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祖芳

圖:科林郡司法401地方法院(Collin County 401st Judicial District)法官馬克·盧什(Mark Rusch)。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58)
序:我第一次見到他是大約16年前。我是在上法庭時見到他。那時,我的一位朋友的兒子牽涉進一個刑事案件,我自告奮勇的帶他們出庭幫他們做翻譯。雖然我有華盛頓律師執照,但是那時我在德州並沒有律師執照。可是,因朋友的需要,我很樂意的提供法律的幫助。當我走進法院看到那位法官坐在高高的台上,神態顯得那麼凝重和權威,我突然開始結結巴巴,忘了怎麼翻譯。他看到我那麼緊張,馬上笑了,打斷我說:「不要緊張,我不會吃了你。從頭開始說,慢慢的來解釋。我們有足夠的時間。」我抬頭看看他,也笑了。我發現我流利的英語和中文又回來了,導致我成功地處理完我的任務。當我們要離開時,那位法官對我揮揮手說:「我相信我們會再相見的,曹律師。」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57)
序:「我沒有喝酒。曹律師,我真的沒有喝酒。我被逮捕的那一天,我沒有喝酒。」我看著她。這麼可愛的女孩,小巧玲瓏,眼睛大大的,一臉無辜。「你要相信我。我前一天晚上是喝了酒,但我當天確實沒喝。」她很激動,小小的身體一直在抖,看起來像是快要融化在焦慮裡。我的心被她感動了。我嚴肅的外表也慢慢的緩和下來了。「沒關係。」我安慰著她,哄著她。「我們先不要想那麼多,等我們得到警方的報告和警方錄像,我們再看看證據是不是可以反駁,好嗎?」她緊緊的抱一下我,然後搖手離開,我嘆了口氣。我打過無數的酒醉開車案,大部分都是因為我客人宣稱自己是無辜的或者碰到案子證據不足。這次,看起來,為了伸張正義,又要打一場酒醉開車的官司了。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56)
序:這位女士坐在我的會議室裡哭了。「這不是世界末日。」這句話,我不知道重複了多少次。每一次面對著坐在我會議室的男男女女,我都會說不下於十次。她擤了擤鼻涕,又抽了另一張面紙,「你怎麼知道?你不知道我經歷過的......」「是的」,我說,「我明白了」。他們看著我,等著我問他們為什麼要離婚。可是,我還沒來得及問,他們的故事都會像開壩的瀑布一樣爆發出口。我點點頭,耐心的聽他們告訴我她的男人、他的女人、作弊、偷竊、窩藏、陷害、不仁、不忠等等。這位與其共同走過5年、10年、15年、20年的婚姻,共睡一張床,生了孩子的那位配偶,居然是一位骯髒、不要臉、下流的野獸,連狗、老鼠、豬、魔鬼都不如。他們已不能再忍受了。「是的」,我再說,「我明白了」。他們用疑問的眼光看著我,「你真的明白嗎?」「是的,我真的明白了。」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55)
序:「你可不可以回來?我需要去保人。」我打電話給我丈夫說。那時,晚上七點,我丈夫在壽司店上班,正忙著。當我告訴他我需要去監獄保釋人出獄,他沉默了幾秒。「我現在不能離開,餐廳正在忙。」他大聲的說,電話那一邊傳來餐廳裏的歡笑聲和音樂。我皺眉頭,著急又不耐煩的低吼:「那麼,我該怎麼辦?娃娃怎麼辦?」我一邊說一邊低頭看著8歲的女兒。她正抬著頭看著我,帶著一臉無辜的笑容。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54)
序:二十多年前,我進入了一所在西雅圖排名前六名的律師事務所。當時,很少有華人律師在名牌律師事務所工作,華人女律師更為罕見。所以,幾乎所有在西雅圖的華人企業都邀請我成為他們的法律顧問,參加他們組織的協會,做他們的董事會成員。我那時的名聲高,正在被扶植成為華人中最有可能的領袖之一。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53)
