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沉默: 可能不可能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20日讯】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深夜,由几位中共元老在邓小平家中紧急召开秘密会议,临阵换将,点名确认的第三代领导人江泽民,因为上台得太突然,连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会如此命好,但又怕自己的命不够硬,坐不稳这把突然飞来的龙椅,故一面高举科技兴国的大旗,一面却对风水堪舆,灵异巫术,麻衣神相之类深信不疑。一听说江湖上有什么高人出现,江便立即派人前去联络考查,并千方百计的笼络进核心囊中,以为其消灾解厄之用。以致中南海中灵异顾问云集,经常走动者多达二、三十人,简直比唱庙会还热闹。也正因为出于内心深处的自卑感,故江核心在任何公开场合总不忘唱戏作秀,梳头卖弄一番;也由于迷信过甚,越信越怕,越怕越信,最后发展到对法轮功、中功等十多个气功团体狠下杀手,因此若与不信邪的毛泽东和下令开枪的邓小平相比,江又矮了一大截。

前几年北京修路,按中共“党必须领导一切”的原则,那怕地铁车票减价一毛钱也要经中常委讨论决定,这道路正名的大事当然须江泽民御笔亲赐不可。于是江便征求了堪与师傅的意见将两条新修建的大道分别取名为平安大道和长安大道,目的就是为了保住江核心的性命无虞。

北京修建世纪坛时,江泽民奉风水先生之命把天安门广场的国旗旗杆加高, 把人民英雄纪念碑的高度降低,也是为了怕纪念碑中的亡灵出来作崇冲克了江泽民,核心除了患上“内妄想性,亚文化型”痴迷症外,心脏、脑神经、性功能都经常出毛病,为此在降低纪念碑的施工中还特地在碑座内放置了一道堪与师傅写的符以保将“灵体平安”。

不知是出于高人的指点,还是由于自己直窜中央时,连鞋带都未系好,八字都未有一撇,故江泽民对“三”、“八”这一奇、一偶两个数字奉如神明,除了常梳八点头和提出了无新意的“江八点”外,还提出了“三个代表”,坚持占着三个主席(常中央主席、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的茅坑不放。就连动用大量公帑以海南博鳌为永久会址,召开八卦论坛,免费要请一些过气的各国前政要来体验中国公费旅游、公费吃喝、公费医疗、公费按摩和公费打高尔夫球的娱乐享受时,也不忘硬将澳州的前总理拉进风马牛不相及的亚州论坛中,以便凑成连永久作东的中国在内的两个“三八”,即二十六国的数字。

最近江泽民又迫不及待地仿效神算张铁口预言了“三个可能”即:中国“争取一个较长的时期的国际和平环境是可能的”、“在经济全球化中争取一个有利的发展地位是可能的”、“中国在世界经济发展的大格局中继续保持较快增长是可能的”,江泽民这一番睁着眼睛算瞎命的预言在暴露了他只求一已之私和一党之利,继续谋求世界霸权的野心;在这所谓的“三个可能”中,他从未有一丝一毫考虑过中国人民的福祉及中国的政治改革。在他“三个可能”的麒麟皮下,其实早已露出了“三个不可能”的马脚,即一、中国人民争取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创作自由是不可能的,更不用妄谈什么结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和开放党禁了。二、中国人民要求主选举地方和国家领导人,要求竞选人民代表、政协代表是不可能的,甚于连最起码的公民投票和真实的、非官方操纵的民意调查也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三、中国人民要求司法独立、保障人权、废除劳动改造和劳动教养制度是不可能的,要求律师们改变“第二公诉人”的匿称、保障被告的合法权益也是不可能的。总之中国人民想要得到自由、民主、人权是不可能的。

但不管三八们如何算,我看独裁者的人算总不如天算,连毛泽东都知道共产党不会“万岁”,迟早会灭亡,江泽民居然就忘记了。他可知在他自我陶醉的“三个可能”背后还有另三个可能正在山雨欲来乎?一、中共因内斗而引发的宫廷政变可能促成一地或数地的地方自治运动,史称“二次辛亥革命”并在全国范围内引起连锁反应及最终导致中共政权的彻底垮台。二、由于中共各大军区的派系斗争而爆发武装冲突,出现群雄崛起,各据一方的局面,史称“中共军阀混战”并最终导致专制政权的覆灭。三、由于疯狂的穷兵黩武,重蹈前苏联同美国展开军备竞赛的覆辙而最终导致经济崩溃,通货膨胀并暴露国家银行大量的坏账,呆账、死账,人民币如当年的金圆券一样,人人弃如废纸,人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必奋起推翻中共反动政权,迎来中国民主政治的新纪元,史称“中国之春运动”。这个“春”字便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春”字,窃以为风水不会轮回,天下永远属朕的江三八知否?

二00一年三月二日


    相关文章
    

  • 陈总统:有责任捍卫言论自由 (3/8/2001)    
  • 一国两制下的“宗教信仰自由”及其它 (3/7/2001)    
  • 票房排行: 危险情人击败人魔夺魁 (3/5/2001)    
  • 日媒大幅报导 小林回避采访 (3/3/2001)    
  • 前民进党主席林义雄辞职 (2/20/2001)    
  • “良心”与“释法” (2/20/2001)    
  • 对中共申办奥运大声的说“不” (2/19/2001)    
  • 现代网路科技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影响 (2/14/2001)    
  • 【中国大赦】沉默: 是谁痴迷? (2/12/2001)    
  • 澳洲不当“沉默的羔羊” (2/9/2001)    
  • 【纪元特稿】上海下岗工人自焚事件 (2/3/2001)    
  • 中央社特稿: 法轮功学员前仆后继成对抗当局柔性力量 (1/25/2001)    
  • 辽宁司法界引进被告沉默权 (12/5/2000)    
  • 刘承武对搜中晚报遭指责发飙 (10/4/2000)
  • 评论
    2001-03-20 12: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