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岸  相關話題:小說六四破柙記 約 107 條記錄
  • 她隨手拿起床上的書,唸道:「《朝乾夕惕十三年》這是寫雍正皇帝的。」「真神!你一看題目就知道內容?」李麟大為佩服。
  • 魏雲英所能敘述的當然只是這防空洞歷史中她所經歷的部份,是「現代版」。倘若追述它的全貌就得上溯到四十五年前,在這一點上文陸比她要清楚的多。
  • 渴,十分乾渴,喉頭就似一把火!他努力想說出一個「水」字卻十分費力。舌頭碰撞嘴唇的結果,連自己也聽不清。
  • 計劃初步成功,文陸向雲英做了個鬼臉。
  • 這是為什麼?充滿人性理想的人卻總要受到非人性的對待!
  • 雲英豁然明白了:這哥兒倆一定是重案在身,怕住醫院引起身世、經歷調查,再墜法網……
  • 李麟早有準備,騰、挪、轉、移,二人密如雨點的連擊卻總也沾不到他的身上。
  • 一股憤怒之情猛然湧上胸頭,雲英忘掉一切顧慮打開鏡頭,迅速按動快門。
  • 「黃永祥!」雲英雙手顫抖,不自主地喊出他的名字,腳步也不覺踉蹌起來。
  • 莫非自己一生就該注定與動蕩、顛沛為伍,直到老死荒野、屍骨無人收?
  • 祁冠三的心「咯噔」一下,百密一疏,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貪圖方便讓李麟來幫助搬家。沒有想到魏仲民是有可能認出李麟的。
  • 如果說祁冠三最終之所以接受這項「聊勝於無」的「落實政策」,其中一多半原因就是為了這個防空洞。
  • 「您……?」魏雲英的一個「您」字從開始無精打彩的聲調拉長、急速高升,最後竟變成尖叫。
  • 徐大姐睒動著半老徐娘的眼,看看這位年輕上級的嚴肅表情,會意地笑說:「好……好,我去通知!」
  • 「方司令?!」全屋子的人都吃一驚。
  • 已經六十歲、退休了的羅國夫,被置於「小」字輩,可以想像對方的口氣。
  • 小時候爸媽帶她去他家做客,他總是疼愛地抱她在膝上,給她吃這吃那,還不時地嘆息:「可惜拿不得槍桿,當不得兵……」
  • 雲英摸摸飯碗,確實涼了,她說:「這麵條已經冷了,我去給您熱熱去!」
  • 最後一位老師傅手托著兩個大荷葉包說:「大概只顧講理,連飯也沒吃上。帶上這些,路上吃!」
  • 民警們面對兩個不肯屈服的角色已經是心餘力絀,再加上群眾的含沙射影更加不知所措。
  • 可是媽媽畢竟是媽媽,天下的母親都一樣,她們的心總是向著兒女跳動。
  • 「鷺鷥」是「六四」的隱語。還在天安門絕食期間、同學們為預防萬一而相互約定的。準備在一旦發生不測時、用於彼此再聯絡的暗號。
  • 魏仲民悄悄地走上樓來,見到女兒如此傷心自己也忍不住難過。他無法安慰也安慰不了,只好在門後一張椅子上坐定,大口吸煙,雙眼盯著地面發呆。
  • 一綹香煙冉冉而起,魏雲英的頭抵在母親的骨灰盒上,眼淚就似廚房裡那永遠關不緊的水龍頭。
  • 「我的媽!……」鬼見愁一聲驚呼竟暈了過去。
  • 忽然門外傳來人聲:「這是哪兒來的狗叫?張文陸!……你養狗了?」說著前門就要被打開
  • 定睛看去卻是一付手銬,一端扣在他的左腕上另一端空著。
  • 看看文陸,他的眼也似剛睡醒一般明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