序:「曹律師,你為什麼要選擇代理刑事案件?為什麼要選擇作訴訟?」十年來,不知有多少人問過我。這讓我想起我二十年前,一聲不響的離開了律師樓,離開了我的國際商業法和高級的待遇,一走就是十年。那時,也是那麼多人問過我「為什麼?」。這問題,不管我如何回答,都沒有辦法徹底解釋我內心所有的複雜原因。怎麼說?一部分,可能與這位邁克爾·莫頓(Michael Morton)有關係。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52)
序:她第一次來到我的辦公室是因為她的兒子有一個刑事指控案件。我幫她兒子處理了他的刑事案件,然後,我告訴她,她必須把她的兒子帶回到我的辦公室,以便我們能把他兒子的犯罪記錄清除。幾個月後,她獨自一人來到我的辦公室。我疑惑地看著她,問她,你的兒子呢?她告訴我,她的兒子不能來,因為她的兒子發生了車禍。哦,我的天啊,他還好嗎?她看著我,似乎漫不經心的說,哦,他已經死了。我震驚地看著她,無言以對。她馬上接著告訴我,她相信她兒子的死亡是一個陰謀。她正在調查她兒子的死因,而且,她認為一定與保險公司和另一部車的駕駛人有關。她說,她希望我能幫她起訴保險公司,而且她需要我幫她起訴另一部車的司機。我告訴她,像這種人身傷害的案件,她並不需要支付律師費用,可是,我無法幫她。所以,我介紹她到我一位同事那裡,協助她的訴訟。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51)
序:她帶著厭惡的表情走進我的小辦公室。她告訴我她要提出離婚。為什麼?我問她。她告訴我,他老公當初追她時,答應給她全世界,但現在,他只是坐在家裡,失業、看著電視劇。她必須上班、賺錢、養家。她抱怨他們婚姻中的浪漫已都沒了。她說,如果不是因為小孩,她早就走了。現在,孩子們都長大了,她希望能獨自生活。她很遺憾她認識老公時太年輕了,對金錢認識不夠,不知道金錢是婚姻成功和穩定的關鍵。她要我答應她,他老公分不到她辛苦存的錢,她在供養的房子,和她累積的財產。我告訴她,德州法院可能不會同意她的看法,而且可能會要求她付贍養費,因為她有賺錢的能力,他們婚姻中買的房子和財務也要平分。我告訴她,我可以盡力幫她爭取,但是,在合理離婚的時間和律師費用內,她必須心裏要有準備。她離開我的辦公室時,臉上厭惡的表情加深了許多。她告訴我,她要去找一個能夠幫她爭取得到一切的律師…。一年後,她回到我的辦公室,厭惡的表情已變成無奈,高亢的聲音已變成脆弱的哭訴。她告訴我,她所有存的錢都付給律師了,可是她還是沒有離婚,她還在養她的老公,她還在付婚姻的開支。我能幫她嗎?我嘆口氣,無言。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50)
序:我還記得很多年前的某一天晚上,我接到一位女士的電話。她說∶「我在監獄裡,可以請你來幫我出獄嗎?」我問她是否有家裡人可以幫她付必須的律師費和保釋金。她說她在這裡沒有任何親人,可是,沒關係,她說:「我有錢。」她告訴我只需要從警察那裡拿到她的皮包,所有的費用應該都能付清。於是,我問她,她為什麼被警察抓?到底被指控什麼罪名?她輕聲說:「盜竊。」我到了監獄,按照她的提示方案,拿到她的皮包,用她的錢,把她保釋出來。她沒有騙我,她皮包裏的錢足足超過她的保釋金和我的律師費。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49)
序:記得有一位家長打電話給我,在電話上諮詢幫兒子雇用律師。經過談話也確認他的兒子面臨的指控,我告訴他我的正常費用。他並沒有反駁我,只是說:「曹律師,你可能不明白。這案子將可以讓你出名!所有的報紙和電視節目都已經打電話給我,正在安排採訪。我不是告訴你該如何經營你的業務,但你不覺得這種宣傳價值超過你打算收的律師費嗎?」我那時憤怒得幾乎話都說不出來。我告訴他:「如果我想成為名人,我不會選擇成為一名刑事辯護律師,尤其是獨業的刑事辯護律師。你找錯人了!」我立即把電話掛了。還是很生氣,我在我的小辦公室裏咆哮,並激動的數落這個人,他怎麼敢如此侮辱我。