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皇甫茹 :美国的新废奴运动—— 目标苏丹

皇甫茹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7月14日讯】 先说段新闻。6月28日,塞尔维亚政府把南斯拉夫前总统米洛舍维奇押上飞机,送交设在荷兰海牙的联合国战争罪行法庭。整件事中,最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南联盟宪法法院四名大法官–全部由米洛舍维奇任命–下令冻结联邦政府引渡米氏的行政命令后,塞尔维亚政府引用了共和国宪法中允许国内法超越联邦法的条款,断然甩掉了米洛舍维奇这只烫手山芋。而这一条款,正是米洛舍维奇本人在1990年亲自加入塞尔维亚宪法的。当时,由六个共和国组成的前南斯拉夫联盟尚未解体,米氏担心其他共和国通过联邦政府的架构”干涉”塞尔维亚”内政”,特意修改了本国宪法以限制联邦权力。那麽塞尔维亚有什么国内法要求他们转送战犯呢?原来塞尔维亚是1995年停止波黑内战的戴顿协定的签字国,在协定中,塞尔维亚同意与海牙法庭合作,包括交出该法庭通缉的战犯。而戴顿协定,正是米洛舍维奇本人亲自参与谈判的,尽管他显然从未有过认真履行全部协定的意图。

  这不由令人想起”请君入瓮”的成语故事(《新唐书·酷吏传》)。武则天命酷吏来俊臣审问另一酷吏周兴。来俊臣遂趁对食之际,假意向周兴请教刑求之道。周提出”请君入瓮,再以炭火烤之”的方法,来俊臣遂以此法惩治周兴。

  这件事对米洛舍维奇的又一大讽刺,是6月28日正是他十二年在科索沃发表镇压阿尔巴尼亚人的煽动演说的日子。从此之后,米氏乘着民族主义的浪潮,在塞尔维亚政坛迅速崛起。塞尔维亚总理金吉奇和他的内阁官员不见得是故意要在这日子给米氏难看,但他们必须赶在29日的”重建南斯拉夫捐助会议”召开之前。美国强硬表示,如果不把米洛舍维奇移交给国际战犯法庭,美国将不参加这一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的会议。现在,美国答应把援助南联盟的金额从一亿一千万美金提高到一亿八千万。再加上欧洲各国和世界银行的资金,全部捐款达到了十二亿美金的预定目标。

  不过,战犯法庭也给了米洛舍维奇一个讽刺回去的机会。比如,他大可以谈谈,当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在1991年宣布退出联邦、南斯拉夫开始瓦解的时候,正担任美国总统的老布希是否私下支援过他。可以设想,老布希是不希望见到巴尔干动乱的。好在老布希的任期到1992年就结束了,后面都是民主党克林顿的事,共和党的小布希不必太担心。

  下面言归正传。

  最近,自6月12日至16日,布希首次访问欧洲,并首次获得了受访国家元首公开批评来访美国总统的特殊待遇–打破了欧美外交惯例。法国总统希拉克、德国总统施罗德和荷兰总理威穆科克都表示不赞成美国在京都协定和导弹防御计划上的立场–不是私下讲,而是在记者招待会。

  导弹防御计划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管制全球排放温室效应气体的京都协定,其命运则正处在关键时刻。欧盟各国督促美国尽快批准京都协定(尽管欧盟本身还没有哪一个成员国批准了这项协定),这是故意给布希当面出难题了。1997年12月于日本签署的京都协定,是在明知参议院不会批准的情况下,力倡环保的前副总统戈尔下令,要美国谈判代表放松立场,才得以免强完成的。该协定规定的允许排放量,把欧盟作为一个整体计算,而不是象美国原来所要求的那样,每一国家都必须单独地达到标准。这对法国等大国有利,它们实际上可以挪用没有那麽多工业的欧盟其他国家的配额;美国业主认为这是”不公平”竞争。另外,京都协定对发展中国家没有限制,也为美国所不满。主要由于这两条,克林顿从来就没敢把京都协定送入参议院;更不要说事事都想跟前总统反着来的布希了。

  今年3月13日,布希告诉国会,美国政府将不再管制二氧化碳的排放。二氧化碳被认为是造成温室效应的主要气体,虽然美国继续管制二氧化硫、氧化氮等温室效应气体,但实际上已经单方面退出了京都协定。布希的决定,取悦了能源工业,却也付出了沉重代价。国内,佛蒙特参议员詹姆斯·杰福兹(James Jeffords)于5月24日宣布退出共和党,转为独立人士,原因之一就是不满布希对京都协定的态度。民主党转而成为参院多数(50:49),从而掌握了各委员会的主席职务。国际上,联合国人权委员会5月3日的选举中,西欧地区(包括美国、加拿大;该委员会由西欧、东欧、亚洲、拉丁美洲和非洲五个地区分别选出的代表组成)选出了奥地利、法国和瑞典,却没有选美国,使美国失去了自1947年该会成立以来一直占有的席位。

