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丹尼.斯盖特:北京的这把火是自焚还是骗局?

─ Media Channel: The Fires This Time: Immolation Or Deception In Beijing?

丹尼.斯盖特 (Danny Schechter)

【字号】    
   标签: tags:

【纪元特稿】还有比这更富有戏剧性的吗?人们在北京的心脏—天安门广场自焚。CNN有线新闻网当时在那里,警察碰巧手边有灭火器,受害者的极度痛苦的表情被完全地拍摄下来以送交国家电视播放, 然后他们被紧急送往医院。尽管政府控制的媒体一反常态地立即发布了这一新闻报导,制作录像却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得以播出。

很快,恐怖的图像眨眼间发送至全世界,似乎是在证实中国的指控:一个邪教正在命令被洗了脑的成员们自杀。通过举出这个新“证据”,政府强调,它一直以来针对那些“狂热的”法轮功修炼者所说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这些人对自己和国家都有威胁,因而必须被禁止。2月16日把另一起自杀归因于法轮功。同时一具已烧焦的尸体和一份未烧毁的字据被发现,据称受害者这样做是为支持李洪志先生的精神功法。

华尔街日报的伊恩‧约翰逊(Ian Johnson),一位最富有洞察力的新闻记者跟踪这一事件,他的怀疑由报导这起事件的速度引起,他注意到官方媒体“以非同寻常的敏捷报导了“受害者”的死亡事件,这意味着,或是死亡事件的发生时间比报导中所说的时间要早,或是这个一贯谨慎的媒体已获上级批准快速推出电子报导和电视传送。例如,晚7点的当地晚间新闻播出了来自谭先生家乡湖南省的一个小城常德的图像报导。晚间新闻的大多数报导需在中午前检审,因此当天节目很少播出同一天的报导,更不用说在中午发生的事件,而且是从中国相当遥远的地方通过卫星传送过来的。”

对于新闻读者和媒体消费者,感知往往胜过模糊不清的现实。在引人注目的画面遮盖了复杂问题的世界里,法轮功被证明具有疯狂教派行为,结案!

这为中国主席江泽民“粉碎”和诋毁这一日益壮大的精神运动的斗争立了一大功。尽管此精神运动据估计已有50,000炼功人被拘留, 100多人死于警察监禁,他们仍继续抵抗国家的禁令。仅就这一起事件所产生的效力而言,金融时报在“北京在反对法轮功的宣传战中获胜”一文中已经称北京是“赢家”。注意标题:它指的不仅仅是已经延续19个月的媒体持久战中的一场小规模战斗,而是指斗争的本身。

许多其它有声望的新闻机构以同样方式报导了同样的内容,尽管他们没有办法对其真实性进行独立查证,而只能采用来自共产党操纵的国家媒体,特别是新华社的报导内容。现在,当新的问题被提出,诸多疑点被发现之时,结果可能是世界媒体已经误入歧途,为北京的恃强欺弱作了一次未予鉴别的传声筒。

最前线

第一场事件发生在1月23日,刚好是江加强其官方的、全国范围的反宗派媒体宣传战的几天之后。CNN有线新闻网当时在广场并报导了自杀事件,但磁带被没收,所以我们从未看到。七天后,中国的官方电视台以五人被火焰吞噬的影片镜头震惊了全国,据称这些画面是附近的监视摄影机拍摄的。如今这场事件中的一个悲惨的,已破了相的受害者─12岁的刘思影说她的母亲告诉她自焚可去“天上的金色王国”(在一些报导中称)或“极乐世界”(在另外一些报导中称)。她已成为一个令人同情的象征,甚至成了谴责所谓“邪教”虐待的广告画孩童。她的形像遍布每一个角落,她的悲剧已激起了整个中国的愤怒。(从这一角度来看,她是中国的伊连‧冈萨雷斯(Elian Gonzalez)!)然而,只有经过批准的媒体被允许见她,西方记者被禁止直接与她接触。

她曾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吗?华盛顿邮报的菲力蒲‧潘(Phillip Pan)追踪到她在开封的家后,这个问题出现了疑点。(开封最近曾经历了一场更具悲剧性的迪斯科舞厅大火灾,致使数百人丧生,许多人受伤。) 潘发现当地人都不知道在天安门自焚案中丧生的小女孩的母亲是修炼人,而认为她沮丧抑郁,精神不稳定,并被指责殴打她的女儿及母亲。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当时在现场,仅隔50英尺的CNN 的一个制片人说,她甚至没看见那里有孩子。政府说医生给受害者做了气管切开手术,但是一个儿科外科医生说如果真是那样,孩子不会立即说话。

据引述,法轮功发言人们已否认他们指示、安排并参加了这一事件。但在他们的并未在任何地方被全文登载的声明中,他们进一步控诉了西方新闻媒体:“外国媒体对于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党的喉舌–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给予了大量的报导和充份的信任,我们对此感到忧虑。新华社和其它政府控制的媒体发布的消息一般都不被视为消息的可靠来源,甚至他们公开承认他们的职责就是要为中国政府散布宣传。新华社实际上就是党的机构。