我的辦公室助理並沒有與我共鳴,只是靜靜的看著我,平靜地說:「你不希望張揚並不意味著其他律師同意妳的看法。」我愣了一愣,是啊,我憑什麼去評判別人?這世上有那麼多的人和那麼多的律師,憑什麼?每一個人的看法都必須與我一樣?人間百種米養百種人,我自己的立場憑什麼就是最正確的呢?太堅持我自己的看法只會造成我無法看到他人的立場。嗨!嘆口氣,摸摸鼻子,默認助理是對的。這個家長沒有錯,我也沒有錯,只是他的合適律師不是我。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48)
序:「曹律師,我剛拿到律師執照,我想考慮專攻刑法的行業」。一位女律師告訴我。她與我約在我的辦公室探討律師樓的商情。「我覺得現在律師市場缺乏刑法律師,所以,如果您可以幫我,我希望能以刑法作為我事業的發展。」我看著她,一絲絲的期望在我心頭開花。心裡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太興奮。「雖然我現在不是很了解刑法,可是我肯定我一定能勝任。」她聳聳肩,滿腹自信地說。接著,我們聊了很長一段時間,交換了很多不同的看法,並在結束時,我約她與我一起去監牢看我在那裡的客人。我告訴她,是否能夠「勝任」刑事這條路,就看她是否能過得了監獄這一關,她很興奮。我們選了一天一起前去柯林郡監獄。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47)
序:幾年前,我在陪審團前打了一個酒後駕車的案子。我代表的是一位非裔男性。他的血液酒精濃度為0.19,這已超過兩倍以上的法定酒精程度的上限。此外,他還放了一箱啤酒在他的後座上,更有一瓶啤酒是開的,放在駕駛座旁。我告訴他,柯林郡的陪審團會活活的把他給吃了。我向他解釋,第一,他是少數民族;其次,他有一個無法辯護的血液酒精濃度;第三,當警察把他攔下時,他還在喝酒。我問他是否真的要面對陪審員的審判,尤其是當證據對他如此的不利。他堅定明確地告訴我,他想面對陪審員。好吧,我們花了兩天的時間,打了一場我認為肯定要輸的官司。但是,雖然我相信他會被判有罪,我還是非常敬業的做了我應做的律師工作。從挑選陪審團,到質疑警察的行為,到提出有關呼氣測試結果的問題。我盡力了。結果,陪審團的判決是:無罪釋放。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46)
序:我的刑法業績大部分都在德州科林郡。我也經常接收法院指定的刑法犯罪案件。這些案件可以幫助我維持我的法律知識和提高我的審案技能,並能幫助社區中低收入的人們,讓他們也能享有法律代表的利益。前一陣子,我面對我的人生中最艱難的案子。這是一個被控一級加重綁架案的男人。在案情方面,它不是我最困難的犯罪案件,因為這個案子沒有太多可怕或恐嚇境遇。它的困難點在於被告是一個憎恨女人和對女人施暴的虐待狂。他面臨的正是綁架他的前女友的罪名。此外,在他僅僅31年的歷史中,他積累了許多判刑,都是針對攻擊婦女,包括他的所有過去的女朋友和他的家人。對於我來說,代表他,是一種痛苦的折磨。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45)
序:幾年前,一個男人走進我的辦公室,問我願不願意代理一件面臨被驅逐出境的案子,那女人那時正在移民監獄…。她和你是什麼關係?我問。他告訴我,這個女人是他的鄰居。他認識她的家人,包括她的兩個孩子和丈夫。他覺得她的家人滿可憐的,因為自從她被逮捕後,她家裡已經徹底與鄰居們斷線。她的丈夫和孩子完全缺乏維持正常生活水平的能力。老公失業,沒有收入,生活都吃後院種的蔬菜。「你願意幫忙支付她的律師費嗎?這種案子不會便宜的。」我冷冷地問,一點都沒有被他所訴說的情況而打動。他說,他會盡力,但他相信,如果他無法支付全部費用,鄰居應該會幫忙。我同意給他一些時間來湊錢,而在此期間,我開始研究她的移民案件。看完她的案例,和根據我的經驗,我發現她的案子有可能得到撤訴,但它需要我花費大量的時間與法院溝通和上庭。我開始後悔我估計的律師費可能太低。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44)