  美国出局,进去的国家,很可能招致当今世界大警长的愤懑。阿拉伯联盟抛出一个苏丹,其他国家宁愿”韬光隐晦”。他们大概想,为了驻肯尼亚首府内罗毕和坦桑尼亚首府达累斯萨拉姆的使馆被炸事件,美国已经在1998年8月向苏丹发射过巡航导弹了。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关系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反正苏丹也不怵美国。4月1日中美南海撞机后,”国际舆论高度评价中国立场”的新华社报导里,欧洲左派报纸和黎巴嫩共产党之类的团体之外,只有苏丹是以国家官员(司法部长)的身份公开谴责美国。

  大警长的愤懑起于青萍之末,先兆是《纽约时报》立场偏共和党的专栏作家威廉·萨费的文章,《奴隶制胜利了》(Slavery Triumphs)。我们的新闻战士立即敏锐地抓住了这一阶级斗争新动向,新华社5月10日署名”米幸兰”的文章说:”《纽约时报》发出《奴隶们的胜利》惊呼,文章称,当美国遭到这次’出其不意的袭击’时,鲍威尔和美国国务院还蒙在鼓里。”萨费的”奴隶制的胜利”被误译为”奴隶们的胜利”,似乎美国视反对其立场的国家为”奴隶”。

  米幸兰本人倒没有继续发挥,但比她水平更次的同志按捺不住了。有一位自称”加拿大华人”的在网上说:”第一次看见这个标题,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奴隶?谁是奴隶?谁在二十一世纪之时,还把别人称为’奴隶’?当看清这是美国《纽约时报》2001年5月7日发表的文章标题时,我的愤怒立刻就化为平静……我从来没有相信过一个西方文明和国家会真正平等地对待外族人”,等等,等等。因为他没有提到萨费的任何具体观点,我们可以合理地假定,这位老兄只是在网上读了广被转载的米幸兰文章,并没有检查萨费的原文。原文里而且有”China, Cuba and their slave-trading ally Sudan”的句子,很清楚地表明,标题里的”奴隶制”是针对苏丹而言。

  苏丹是非洲最大的国家,目前则处在非洲历史上最长的内战中,北方掌权的阿拉伯穆斯林(约占人口40%)攻打南方的黑人基督徒和原始信仰者(约占人口的一半)。内战的起因之一,是阿拉伯人在南方捕捉黑奴。所以苏丹进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萨费要用《奴隶制胜利了》作题目。

  ”苏丹”之名来自阿拉伯语”黑土地”。境内青尼罗河与白尼罗河的上游,原是黑人居住区域。首都喀士穆就在两河汇集处。从古埃及时代起,北非地中海的居民就和当地有奴隶贸易。基督教约在六世纪传入苏丹。西元639年,阿拉伯人入侵埃及,随后阿拉伯游牧部落开始溯尼罗河南下黑人区。从此就开始了延续至今的掠奴风俗:骑着高头大马的阿拉伯牧民,袭击黑人村庄,杀死成年男子,抢掠女人与儿童为奴,或家用或出卖。

  1898年,英国和埃及的联军击溃了苏丹军队的抵抗,控制了苏丹。英国当局禁止了奴隶贸易。1955年苏丹迈向独立时,英国担心文化落后的黑人缺乏治理现代国家的能力,否定了南北分治的方案。但阿拉伯人的统治手腕也难说高明。他们接管南方的第一步,是任命了几百名代替英国人的地方官员,其中居然只有四位黑人。将阿拉伯语作为唯一官方语言的决定,把南方接受了英语教育的黑人精英排挤出政治决策阶层。本来就恐惧奴隶贸易卷土重来的南方人,很快对和平统一的前景失去了希望。

  1955年8月,以南方人为主的一些部队,拒绝调往北部的命令,发动了武装叛乱。这是第一次苏丹内战。1972年3月,在外界调解下,喀士穆政府同意南方成立单一地方政府,并给予一定的自治权力,内战暂停。

  但到1983年,当喀士穆政府再次把南方划为几个省分、并强加伊斯兰法律时,已编入苏丹政府军的前南方游击战士再次叛变,第二次苏丹内战开始。在约翰·加朗的领导下,叛变者组成了苏丹人民解放军。至今,他们已与政府军周旋达十八年之久。

