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樊百华:中国,你真要再倾塌一次么?

“六四”十二周年述怀

樊百华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6月16日讯】 站在长江边望着混浊东去的江水,不禁思接千载,心事浩茫,往来的船只好像都装着中华民族凄凉哀怨的故事,那一声声汽笛的长鸣,煞是悲沉。多少轮回、多少兴亡废替,多少枭雄、多少流氓痞子昏君恶吏,多少说教、多少玄谈空论风雅风骚阴谋阳谋心术权术,只落得血流成河尸积如山积贫积弱满目疮痍!是谁在阴影中亢奋、洞穴中逍遥、沙尘中搔首弄姿?是谁在黎民的诅咒中引吭吟诗、好一派文人墨客的闲情逸致?!

  作为中国人,谁在自欺欺人地粉饰太平,一个标榜接一个标榜、一个狂欢接一个狂欢、一个“丰碑”接一个“丰碑”?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红楼淫浪翻,棚户泪沾襟,如此现实,又以何德贴金,又以何功居傲!

  作为中国人,谁在渴盼激浊扬清?是权贵还是百姓?权贵们高叫着“稳定压倒一切”,百姓们喝问著“是谁将中国搅得乱相丛生”、“是谁无时无刻不在将中国推向动乱的深渊”?百姓们在居危思安,而权贵们却居安惧危了!百姓们于是责问:为什么要将你们的安逸建筑在我们的烦恼与苦痛之上?

  作为中国人,谁在背弃传统文明更与当今人类的文明作对?百姓是人么,那么他们的人权呢?百姓们是公民么,那么他们的公民权呢?多少儿童被迫失学用健康兑换着生存,多少少女被迫出卖著尊严与青春,多少老师半年一年甚至几年领不到工资(问问周恩来的故乡江苏淮安市某林场子弟学校的老师们吧),多少农民受不了苛捐杂税被迫背井离乡却只能成为被深重剥削的“无领工人”,多少失业工人拿不到救济金却因为害羞让家中的老人去菜场捡拾老根边叶,但是这些都不要紧,要紧的是不得抗争、不得结社、不得有任何“煽动言论”与“颠覆行为”,哪怕仅仅是上访多了一次两次,哪怕仅仅是迟缴了十天八天的“乱收费”,哪怕仅仅是在网上说了几句真话!在山西,为了揭露贪官,青年农民李禄松被割了舌头﹔在河南,为了反对腐败,中年农民曹海鑫被法院冤杀了……这,就是我的中国么?!

  作为中国人,我怎能不为生我养我的大地忧心忡忡!我曾经与青年学生怀抱满腔热情与质朴的道义,怀抱着对祖国的爱,更怀抱着“主义”的理想与执著,然而,到头来见到的却是淋漓的鲜血与不白的献身,经受的却是无尽的歧视与仇视,这,就是我的中国么?!

  说什么“平暴”换来了“稳定”,有起码的德性与良知么,难道这社会不是仅仅有外表的稳定,而事实上却正快速走向紊乱与支离么﹔说什么“平暴”赢得了以后的“发展”,这“发展”有起码的人道与正义么,至少农民的收入出现下降了吧,至少国营企业的效率没有改观吧,至少教育除了增加了收费其他品质并无改良吧,至少洛桑报告和专家们的研究表明,我们的科技竞争力没有提高吧,至少我们的官民关系变得越来越全面紧张了吧,至少我们的党政、党企关系倒退了吧,至少我们的生态环境越来越恶化了吧──我眼前的长江就是物证,那么,除了官方穿凿附会、为己私用的发展,我们的发展又从何谈起呢?就算是真的有所发展了吧,那么,世界上有真正代表人民的政府好意思用坦克、机枪下的几百具青年的尸体,证明自己发展的英明、正确、光荣、伟大的么?孙中山有这样的发展观么?袁世凯、北洋军阀有这样的发展观么?蒋介石有这样的发展观么?我才疏学浅,好像还没有见过如此厚黑的说词的。如果“以镇压求发展”的逻辑成立的话,那么,可以预言的是,是要继续镇压下去的,那么,如果再屠杀几亿农民、几千万工人,岂不是发展大大大大的(这是谁的口气南京人是知道的)么,至少中国的就业问题没有了,技术密集而不是劳动密集的产业阶段会得到大的推动了,进一步,如果哪一天觉得将镇压发展到国外去,只要有利于经济发展,对内的政治不是完全有理由对外延伸延伸么?