序:有一位男士走進我辦公室,帶著他三歲的小女孩。他說他想協議離婚。他的老婆已離開他搬到別州去了。我們簽了合約,然後就按照形式幫他起訴離婚。沒想到,他老婆請了一位律師,反告他家庭暴力,起訴內容寫的有血有淚,說他逼她無家可歸,虐待小孩,而且要求法官要判小孩歸老婆,給贍養費,而且所有的共同財務都歸老婆。她的律師還要求立馬開聽證庭。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個案子的發展。我自豪我的第六感比一般人要敏銳,因為我天天面對的人都是、法官、陪審員、犯人、律師,我無法接受我沒有察覺我的客人竟然是這樣的男人。我真的看錯了人嗎?真的嗎?第二天,經過了一夜的自責,我把他「請」進我的辦公室,開始狠狠的審問我的客人。他看著我,靜靜的說:「妳真的相信她嗎?」我告訴我的客人,我比較相信我自己的判決,我也希望我沒有錯,可是我必須知道真相才能保護他。而且,他老婆說得那麼逼真…他遲疑了很久,終於把他手上的資料交給我。他告訴我他一直希望能和平解決問題,並不希望走到這一步。我看完他手上的資料,我終於了解事情的真相。我沒有看錯他。我問他為什麼不早一點告訴我?他轉身看著他三歲的女兒,一句話都沒說。我卻恍然大悟。多麼好的爸爸!!把小孩看的比他自己的利益更重要!!那時的我對他只有尊重和感動。我慚愧自責我只想到我自己的聲譽,卻沒想到他和他小孩的尊嚴。聽證庭時,我謹慎和嚴肅的處理這個案子。我不希望我的客戶覺得我幸災樂禍。當然,他得到了所有的共同財務,包括孩子,可是,當他走出法院時,我知道他不認為他「贏」了。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43)
序:我還記得很清楚,在我開業的第二年期間,一對夫婦帶著一個一歲多的小孩子來到我的辦公室。這女人緊抱著她的孩子,哭了。然而該男子一臉無奈。他們堅持要求離婚諮詢。一坐下來,我正準備要問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女人就開始嚎啕大哭。我轉去看著這個男人,他卻一句話都不肯說。我給了她一盒紙巾,離開了房間。大約過了十分鐘,我回到房間,這女人終於氣憤的告訴我,他老公不肯幫忙打理房子或幫忙家事。她一個人在家不但要打理房子,看孩子,洗衣做飯,還要照顧老公的衣食住行。老公可以瀟灑的出去上班,見朋友,她卻面對的只是一個小孩。我轉過頭問了這男人一個問題:“你愛不愛你老婆?”他遲疑了一下,難為情的說:“我當然愛她。要不,我當初怎麼會為了她,不顧一切的要和她結婚。”我轉過身來看了那個女人一眼,發現她已不再哭了。我又問那男人:“你想離婚嗎?”他說:“我從來沒有。”我再看那女人一眼,她已經很平靜了。我對那女人說“我覺得你老公真是糟糕。無藥可救。。。但是,他說他愛妳,那麼,怎麼辦?妳還愛他嗎?”該女子慢慢地開口說:“是的。”從那之後,我們就再沒有提過“離婚”。談的都是怎麼和平相處。當他們離開我的辦公室,他們都面帶笑容,包括孩子。我看著他們的背影,想我的同行是否會笑我是一個傻瓜,鼓勵和解而放棄賺錢。這辦公室能開下去嗎?我那晚回家,抱著我的丈夫和我的女兒,睡得非常好。這世上,有些錢是能賺,有些錢是不能賺的。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42)
序:聯邦刑事犯罪法和當地刑事犯罪法相差甚遠,完全不能混為一談。我以前的一位客戶被聯邦起訴。與我談完後,在一氣之下,終止我作為他的律師,因為我坦白的告訴他,他的犯罪是由聯邦法院起訴,所以,如果他不聽從我的建議,他一定會進監獄,雖然這是他第一次與刑事犯罪有關係。我告訴他這個過程大約需要兩年,而且他需要從現在開始從銀行提錢來支付我的律師費和其它相關費用。在這未來的兩年,如果我們開始做最壞的打算,但與聯邦系統的工作人員合作,我有可能可以避免讓他進監獄。但他完全不相信我。他情願聽信他的家人和朋友,決定要找一位可以保證他無事的律師。