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元专栏】刘晓波:我身体中的六四

刘晓波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6月11日讯】 这个日子似乎越来越遥远﹐但它之于我却是一根留在身体中的针﹐是一群失去了孩子的母亲在缝补残梦时遗忘的﹐它一直在寻找一双手﹐接替母亲们的工作。它寻遍了我的全身﹐刺死过无数幼稚的冲动和欲望。它常常游弋到心脏的边缘﹐仔细倾听心的跳动﹐偶尔会用针尖试探地触碰心的表面。有一次﹐它曾长久地停留在心脏的边缘﹐下决心奋力一刺﹐结束所有的罪恶。但是﹐在行动前的瞬间﹐它犹豫了﹐不敢继续向前﹐它知道生命的脆弱﹐抵不住轻轻地一扎﹐应该留下一点余地﹐一点时间﹐让血液把锈迹全部吸收。

仅仅是由于没有找到那双手﹐它才踌踌。

针的本性很野蛮﹐渴望穿透一切﹐以血来喂养其锋芒。它的锈迹渗入血液﹐血液的流动使皮肤发紫发青﹐我的大脑常常在一阵阵极度亢奋之后﹐产生剧烈的疼痛。这根针留在身体中﹐只为了一个简单的理由──寻找一只手﹐以确立它的永恒道义性。它不允许懦弱的神经肆虐地颤抖﹐针尖成为良知的守望者。

命运把我交给了它﹐死于这根针是早晚的事﹐犹如冬日把一滴水交给冰﹐或夏天把一只眼睛交给炽热的太阳。现在﹐此刻﹐我正在感受它的锋芒和锐利﹐锋芒照亮内脏﹐锐利的滑动清洗懦弱。

在睡眠中﹐这根针已经习惯了我的胡思乱想和梦中呓语﹐昨夜惊醒时﹐听到它发出清脆的声响﹐闪光而奇妙﹐像身体中的一道彩虹﹐阴云密布的天空中我一定能感觉到﹐它的生命比我的文字更长久。它充满活力﹐悠然地游曳在身体中﹐每一次无意中的触碰﹐都使它更闪亮更尖锐更有不可动摇的合法性。

在我的身体中﹐有一个死角格外荒凉。是这根针﹐使尸体发出呻吟﹐使睁不开的双眼在黑夜里目光如注﹐透视出一切。膨胀的罪恶不安于角落的狭窄﹐它要深入到记忆的核心。那些背叛的时刻﹐为正义蒙上虚假的激动﹐我的灵魂与心脏分离﹐如同一个淫棍的肮脏生殖器﹐玷污了那个纯粹的夜晚。

真冷呀。针﹐盲目地游走﹐足以使血液结成冰﹐被亵渎的死亡像一座被抢劫一空的陵园。大理石墓碑前的烛火跃入眼底﹐能熔化这根针吗﹖身体中的针尖能变成烛火﹐温暖每一块墓碑下的夜晚吗﹖我等待那只手﹐以缝补残梦的果决和耐心﹐让这根针刺穿心脏﹐肉体的悲哀和神经的哭号﹐毒化了思想﹐却升华了诗。

2001年5月18日于北京家中(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 政治犯妻子泪浇民主花 (6/10/2001)    
  • 共产党人最害怕真相 (6/9/2001)    
  • 【纪元专栏】 曹长青:六四到底死了多少人?——全球记者们的失职 (6/9/2001)    
  • 【纪元专栏】 萧寒:以”六四”纪念为契机推动海外民运大联合 (6/8/2001)    
  • 明报 : 永不消逝的电波 (6/7/2001)    
  • 苹果日报 : 人民已经不怕死了,死亡还能威吓他们吗? (6/7/2001)    
  • 从“六四”血腥镇压到策划“卫国战争”逼人民陪葬:张良萧何及胡锦涛 (6/7/2001)    
  • 王丹:“六四”见证人控诉中共 (6/7/2001)    
  • 魏京生:“六四”真相大白天下 (6/7/2001)    
  • 张良之友:“萧何”乃追查组化名 (6/6/2001)    
  • 港日韩露宿者破天荒促膝谈心 笑中有泪 (6/6/2001)    
  • 《中国“六四”真相》讨论会 (6/6/2001)    
  • 柔美中的力量─“六四”音乐演讲会纪实 (6/6/2001)    
  • 拒绝遗忘—-记波士顿“六四”纪念会 (6/6/2001)    
  • 频繁示威抗议活动- 纽约中领馆风景独特 (6/6/2001)    
  • 法媒体报导全球纪念六四事件活动 (6/6/2001)    
  • 六四患难夫妻情变 王军涛另娶 (6/5/2001)    
  • 六四12年中共无官不腐,江泽民走了回头路 (6/5/2001)    
  • 杜耀明 ﹕ 听母亲的话平反六四 (6/5/2001)    
  • 纽约时报引密件指六四期间美错估中共情势 (6/5/2001)
  • 评论
    2001-06-11 4: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