  江水无言,但人心终究是不好欺的,如今,我倒是真的担心起发展何以为继了。据统计,这两年民众的抗争,而且是上了一定规模的抗争,甚至是暴力抗争,都已经发展到每年数以万计了﹔据简单外推性的观察,必然会有的人治官场尤其是高层权争,日见激烈了﹔多种意义(地区之间、城乡之间、官民之间、阶级阶层之间)的收入悬殊、不合理不合法的两极分化已经超过警戒线了(远远不是朱总理说的那样──就请读者看看今年四月份国内出版的《战略与管理》杂志吧)﹔由于社会不公、人们心理的不平造成的社会性报复性犯罪(如国内传媒近来对张君案的分析)越来越频繁了﹔民众对政权的不信任、疏离感,乃至潜生暗长著的造反、革命情绪越来越强烈了﹔各个经济领域的秩序混乱现行政制已经无力遏制了﹔人们的道德羞耻之心已经沙漠化了﹔黑社会孽生得也很多甚至黑白难分了﹔怪力乱神泛滥了……一切的一切,无不表明所谓的稳定而且是仅仅靠强力维持着的稳定,已经变得极其脆弱了──每个人,只要他有正常的理智,都不会愿意看到兵荒马乱,都一定不愿生活在朝不保夕的环境中,但是,源于人性深处的攻击性一旦爆发出来,又有什么力量能够将其“消灭在萌芽状态”呢?

  中国已经进入多事之秋,究竟能否避免大动乱的劫难呢?靠什么才能免除劫难呢?权力集团当然是很自信的,所以他们才仍然每天花著许多的精力在应付内部的权力分配、权力平衡、权力过渡与交接,在谋划著如何使“红色江山永不变色”,什么“只有民主自由才是稳定的基本保证”,糊弄我中华治术精英的把戏而已!──呵,我们的列祖列宗、列皇列帝,何曾丧失过这样的自信与颟顸?

  是的,社会的事情,当然不同于一些自然现象,例如晴空霹雳,地动山摇,台风巨浪,白云苍狗,说来就来,所谓社会的勃焉、忽焉,当然都是一个过程,关键是要看清现实本身究竟怎样。曾几何时,所有传媒都是一片莺歌燕舞的好好、不是小好而是大好的叫好声,其实呢,正在走向灾难的深渊,用文件上的话说,是“国民经济走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可见得好好先生们、只看“主流”、有权在手得过且过的“公仆”们,是并没有对人民的利益负责的,正所谓“有哗众取宠之心,无实事求是之意,”“怕就怕‘认真’二字”。那时候是政治斗争压倒一切,正应了第一夫人的话:“政治斗争无诚实可言”。那么,“说谎政治”(吴 语)是一定要走到它的至境的──我,又能耐其何?这就是我的中国,逝者如斯,夫复何言哉,呜呼!

2001/5/30于南京长江边

--原载《信报》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 丁亿: “六四庆祝”与“庆祝六四” (6/14/2001)    
  • 六四图片展揭开中共欺世的谣言(2) (6/13/2001)    
  • 六四图片展揭开中共欺世的谎言(1) (6/13/2001)    
  • 六四问题再次浮出水面   江泽民逼十六大干部表态 (6/13/2001)    
  • 【纪元专栏】 刘晓波:一块木板的记忆——六四十二周年祭 (6/12/2001)    
  • 【纪元专栏】刘晓波:我身体中的六四 (6/11/2001)    
  • 政治犯妻子泪浇民主花 (6/10/2001)    
  • 共产党人最害怕真相 (6/9/2001)    
  • 【纪元专栏】 曹长青:六四到底死了多少人?——全球记者们的失职 (6/9/2001)    
  • 【纪元专栏】 萧寒:以”六四”纪念为契机推动海外民运大联合 (6/8/2001)    
  • 明报 : 永不消逝的电波 (6/7/2001)    
  • 从“六四”血腥镇压到策划“卫国战争”逼人民陪葬:张良萧何及胡锦涛 (6/7/2001)    
  • 王丹:“六四”见证人控诉中共 (6/7/2001)    
  • 魏京生:“六四”真相大白天下 (6/7/2001)    
  • 张良之友:“萧何”乃追查组化名 (6/6/2001)    
  • 港日韩露宿者破天荒促膝谈心 笑中有泪 (6/6/2001)    
  • 《中国“六四”真相》讨论会 (6/6/2001)    
  • 柔美中的力量─“六四”音乐演讲会纪实 (6/6/2001)    
  • 拒绝遗忘—-记波士顿“六四”纪念会 (6/6/2001)    
  • 频繁示威抗议活动- 纽约中领馆风景独特 (6/6/2001)

  • 评论
    2001-06-16 3: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