結果,他確實找到了一位願意告訴他他想聽到的話的律師。兩年後,他發現他的律師錯誤的處理他的案子,他又重新花錢再換了第三個律師,結果,他還是被判了很長的牢獄之災。到現在,我還是怪我自己為什麼那麼「直」?為什麼不能說一些好聽的話哄哄他?但是,我除了直接和誠實,還真不知道如何撒謊或婉轉的告訴我的客人他們想要聽到的話,來賺他們辛苦存來的錢。也許,如果我確實能變得更加商業化,我可以賺更多的錢。但是,如果這樣,我是否能像現在這樣晚上睡得那麼安穩和無憂?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41)
序:我還記得我當檢察官第一次走進法庭,打我人生中的第一場官司時,我的心臟怦怦直跳,手拼命出汗,雙腿一直抖。然而,儘管我非常緊張,我真的很興奮。我甚至還記得因為要面對陪審團,我在鏡子面前練習了好多天談吐的風範,努力記住我要問的問題,還費神的挑了一套我最漂亮的西裝。庭審結束後,我只記得我做了所有我該做的事,問了我該問的問題,可是我官司沒有打贏…我還記得有幾位陪審員特地過來告訴我,他們認為我表現得如此從容自信,可是他們無法判我贏,因為證據不站在我這裡。我那時沒有了解他們的理論。我打得這麼好,用了這麼多心血,為什麼你們還會判我輸?可是,過了一年,當我打了上百場的官司後,我終於發現,陪審團並不是很在意我的表現。他們在意的是,證據是站在誰那一邊。現在,我做了多年的被告律師,又面對了數千件案子和數十個法庭,我從沒忘記我當初的第一場官司。在我走進每一個法院時,我都會提醒我自己,不管我本人有多精明能幹,多會說服他人,證據才是我最好的朋友,法律是我最亮麗的隨從,而自以為聰明是我最大的敵人。我還是會緊張,可是我不再擔心人家怎麼看我或說我,我只擔心,我是否已幫我的客人做好了完整的證據準備工作。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40)
序言:「曹律師,我是無辜的!」幾年前,一位女士在監牢玻璃的另一方對我哭訴。她的罪名是有可能關上20年以上的。如果不是她有一位貴人朋友說服我,我是不會來探望她的。當時,我看著她,很希望她對我說的是真心話,可是又明白,每一個人的主觀是不同的。當事人的立場和國家的法律,在很多時候是有距離的。我知道,她當時看著我的時候一定認為我不信任她,一位沒有同情心的女律師。我說話尖酸刻薄,句句讓人無法接招,無法下台。可能我這麼做會得罪很多人,可是,我了解,不這麼做,我無法能了解當事人是否能在法院過得了法官和檢察官的更嚴格的拷問。我對我的客人越仁慈,他們越無法能接受法院的無情。我這位可憐的女客人可能是與我有緣分,她通過了我對她詢問的挑戰。她讓我堅信不疑,她真的是無辜的。因為我相信她的話,我也說服所有的人,包括法官、檢察官、警官、調查員和所有和她案子有關的人,讓它們也相信「她是無辜的」。被告律師在一生中能碰上幾回這麼刻骨銘心的案例?我慶幸,我碰到了。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9)
問:請問當你去法院時,法官會考慮你的犯罪歷史來決定你的懲罰嗎?我的丈夫進出監獄已有7年之久。上一次他在監牢蹲了兩年,三月份出來後,現在他又進去了。他被定罪入室盜竊及非法侵入他人地盤,盜竊和加級逃避逮捕並有前科。之前他也因為其它罪行而入獄。如果現在他的罪名與之前的罪名不一樣,法官是否還是會考慮他以前的犯罪記錄?他之前在移民局法院也滿幸運的。每一次他被移民局逮捕後,過了幾天移民局就把他放回來。八年來,他已經回來了四次。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8)
問:什麼是「要求修改」?我如何找到一位最好的刑事律師?我面對的是一個盜竊$15至$20,000和兩個入室盜竊的刑事案件。我當初簽了15年的緩刑,可是我違反了緩刑條件,因為我緩刑期間尿驗顯示有毒品。我的緩刑官要我自己去監獄報到,還要我去登記濫用毒品重罪處罰課程。我不是很了解我所要填的表格,而且我有證據我是無辜的。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7)