  迫于外界的压力,苏丹政府曾经作出过禁止奴隶贸易的努力。但是,随着内战的扩大和加剧,喀士穆政府越来越依靠阿拉伯游牧部落的民兵武装。政府军为这些民兵提供枪支弹药,他们则重操旧业,为政府作战的同时,趁机抢掠小孩妇女。奴隶贸易在苏丹死灰复燃。

  如今在波士顿一个民间废奴团体工作的佛朗西斯·波克(Francis Bok)说,他七岁那年的一天,母亲让他去集市出售一些米和豆。数百名阿拉伯人的马队突然袭来。很多人被杀死,他和两个女孩被扔到驴背上,送往北方。波克成了一家阿拉伯人的奴仆,每天挨打,吃烂掉了的食物,与山羊母牛同睡–主人告诉他:”你就是畜生,跟它们一样。”两次逃跑失败后,他终于逃到埃及,幸运地被联合国难民机构送往美国。波克作了整整十年的奴隶。

  托克维尔学院研究员布朗纹·兰斯(Bronwyn Lance)在访问苏丹南部时,一个村民告诉她:两年前,阿拉伯人夺走了我的老婆和孩子。他的妻子被强奸,被殴打,被迫为抢她的人作苦工。一年后,她趁担水的机会逃走了。他的妻子最终带着被打断的肋骨回到了老家,不久就死了。他至今不知道孩子的消息。

  苏丹奴隶贸易的持续和扩大,引起了西方民间组织、特别是教会组织的注视。以瑞典的基督教团结国际为主,他们展开了为奴隶”买自由”的活动–把黑奴们从他们的主人那里买出来。团结国际说他们至今已经为三万八千多人”购买”了自由,让他们得以回归故乡。大致的价格是三头羊换一名黑奴,约合35美金。

  苏丹政府并不承认有奴隶存在。就是那个在中美撞机时公开支援我国的苏丹司法部门,以一个十五岁男孩被释放后又自愿返回主人家里的例子,说明这里其实并不是奴隶和奴隶主的关系。

  虽有民间组织的废奴呼吁,苏丹在很长时间内躲过了西方政府和主流舆论的特别关照。苏丹自独立以来,外交上持温和立场,与美国保持了面子上亮得过去的关系。但是1989年6月18日的军事政变,一夜之间,把一个庸庸碌碌的国家变成宗教偏执的旗手。由十五名军官组成的救国委员会,取缔了一切政治团体和政党,除了原教旨主义的穆斯林兄弟会。1990年苏丹支援伊拉克吞并科威特,得罪了美国和金主沙乌地阿拉伯;1995年6月,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穆斯林兄弟会的死敌–在途经苏丹前往衣索比亚访问时险遭暗杀,外界相信喀士穆卷入了这一阴谋,之后克林顿禁止美国公司投资苏丹;1998年,又有驻黑非洲邻国的美国使馆被炸。外交上全面树敌的同时,喀士穆军政府加紧了对黑人的战争。他们还干扰联合国对南方饥荒的救济,使得死亡人数大幅上升。据估计,在苏丹内战中,已有两百万人死亡,超过了索马利亚、卢安达和科索沃死亡人数之和。

  这十年来的一连串事件,已使苏丹成了西方眼里的”流氓国家”,只是级别还比较低,尚不能与伊拉克或北朝鲜比。掌了十年权,救国委员会的兵爷们也该成熟点了,现在大概不再那麽愿意当出头檩子。苏丹与埃及等邻国、甚至与南方黑人邻国乌干达的关系,最近都有所改善。但是,这次的进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却使苏丹同时也进入了–套用英语习惯说法–美国舆论的”雷达搜索萤幕”。当美国要向自己和世人证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5月3日的选举结果是多么荒谬时,默许奴隶贸易的苏丹,岂不是最好的攻击目标?人权和奴隶制,岂不是最大的两极难容?何况解放黑人在美国是最最”政治正确”的事业。

  5月22日到28日,美国国务卿鲍威尔访问了马里、南非、肯尼亚和乌干达,后两个是苏丹的南方黑人邻国。鲍威尔在第一站马里就保证说:美国将指派一名特使,专职斡旋,早日结束苏丹内战。这话听着客气,但是,至少南斯拉夫前总统米洛舍维奇知道得很清楚:礼是兵的另一面;当特使调解无功时,随之而来的,也可能是导弹。

