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庭芳  相關話題:天地清明引芳月大婚北平王爺 約 34 條記錄
  • 飛刀門、飛劍門、寒刀門小部分人在寒鋒所施保護絲網下,倖免遇難。大部分人卻遭受毒霧荼毒,喪命殞身,其中又以寒刀門最重。眾人在紗網中唏噓,便...
  • 「晴紫燕竟然是綿雨飛針的徒弟,必定知道有關綿雨山莊一夜遭戮的因由。」鄭笑笑為洗脫自身嫌疑,遂悄悄離開人群,跟將上去。
  • 藏鋒山上人頭攢動,各方暗器好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買定離手,買定離手啦。」達糊游擺起賭局興高采烈,吆喝不止。
  • 郭絡羅府邸。今日清早,迎來一頂華蓋軟轎,宮女手持花籃,宛若仙童,侍衛開道,所過之處,滿地香花,芬芳盈殿。
  • 孫嚴芳與嚴佳人分手後,便來到王宮殿外靜候,晌午日頭正盛,孫嚴芳不敢怠慢,在大日頭下佇立,不多時便汗如雨下,如此堅持了一個時辰。
  • 陰暗地室,終日不見陽光,惡臭撲鼻,哀吟不絕於耳。高義薄望著牆上透光的小縫,心中五味雜陳:本以為來到京城,便是片更加廣闊的天空。奈何,自己...
  • 望月皎皎,淺星搖搖,書聲朗朗,抱懷入夢……夢之幻,思親遙遙,北平王爺王妃笑語盈盈,張開懷抱:「吾兒歸來。」
  • 話說這個無極村,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地方,往來客商皆不願留宿此地。但領頭人知道,這地方雖窮,卻是夜不閉戶、路不拾遺。若是進城,只怕太過招搖...
  • 蘇童、如冰丟了錢,正急得團團轉。蘇童戰戰兢兢道:「如冰,要不趁夫人沒回來,咱們快、快逃吧!」聽她這話,如冰心頭一驚,想來她二人被買來時...
  • 嚴承義翻查過後,已是一片狼藉。老闆娘倒是老練的很,安排小廝整理,不一會兒,又是一派歌舞昇平。小廝將砸爛的桌椅拿出去丟,看見門口石獅子旁邊...
  • 笑笑、玉林入座,邵中衣道:「兩位遠道而來,本來應招呼兩位多住些時日,但鄭三堂主身負殺害飛刀門副門主的嫌疑。本門又與飛刀門不睦,日前引來飛...
  • 鐸克齊下轎,孫嚴芳欲打門,便見大門一開,郭絡羅神色慌張,奔將出來,見到鐸克齊,便道:「老夫正要派人通知你,王上震怒,速速進宮!」
  • 京城外城的一個小巷子裡,住著一戶姓管的人家,只有母子二人,母親年逾七十,兒子卻只有二十歲,是為老來得子,得以送終。
  • 高義薄翻找一通,毫無結果,累得往箱子上一坐,嘆了口氣。高夫人見狀,忙替他舒懷,道:「遇上什麼要緊事情了?」高義薄道:「夫人還記得,昭鶴亭...
  • 高義薄離開趙府,胸中激盪不已。心想自己種種所作所為,到底是為了什麼?原想來到京城投奔故交鶴亭,當夜卻被帶至刑部,是為官之本,還是為一己之...
  • 「哎呦,高公子,你又來了,哎呦……」小廝被徐老虎的打手一腳踢翻。
  • 這一群人,在山間轉了幾個彎,便看到一座石堡聳立山間,門庭森嚴。
  • 落雁閣,人頭攢動,異常熱鬧。今夜,是新近花魁登台的日子,惹得滿城公子官紳,為之側目。
  • 玉林坐起身來,只覺口渴難當,意欲起身伸個懶腰,卻發現自己竟被五花大綁,丟在一個老木樁旁邊。心下又驚又怒。回想昨日,自己被永延哈爾奇幾個人...
  • 忽聞殿外武將喝道:「放下兵器,擅闖者死!」鐸克齊聞之色變。一陣兵刃交雜聲後,靜寂無聲。正當眾人心緒稍安,忽聞:「以為躲到這裡,就能安然無...
  • 「稟嚴大人,未找到與禁曲有關之物。」一個兵士道。刑部侍郎嚴承義眯起雙眼,環視四周,目光落在匾額上,怒手一揮,兩個兵卒立刻上前摘匾。情急之...
  • 納蘭飲盡壺中酒,對月當空,睡意臨身。腦海中浮現出兩個熟稔面孔,鬢髮斑白,慈愛溫暖,忽的心亂如麻,驚悸坐起,已日上三竿。身子陡轉,輕若飛燕...
  • 昭雪一個人在林中閒逛,不知不覺卻迷了路,眼見前面有人踩踏痕跡,便走上前去,只見滿地玉雪紅花,嬌豔奪目,不知誰如此狠心摘下揉碎,又感佩紅梅...
  • 昭雪感自傷懷,獨自在河畔站了許久,歸去時分已日影西斜。細長的身影一路向北,往城裡走去。待到得家中,天黑如墨。鶴亭書院門前黑漆漆一片,對面...
  • 昭雪停下腳步,春暉暖陽,京杭河畔,綠草如茵,垂柳吐芽,淡淡鵝黃。樹下,一纖弱女子,身披棕色斗篷,一手持畫,一手持銀,佇立河畔,遠望遙追...
  • 昭雪如行屍般盪出客棧,全不見匆匆迎來的高義薄,更不聞他口中隻字片語。只把一雙失神的眼眸,空望著前方,落魄地走著。高義薄見狀,不敢硬碰,攔...
  • 僵持了一夜,昭雪心頭重壓,憂思鬱結,七情亂碰,心煩若麻,好不容易安靜了,便覺得頭重腳輕,昏昏沉沉,只想一睡不醒
  • 昭雪從小讀得孔孟之書、聖賢之道。深知王命如天、王法勿逆的道理;且於這曲子她也不甚了解,驚嚇之間,也不知父親這做法是對是錯了。父親自小便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