送鵝毛,禮輕情義重」 此意最早出自宋‧歐陽修的〈梅聖俞寄銀杏〉詩:「鵝毛贈千里,所重以其人。」 比喻禮物雖然微薄,卻含有深厚的情誼。
  • 硯亦稱為「研」,漢代劉熙撰寫的《釋名》中解釋:「硯者,研也,可研墨使和濡也。」最早出現的硯台是石硯。漢代,隨著人工製墨的發明,墨可以直接...
  • 中國印章是中國篆刻藝術的表現形式和載體,融書法、繪畫、雕刻為一體,把廣博精深的中華民族傳統文化藝術發揮得淋漓盡致。
  • 削木為桿,首粗而尾細,細點佈焉,是為「秤星」。首端或懸鉤,或繫盤,以承重物,近端寸許,結繩為紐。另有定重之物,率為鐵鑄,以繩掛諸桿上,移...
  • 明太祖朱元璋早年家境貧寒,經常吃不飽肚子。後來,朱元璋稱帝,洪武年間,適逢全國天災,老百姓的生活很困苦,但達官貴人卻窮奢極慾,過著花天酒...
  • 使君子又稱為留求子、五梭子、索子果、冬均子、病柑子等,是一種馳名中外的驅蟲藥。
  • 忘憂草 2012/09/02
    相傳,秦末的陳勝在大澤鄉起義前家境十分貧困,不得不討飯度日,由於營養缺乏,患了全身浮腫症,脹痛難忍...
  • 文天祥字宋瑞,一字履善,號文山,江西廬陵富川人。南宋末年,適值朝廷國力衰弱,被崛起於北方的遊牧民族蒙古人大肆入侵。文天祥臨危受命,毅然受...
  • (shown)章邯秦軍似虎狼,魏軍楚軍不夠看; 趙軍鉅鹿二十萬,無法突圍困中央; 各國軍隊只到場,面對強秦關門看; 項羽殘軍只五萬,破釜...
  • (shown)相傳最早的蹴鞠比賽是黃帝為了訓練士兵而創; 漢朝時成爲一項職業運動;在宋代達到了興盛的頂峰; 明代時許多貴族與官吏因過度沉...
  • 紙製人像至今已流傳了一千多年,但是懂得如何製做的工藝師卻越來越稀少,位在台灣雲林縣北港的蔡爾容,是目前台灣僅存的工藝師。他製作的紙製人偶...
  • 天地良心 2012/07/24
    天知地知問心無愧,蒼天有眼,老天作證。作為賭咒發誓的憑藉,如同西方人說「以主的名義」一樣…
  • 大醬的由來 2012/07/21
    東北人都喜歡吃大醬,也有很多人會用黃豆發酵做成大醬,但是很少人知道,這大醬是一位孝子和老母親一起發明的....
  • 「一日夫妻百日恩」,今天說這話,恐怕很多人要嗤之以鼻了。現在時興的是試婚、閃婚閃離、一夜情、養小三,還有專門為離婚辯護的七年之癢之類的...
  • 貨郎治怪病 2012/07/15
    在一本記載著各種神奇偏方的藥書中,記載著治療「百日嗑」的偏方和故事。
  • 嚴格說,這句話是褻瀆的,是對神的不敬。不過,這句話的本意與神無關,是借用了神的名號,所以應該加上「」,或者乾脆換一個詞。為何這樣說呢?因...
  • 古琴是中國歷史最悠久的彈撥類樂器,形成於3,000多年前,傳說為「伏羲」、「神農」氏所造。古箏則較晚,在公元前5世紀至公元前3世紀的戰國...
  • 大家都知道餃子是一道美食,而餃子最初叫作「嬌耳」,是一味中藥「祛寒嬌耳湯」的簡稱...
  • 大家都知道餃子是一道美食,而餃子最初叫作「嬌耳」,是一味中藥「祛寒嬌耳湯」的簡稱...
  • 天無絕人之路 2012/06/26
    天無絕人之路,很能表現古人對天的信仰。這裡至少包含了兩層意思:一、天能主宰人的命運;二、上天有好生之德,一定會給人機會。
  • 天無絕人之路 2012/06/26
    天無絕人之路,很能表現古人對天的信仰。這裡至少包含了兩層意思:一、天能主宰人的命運;二、上天有好生之德,一定會給人機會...
  • 天道酬勤 2012/06/19
    「勤」這個概念在傳統文化裏分量很重,在《尚書》、《詩經》、《論語》、《禮記》這些經典裏已經出現了。
  • 一心不能二用 2012/06/12
    民間有很多話聽起來特別的樸素,可仔細品味,卻往往蘊含深刻的道理,就像「一心不能二用」。有些人把這個一心,理解成一顆心,一個人的心.......
  • 元始天尊有十二大弟子,其中老壽星、也就是南極仙翁是元始天尊的首徒大弟子。當初老壽星跟元始天尊修道的時候,十分虔誠刻苦,再加上他根骨奇佳...
  • 民間有句話說「大福在天,小福在造」,勸勉人既要通達隨順,又要勤勉自強,實在是很精警的智者之語。人生在世,有多大造化、成就什麼樣的功業,大...
  • 中華美食多如繁星,不管是五星級的大菜或是家常小菜,都有著歷史和地理的背景,其中不乏有趣的故事和典故。許多耳熟能詳的名菜,很多人都吃過,但...
  • 在中國上古時期,春季和秋季是諸侯朝聘王室的時節。另外,春秋在古代也代表一年四季。而史書記載的都是一年四季中發生的大事,因此「春秋」是史書...
  • 古代的中國人常以太太、拙荊、糟糠之妻稱呼妻子。這些稱謂的背後,帶有深厚的含意,如果仔細溯源,會發現其實古人對妻子是相當尊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