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忘不了这惨绝人寰的一幕!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7月12日讯】我已经到了肝癌晚期,我一直想说那件事情,我也一直不敢说,因为我还有一个儿子和孙子;现在我钟爱的儿子、媳妇、5岁的孙子,前天全都死在北海道的车祸里。在这个世界上我没有亲人了。这是报应,也是我罪有应得;是我在中国做孽的报应。 我不论从自私的角度还是顾及面子的角度,都使我不敢轻易讲出来。
  
人们理解我,说我能够到死忏悔,不理解我的,肯定会指着我的后代说是罪恶之家。
  
其实,我每每走到靖国神社,都不敢进去,一是怕他们看出我的心虚,二是心里感到呕吐;我知道,如果当初战死,也不配到这里占一席之地的。在中国期间,我干了一个军国主义士兵能干的一切,我不能回避,也不能粉饰,因那是战争,尤其是一场侵略战争,我不可能保持人性和人格,也不可不参与制造罪恶;我们去就是要制造罪恶的。
  
1941年,我们和18师团、51师团和104师团集合在一起,在田中久一中将的指挥下,向守卫香港的英军发起了进攻。这一仗打的是最艰苦的,我们的士兵成片成片地向下倒,但当时武士道精神在起作用,这种自杀式的攻击,终于迫使英军在18天后,撤出防线,继而全线崩溃。
  
我们踏着血污和烂尸占领香港。我当时仅仅是一个刚刚增补入伍的新兵。我承认打死了四个英国士兵,用刺刀挑死一个还没咽气的英军俘虏;那时,没有一个军官向我们宣布日内瓦条约。我们得到的命令就是:杀、杀、杀。
  
战争和血腥使人发疯。抽大麻有瘾,吸毒品有瘾,你们还不知道杀人也有瘾;这是一种在世界上能居首位的瘾,它能让你产生一种屠戮的快感,也让你能知道什么是生杀大权的实质,这是最刺激的人间游戏。你可以由于杀人而感到自己存在的伟大和自豪。
  
我和我们的军人,都成了杀人狂;可我们当时并不知道1937年12月12日的南京大屠杀;所以,我当时认为这是全军的杰作。后来归国后,听取中国军事法庭对第6师团谷寿夫陆军中将的审判广播,才知道我们的屠杀只是他们的百分点。从感觉上,我并不喜欢香港的中国女人,她们身材不行,可以说是五短的身材,好像是近亲结婚的产品,不属于畅销产品;但战争期间是没有空余时间审美的。何况,属于我们的慰安所全体女性,被紧急征调到昆明慰安刚刚胜利的23师团官兵;她们离去已经有45天,长官说战前返回来;可是我们有的官兵已经躺在英军的子弹下,她们还是没有回来,说是在回来的路上遭到狙击。下层官兵们说,不知又被哪支凯旋的部队中间截留了。
  
我不得不承认,英军确实是训练有素的队伍,比起中国的军队更加善战和能战。他们越是这样,越能激发我们的武士道精神。我是第17个冲进香港的,也是第1个冲进圣斯蒂芬学院的。
  
[插话:据我们查阅的《中国战区性犯罪报告编号435─54760》上提供,说是229联队在搜索时遭到狙击手袭击后,进入圣斯蒂芬医院的,对吗?如果这件事是事实,进入医院便是正当的了,所涉及的屠杀英军伤病员一事,也是有根据的了?]
  
这不对。当时英军全线崩溃,香港已经听不到什么枪声;229联队留在城外防守根本 没有进城,只有我们是在一片寂静的等待中进入圣斯蒂学院的。
  
我从靠近这座医院到最后进去,估计有20分钟,我没有听到一声枪声,也没见一个战友倒下去;后来的枪声,是我们自己打的;遭到狙击的伤亡报告,显然是瞎编的。
  
我们一个中队都扑进去,因为有当地人提供情报,说有90多名英军伤病员躲藏在圣斯蒂芬学院里。这时,上来一群女医生和护士,围住我们告诉这是医院,不允许我们搜查。中队长喜多郎少佐下令:把她们全都看管起来,搜捕英军士兵。78名女医生和女护士,均被12小队押进一间大屋子,等待处理,因为她们的头说,这里全是平民病人,没有英军伤病员。而我们的情报则是得知英军伤病员,全都藏匿在圣斯蒂芬学院里。果不出所料,我们从医院里搜出90多名英军伤病员。吉田大作下令,我们用刺刀一鼓作气地挑死64名挣扎的英军伤病员,这里变成了杀猪场,到处都是被杀未死的英国人的嚎叫声。
  