“围绕事件的许多情况仍不清楚。没有人知道在实际事件发生后,以及中国媒体发布其精心策划的新闻报导和电视节目之前的一个星期发生了什么。我们必须记住,中国政府如此严密控制这起事件的每一方面,以至新华社的所有宣称中没有一项被独立的消息来源所证实。”

如果是一场抗议,法轮功为什么否认在这起事件中的角色?观察中国监狱的龙海(Longhai)基金会在“国家观察”(National Review)中提出了相似的问题:“这起事件是策划的还是中国政府允许其发生用以诋毁法轮功?这几乎不是一个牵强的假说。中国政府已承诺在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80周年之前消灭与法轮功有关联的所有问题–北京计划在七月庆祝…贾斯廷‧于(Justin Yu),中文报刊“世界日报”的新闻记者认识到许多中国人对于该相信什么感到困惑。中国的这场反法轮功宣传的成功靠的是人们对近代亚洲历史中几起事件的了解,例如西贡(Saigon)的73岁佛教和尚,以自焚作为他履行信仰的一种表达方式。(比如)韩国人断指和日本人的刨腹仪式。但是这种情况还不清楚。“我们相信谁呢?共产主义者吗?他们已对我们撒过无数次的谎,再撒一次谎对他们来说也无所谓。”

毕尔楚斯.特萍(Beatrice Turpin)是一位曾经为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 TV)报道法轮功在中国大陆情况的记者,她也曾在”Media Channel”上发表过她的经历。我向她请教她对“自焚”一事的看法。她从在泰国的家中给我答复:“去年春节前后法轮功的抗议活动以及警察殴打法轮功学员镜头画面非常轰动。中方在今年上演这一幕制造舆论,这已经是他们的传统伎俩。”
对北京的怀疑有根有据

刚开始时,法轮功学员告诉我说他们有三条理由怀疑中方关于“自焚”的报道:

1.广场上被称作是法轮功老学员的几个人,竟然用不标准的动作练功。
2.法轮功学员到广场抗议时通常会带上法轮功横幅标语或书籍(书中明文禁止自杀),当局的报道中却看不到任何标语和书籍的照片。
3.受害者之一据称是从某校毕业,而该校在当时已不复存在。学员们还说他们的信仰中根本没有“涅磐”这一概念。

这些虽只是细节,但或许很能说明问题。

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中,法轮功学员又指出新的疑点。“新华社称一自焚者点火烧身一分钟之内,警察飞速赶到现场,用四个灭火器迅速扑灭火焰。一名驻北京欧洲记者告诉我们:‘我从未见过警察带着灭火器在天安门广场巡逻。他们怎么会在今天一下子同时出现?现场离最近的建筑--人民大会堂--来回至少需20分钟。如果他们是冲到人民大会堂去取灭火器,一切都太晚了。’如果警察事先不知道会有自焚的事发生,而在出事不到一分钟赶到现场,而且带着不是一个,而是四个灭火器,有这种可能性吗?

“说到报导速度,另一位驻京外国记者惊讶不已:新华社几乎是立刻就发布了对此事件的首篇报导,而且是英文报导,真厉害!中国的老百姓尽人皆知,新华社的每一篇报导通常要经过上级的层层批准,到发稿时已是“旧闻”了。而且中方媒体在过去的18个月中从未向外国新闻界透露过任何法轮功抗议的录像甚至照片,为什么这一次毫不迟疑地大作宣传?而且稿件只有英文,而没有中文?”

最近我在四个城市巡回推荐我的关于法轮功的新书时,听众们一再向我提到自焚的问题。有些人对我说如果法轮功做出这样的荒唐事,那法轮功一定是荒唐的。当我指出他们是在自以为是地设想自己了解所有内情时,他们无言以对。或许这是因为人们听到符合自己假想的“事实”后,并不想继续深究下去,即使他们设想的“事实”可能是错误的或者将人引入歧途。

强烈的画面可以深深地压入人们的脑海;而撤回影响和澄清事实却很少能起到这样的效果。在最近发表的“天安门文件”(关于六四的文件–译者注)中,伯克莱大学新闻系主任,记者奥维尔.谢尔(Orville Schell)就1989年共产党对待学生抗议一事上,谈到中国政府及其附和者们编造和传播的许多谣言和谎话。在很多国家,尤其是中国,传播假情报和错误信息是情报机构的看家本事。这样,北京指责这些新的材料(译者注:指“天安门文件”中所谈到的材料)是假文件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些文件的公开无疑会使中国当局那些遮遮掩掩的领导人们局促不安,特别是江泽民,他在当时所充当的强硬路线角色又在对法轮功的镇压中重演。

持怀疑论者哪里去了?

为什么在面对这一场为政治目的所用,被炒得沸沸扬扬,而编导痕迹明显的事件上,西方新闻界根深蒂固、训练有素的怀疑作风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为什么如此之多的美国新闻机构这样轻易受骗?是否因为我们很少有人理解这个带有一点精神和神秘色彩的文化,使得我们的记者们不愿忠实地对待自己的新闻职责?