問:我是否需要一個刑事辯護律師?我本在一家汽車經銷店上班。不久前,我在沒有允許下開了店裏的車回家。第二天我開回店裏,當我把它停在停車場和離開車時,被他人看到。車子沒有任何損傷。不久後,我被解僱了,而且我的公司告訴我,他們會把此案子交給警察處理。警察局今天聯繫我,要求我去面談,說是要聽我解釋。請問我需不需要聘請律師陪我去面談?還是我一人去就可以?我目前正在服刑當中,我在高中時入店行竊被判緩刑。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6)
問:為什麼我第一次酒醉駕車不是B級罪名?我看過我的起訴罪名,它表示我被起訴的是A級輕罪。我的朋友也有一個酒醉駕車,可是她的罪名起訴的是B級輕罪。這是我第一次面對酒醉駕車。我以前有一個青少年喝酒罪名,但我的犯罪記錄已在五年前被消除。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5)
問:我在佛羅里達州有通緝令,如果我在德州自首,會發生什麼事?我是否有機會能出監獄?我欠孩子的撫養費11,000元。孩子的媽要求法院判我藐視法庭。法院判我必須支付5000美元或在監獄度過6個月。我該如何處理才能不呆在監牢?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4)
問:我在1973年時在法官審判下服10年緩刑。我一直認為它應該是推遲裁決的緩刑。有人告訴我,如果我成功的完成了10年的緩刑,這罪名不會顯示在我的刑事記錄上。我確實成功完成了緩刑,無任何問題。直到9-11發生之前,我都能購買槍支,沒有問題。現在不僅我不能購買槍支(雖然這不是重點),但我現在連工作的刑事背景調查都無法通過,包括申請一個手無寸鐵的保安員工作。這案子已經是40年前的事了,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刪掉我的紀錄?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3)
問:我和我的兒子是德州居民,我和我的妻子仍在往來,雖然她合法居住在威斯康星州。請問她可以幫我的兒子改變他的居留地方嗎?我們將要離婚,她是否可以在我沒有同意的情況下把我們的兒子帶到威斯康星州,讓他在那裡註冊上學,改變他的居留地?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2)
問:我指控我的男朋友傷害我,因為我們為了一件事而有很大的爭論,他試圖阻止我打他。可是,我告訴警察,他傷害了我,我用我的胳膊淤青來證明這一點。現在,我可以改變我的說法嗎?如果我放棄指控,這算是欺詐嗎?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1)
問:我的朋友因涉嫌家庭暴力被逮捕。他的英語不是很好,我認為警察不理解他,這就是為什麼他被逮捕,而不是他的配偶。我想幫他找一個會講他的語言的律師,可是別人告訴他,他應該找美國白人律師,因為他們更了解政府系統,能更好地與檢察官和法官溝通。我真的怕他會花很多錢聘請律師,但不能了解律師的解說並最終誤解律師的說明,或者,律師無法理解他的的文化和背景,也無耐心花時間去了解。我該怎麼辦?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30)
問:我的女兒現在17歲半,她拒絕回家。她的爸爸站在她那一邊支持她的決定,並幫助她留在她的好朋友家裡。我有什麼權利?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曹律師專欄】曹祖芳律師答疑錄(29)
問:在離婚判決聽證會上,我必須在法庭面前說什麼才能離婚?

标签: 曹祖芳

相關話題:曹律師專欄

共有約 57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