229联队这时奉命进城换防,闯进圣斯芬医院,见关押著一群面目姣俏的女人,便一下把房子围住。我们一看,这便宜事也不能让他们占了,于是放弃对英军伤病员的屠杀,也持枪冲上去;两支队伍对峙起来。229联队大声叫嚷:我们都三个月没有见到过慰安妇了。我们也冲着他们喊:我们也是,整整三个月。这时双方的长官闻迅走过来,他们先是看看欲火中烧的士兵,又看看惊恐中的中国女人,两人怎么商量的,不知道,总之双方都抽出12个人,把守学院各个通道和大门口。也就是在这时,中国女人可能察觉我们的企图,趁看守不备,冲出房屋,和警卫撕打成一团,并大喊大叫,希望能有人前来搭救她们。
  
我们一起涌上去,和她们撕打在一起。中队长吉田大作扯住一个最漂亮的女医生的头发,把门一关,头发正夹在门缝里,女人不敢挣扎;她一挣扎便掉下一缕头发。
  
吉田大作抬起靴子猛地朝这个女医生太阳穴一踢,这个女人立即没了声音,瘫趴在地上;两个士兵上去,把这个昏迷女人的裤子扒下来,然后翻过来,仰面朝天地摆在中队长脚下。他把军刀一扔,喊了一声:让我们慰安慰安她们吧,她们等了我们18天,士兵们,别让她们骂我们日本人无能。现在我命令:预备,目标,这里的所有中国女人,前进,占领,摧毁。集中一切火力,开炮!我们一听,马上掀翻手中挣扎的女医生和女护士。
  
强奸这事,像瘟疫一样传染得非常快。整个学院的操场上,顿时变成了女医生和女护士的人间地狱。我捺倒的是一个18、9岁的女护士,两只眼睛早都哭肿了。我一枪托打晕了这个乱咬我的中国女人。她头上和口里往外流着血,倒在地上。在我强奸她时,她醒来了,抓破了我的腮。我一刀背,把她的满嘴牙也打飞;她满脸都是血水。我刚刚从她身上爬起来,她便被五六个士兵拖到一边,进行了抡奸。现在,整个操场上,到处都是半裸的日本兵,和全裸的不是躺着便是乱跑的披头散发的中国女人。
  
后来我奉命把抓获的8名中国女人用军刀逐个地劈死。我是眼见着白白的身子一个个折断在我的军刀下的。当天夜里,我噩梦缠身,不住地大喊大叫起来;后来我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治。
我在侵华期间,共奸污中国女人34人,亲手杀死8个女人,开枪打残3个妇女。
  
日本投降后,我一直想说出来,可一直也没有胆量。今天,我说出来,是因为我钟爱的儿子、媳妇、5岁的孙子,前天全都死在北海道的车祸里。在这个世界上我没有亲人了。这是报应,也是我罪有应得;是我在中国做孽的报应。道光师说今世罪恶深重,不能洗尽,我只能在弥留之际,把这些罪恶说出来,军国主义万万不能再出来。我们的自卫队,也没有必要到国外去执行联合国任务。
  
我不能说,我对不起中国受害的女人;这不是我这种人说的,我已经不配说这种话了。我说死后,把我的骨灰拿到中国,洒到骡马市场,让不是人的东西经常踏来踩去,不得安宁,也算是我的赎罪吧;撤到香港对斯蒂芬学院的旧址上也行。慰安妇的问题,尤其是中国慰安妇的问题,是关系到两国友好能否真正地健康发展的重要问题;要让日本政府承认,首先我们这些作恶者能承认。

口述:原38师团230联队12队34小队宫本见二

记录:小林次郎、太岛渚久

翻译:贺新建

校对:孔奇繁

摘自博讯 稍有省略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 说说因果报应《因果经》 (7/10/2001)    
  • 数名迫害法轮功的犯罪警察的报应 (7/4/2001)    
  • 警示与报应 (6/23/2001)    
  • 中国死刑犯为何居高不下? (6/14/2001)    
  • 作孽:误诊肝癌绝望杀妻 遭报应:墓地归来车祸身亡 (6/12/2001)    
  • 真是报应﹐匪徒抢孕妇手提袋不遂反而翻车跌死 (5/20/2001)    
  • 唐昊:一个国家病态外交的症结 (5/6/2001)    
  • 遭遇中国特色的荒唐的80小时 (3/7/2001)    
  • 苹果日报报导:收购明日报应属实 (2/21/2001)    
  • 南昌银行劫案首犯 -该死的就该死,我想看看天底下有没有报应 (1/16/2001)    
  • 想抢“菩萨”去卖钱,当场报应 (1/10/2001)
  • 评论
    2001-07-12 9: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