我在对法轮功的调查中,记录下美国新闻机构令人不安地照搬照抄中国对法轮功的指控,其中包括频繁使用贬意字眼如“狂热教派”、“异端教派”,甚至“混和物”。

从某些角度看,我们自己国家内部的报道都是单一、僵化的模式,低估和诋毁一个不能被简单地划分为政治左派或右派的、一个由于其亚洲文化背景和融合了佛、道、气功修炼而令西方记者感到难以理解的团体。新闻记者们通常将法轮功描述成传统中的“异类”,对他们来说,法轮功太不可思议以至无法给予严肃的对待和赋予同情。(顺便说一句,我本人不是法轮功学员,我们公司曾经为法轮功出版录像带,我因此有机缘了解法轮功,并将我所了解到的出版成关于法轮功的书和纪录片。)

我在芝加哥的一家书店里介绍我的新书和纪录片时,有人把法轮功及法轮功在中国的现状与大卫教(David Koresh’s Branch Davidians)及1993年联邦执法官员对他们51天的围剿–明显是为缴获枪械,保护儿童不受虐待–作比较,中国政府也是利用这一类比说明他们只不过是和美国政府一样对待危险的邪教。当时就有人站出来说这种类比站不住脚,辩论说,大卫和他的成员是暴力性的,而法轮功不是。他说得对,这二者之间无法相提并论,只是在人们对政府镇压的反应上有相似之处。当时只有美国强硬的右翼人士批评政府的残忍的武装干涉,政府的武装行动使我想起一位美国中尉在越南说的话:“为了保护那个村庄,我们摧毁了它。”

由于人们对疯狂的大卫家族缺乏同情,发生在洼口(Waco)的非法镇压也就被视为合情合理,也很少有人公开反对这场血腥和非法的镇压。一旦别人在我们的眼中没有人性,尤其是我们不喜欢他们的政见,认为他们是无同情心的受害者时,我们常常失去了对他们的同情,甚至在他们的权益受到伤害时反而为伤害他们的一方说话。如果您想要知道在中国发生的丧失人性的详情,请您参看国际特赦组织最近关于法轮功学员大面积地被酷刑折磨的记录。当然,北京方面说,这些全是谎言。

2月17号,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洛杉矶和平抗议中国国内迫害法轮功。在他们的新闻发布会上,只有不多几家新闻媒体露面,尽管这是世界范围的头版头条新闻。(在第二天的洛杉矶时报上,我没有看到这一报道,在它的书评一栏有关于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讨论。)新闻媒体的漠不关心直接造成了大众的冷淡态度。中国的新闻媒体的所作所为是他们的一贯作法,不足为奇,可是,西方媒体对此报导如此轻描淡写,他们应当对自己的态度作何解释?

对于这个如此明显地粉墨登场“集体自杀”的新闻报道,我们如果现在能全面调查究竟在中国发生著什么,我们是否被欺骗了,为什么会被欺骗,可能还不算太晚。

注解:
1. 旦尼.谢克特是”MediaChannel.org”的责任主编,他是“法轮功对中国的挑战:是精神运动还是邪教”(Akashic Books, 2000)一书的作者;并出版了同名纪录片。本栏的部分章节原来是写给华盛顿邮报的专栏版署名评论的,但邮报未登载此文。

转自“明慧网


    相关文章
    

  • 录像分析:天安门自焚案中的惊人秘密 (3/1/2001)    
  • 天安门广场自焚者尚未完全脱离危险 (2/27/2001)    
  • 江泽民引火自焚 (2/26/2001)    
  • 一份关于“自焚惨剧” 的采访记录 (2/26/2001)    
  • 【纪元专栏】郑义:令人沉痛的民意 (2/26/2001)    
  • 老生常谈:法轮功参与了政治吗? (2/24/2001)    
  • 同胞们:请您认清“自焚” 惨案的真象 (2/24/2001)    
  • 【纪元专栏】 胡平:评天安门自焚事件(之三) (2/23/2001)    
  • 悲惨事件后面的思索 (2/23/2001)    
  • 有关自焚的新破译 (2/23/2001)    
  • 八十老翁疑厌世自焚重伤 (2/23/2001)    
  • 华尔街时报:法轮大法面临进一步打压 北京匆忙发布另一自焚事件 (2/22/2001)    
  • 北京申办奥运最后考验 人权问题成为最大变数 (2/22/2001)    
  • 胡平:评天安门自焚事件之二 (2/22/2001)    
  • 明报:“江政府制造仇恨” (2/21/2001)    
  • 索要10万“零花钱”未成 17岁少年险引爆管道气 (2/20/2001)    
  • 据传:自焚者陈果已不须忍受痛苦 (2/20/2001)    
  • 历代如此:自焚是政府垮台的先兆! (2/20/2001)    
  • 一根稻草,岂能救命?! (2/20/2001)    
  • 外界评论:从医学角度揭穿”自焚”谎言 (2/20/2001)
  • 评论
    2001-03-01 8: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