  6月13日,美国国会以422票对2票的绝对优势,通过法案,要求政府给予苏丹南方叛军一千万美元的资助。同时,国会口头通过了不准在苏丹开采石油的外国公司来美上市集资的修正案。苏丹南部的油田自1999年开工以来,成倍增加了喀士穆的收入。南方叛军则指控政府以石油收入支撑镇压行动。

  今年5月8日,美国佛吉尼亚州共和党众议员伍尔夫就曾经写信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要求暂停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石油)和加拿大塔利斯曼能源公司在纽约证交所的交易,因为这两家公司在苏丹合资开采石油。伍尔夫写信的依据。就是克林顿签署的禁止美国公司投资苏丹的那项法令。证券交易委员会回信说,这规定并不适用于外国上市公司。现在众议院修正了这一法案,就等参议院批准了。

  不久前,伍尔夫曾经访问苏丹南部。一位绝望的黑人女子质问道:”为什么那麽多的美国人只关心解救海豹和黥鱼,而不是解救我们?”能说会道的众议员,竟也一时语塞。

  石油利益和教会团体,都是共和党的传统票源。如今美国舆论又等着要苏丹的好看,布希要对苏丹采取行动,此时正有着良好的国内条件。另一条必定让布希喜欢的是,克林顿从来没有下大力推动过苏丹的停战,这件事做好了,是贬低小克、擡高自己的一张将牌。克林顿执政时,中东有很强的和平势头,不宜得罪一个阿拉伯大国。如今中东和谈触礁,以色列选出了鹰派的萨龙,改取强硬政策。这样,美国正好有一个向阿拉伯国家施加压力的”机会窗口”–又是英语习惯说法–国际条件也合适。

  我国政府历来站在苏丹政府一边。”苏丹内战的根由在于英国殖民者分而治之的政策造成南方与北方的长期对立”(《人民日报》1998年8月21日),原来英国仅仅五十年的统治有如此伟大的影响;”〔苏丹南部反政府武装〕加朗集团及其支持者打内战、分裂国家的行径,正遭到各方面的谴责和反对”,而”苏丹和埃及反对加朗集团及其支持者分裂苏丹南方的联合行动,正在得到苏埃两国人民及本地区各国人民的广泛支援”(新华社喀土穆6月13日电),原来”本地区各国”里的苏丹黑人邻国,也在支援喀士穆军政府镇压他们的同族。既然形势如此大好,美国给苏丹政府上紧螺丝,就给坚决反美反霸的我国政府提供了打一场代理人战争的必胜机会。美国支援苏丹人民解放军,我们可以支援政府军。反正,在共产主义者看来,自以为自由的美国人,不过就是资本的恭顺”奴隶”,难道我们还怕什么”支援奴隶制”的指责?

——《世纪中国》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 有色族裔在香港遭歧视 (6/30/2001)    
  • 一苏丹人企图炸美国驻新德里大使馆 (6/16/2001)    
  • 美国众院立法制裁苏丹迫其停止荼害人民 (6/15/2001)    
  • 因与苏丹暗渡陈仓“中国石油”股票交易遭美议员要求暂停 (6/12/2001)    
  • 花一万四请客 官员不打自招 (6/4/2001)    
  • 非洲:非洲国家杯赛埃及队进入决赛圈 (6/4/2001)    
  • 阿曼苏丹妇女抛开黑面纱上街当“的姐” (5/17/2001)    
  • 【纪元专栏】 曹长青:联合国──左派的幻想 (5/12/2001)    
  • 乌干达和苏丹关系开始恢复正常化 (5/11/2001)    
  • 红十字会飞机在苏丹被击中 副驾驶丧生 (5/9/2001)    
  • 林保华: 纵容中国人权状况,美国自食其果 (5/8/2001)    
  • 布希猛烈批评中共宗教迫害 (5/5/2001)    
  • 落选人权委员会 美国继续在人权问题上保持强有力声音 (5/5/2001)    
  • 美落选人权委员会 国会议员指中共幕后捣鬼 (5/4/2001)    
  •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竟成了“侵犯人权者的‘流氓’俱乐部”﹖ (5/4/2001)    
  • 苏丹将起诉劫持埃塞俄比亚客机的劫机分子 (4/30/2001)    
  • 韩国总统金大中与马来西亚最高元首举行会谈 (4/30/2001)    
  • 详讯﹕航空学院9名大学生劫持军用运输机 (4/28/2001)    
  • 苏丹拒绝引渡劫机者要求 (4/27/2001)    
  • 埃国军机劫持危机解决 (4/26/2001)
  • 评论
    2001-07-14 4: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