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汶

【專欄】邢汶:再評法輪功:勿以百姓為弱智
至今還沒有機會接觸到真正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共的嚴厲壓制和打擊下,法輪功這三個字已經成為國人談之猶如寒蟬一般的詞彙,在聊天室裡,在BBS上,甚至在電子郵件裡,法輪功都成了自動過濾屏蔽的詞。我只能通過一些零散的資料,去了解法輪功的一些情況。應該指出,我不是一個宗教信仰者,也不是一個氣功愛好者。但是,我知道,一個非宗教信仰者,應該尊重信仰宗教的自由,一個非氣功愛好者,應該尊重愛好氣功的自由。因為在一個自由社會裡,寬容別人,才是寬容自己。任何人的自由,都是自己獲得自由的前提。

标签: 邢汶

【專欄】邢汶:現代化中國的末路窮途

标签: 邢汶

邢汶聲明:我將投案自首

标签: 邢汶

【專欄】邢汶:與民爭利還是為民謀利?
錢有定數,不在你手就在我手。關鍵是錢在你手我手之間的流動,需有法律制約,且流動公平公正,否則人人皆可借權勢甚至武力把別人的錢轉到自己腰包。民眾在自由經濟體制下公平競爭,民主政府居中調停,收取賦稅以維護運轉,本是法制政府應有之義。但如果政府以強大勢力介入市場經濟,變成了一個市場上的競爭者,必對政府公信力造成嚴重損害,且使市場經濟無章程可供遵循。

标签: 邢汶

【專欄】邢汶:中國共產黨治國思想的發展與終結
相對而言,在滿清滅亡之後的中國歷史中,只有中國共產黨才獲得了一個平穩執政的時期。作為一個優雅民主理想的信奉者,中山先生所倡導並主持的民國,由於有名無實,在中國現實社會留下的痕跡寥寥。蔣介石先生終其一生都被各地軍閥、叛亂、土匪和流民所困擾,從滿清滅亡直到現在,能夠坐下來踏實行使真正國家權力的,唯有共產黨政府。

标签: 邢汶

邢汶:民主中國与民族中國論(下篇)
那么,民族問題又是怎樣的呢?我們首先必須澄清的一個概念是,中國的民族主義并非是中國大陸的民族問題,而是整個中華民族的團結和強大問題。這個中華民族,是不分國籍的,是涵蓋所有華人在內的。所以我一直強調,台灣問題不是民族問題,而是民主問題。不是國際問題,而是國家內部問題。

标签: 邢汶

邢汶:民主中國与民族中國論(上篇)

标签: 邢汶

邢汶:天下大亂憂懼症
真正的英雄是誰?是民衆!是誰在爲中華民族生命力的衰竭而憂傷?是民衆!是誰推動了中華民族一點一滴的進步?是民衆!自從滿清末年開始,整個歷史貫穿著這樣的線索:民衆在政權夾縫裏掙扎、奮鬥,推動了民族的進步。而每一屆當政者都是竭力修補這樣的夾縫,壓制民衆力量的崛起。

标签: 邢汶

邢汶:革命為何如此令人生畏?

标签: 邢汶

邢汶﹕台灣向何處去?
前一段時間,有個在福州做生意的朋友跟我徹夜通電話,說他很擔心大陸和台灣之間要發生戰爭,擔心他的人身安全,他想离開福州,到北京來發展。我說你不要怕,我以人頭擔保,大陸和台灣之間不會打仗,台灣也不會獨立,你不要緊張。他問我為什么這么肯定,我說你不要管,安心做你的生意就是。現在看來,我的判斷是正确的。台灣領導人的獨立口號和中共當局發動戰爭的恐嚇,都是政治家的表演,不能當真。

标签: 邢汶

邢汶:共產主義是人民自由的最大敵人
現代世界,最讓人憎惡的兩個辭彙,莫過於“恐怖主義”和“共產主義”兩個。在很多時候,這兩個詞甚至是混同使用的。在很多人眼裏,共產主義就是恐怖主義。實際上,共產主義是更可怕的是恐怖主義,是披著美好的理想外衣、極具欺騙性和隱蔽性的恐怖主義。企圖用西方的共產主義來解放東方的中國的問題,是中華民族近百年來走過的最大彎路。

标签: 邢汶

邢汶﹕中國共產党的獨角戲
現在,國內海外的不同政見者,包括民族主義者和民主自由力量,依然存在著悲觀情緒。尤其是國內的主流知識階層,目睹社會上的政治冷淡,感到中共民主無望,甚至指斥中共大陸民眾“麻木不仁”。我認為,信心不可無,沮喪不可有。中國大陸的民眾并非“麻木不仁”,相反,現在彌漫全國的政治冷淡,恰恰是大陸民眾 “用沉默投票”,恰恰反映了大陸民眾成熟的政治智慧和極大的勇气。

标签: 邢汶

邢汶:不要再侮辱希特勒了
國民黨治理大陸的時候,把共產黨稱為「共匪」。現在很多有良知的中國人,把共產黨比擬成德國納粹首領希特勒。我要說的是,請不要繼續侮辱土匪和希特勒先生了。

标签: 邢汶

邢汶:作為一種歷史的六四以及未來中國
1989年,我在山東某小鎮讀初三年級。5月份極炎熱,我躲在樹陰下迷戀台灣詩人席慕容的詩歌。隱約感覺到,外界好像是出了什麼事情——但這和15歲我的我有甚關係?

标签: 邢汶

邢汶:法輪功背後的信仰危機
作為一個獨立評論家,我一向謹慎地避免自己的觀點受到任何勢力的左右。當然,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去親自調查研究才能下結論。我對法輪功的認識,經歷了一個比較曲折的過程。現在無論國內國外,法輪功都是一個敏感的問題。正因為它的敏感,我一度試圖避開它,以免被中共斥為反華分子,也不想被法輪功斥為御用文人。猶豫了很久之後,我決定通過網絡採訪一些法輪功人士。當然,鑒於環境的險惡,採訪是通過網絡語音聊天、郵件聯繫等秘密方式採取的。我這篇文章,不涉及對法輪功的實質評價,採訪記錄也就不公佈了。因為這個採訪,僅僅是為了澄清我本人的一些認識。

标签: 邢汶

邢汶:良知拷問:如何撫平「六四」的傷痕
逝者,逝矣。夫復何言?

标签: 邢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