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人,勿忘亡国的现实!

解龙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7月14日讯】 知名学者李泽厚遭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批判,罪名是,他的”救亡压倒启蒙”的说法,有影射共产党推行愚民政策之嫌疑。

然而,在我们看来,李的论证是那种”小骂大帮忙,,他肯定了 “共产党领导救亡”的神话,至于”阻碍启蒙”的罪责,主要应该归于日本的侵略,而共产党为抵抗侵名而推行愚民政策,不仅无过,而且有功,是不得不然的。所以我们说,现在的领导简直昏了头,怎么把李泽厚这么一位热爱党的善良知识份子拿来开刀,真是”老太婆吃柿子,专挑软的捏”。

一,事实真相

事实真相如何?共产党不仅在三十年代破坏启蒙,而且在四十、五十年代破坏救亡,直到把中华民族推向前所末有的危机;最后,把全体中国大陆人民,沦为真正的、史无前例的亡国奴!

卖国的”国示主义功劳簿子”上,中囯共产党的成绩,远远超过了签订”二十一条”的袁世凯,超过了勾引满鞑子入关的吴三桂,超过了万世唾骂的秦侩,超过了儿皇帝石敬塘……总而言之,大大超过了中国历史上的一切卖国贼!

为什么这样说?

首先,我们知道,中国历史上的卖国贼,其罪行都是出卖民族的 “政治主权,;在这一点上,中囯共产党也是不遑多让,比他们 “毫不逊色”。早在二十年代,共产党就在江西包造了”中华苏维埃”的”红色割据”(有毛泽东的亲口招供为据),企图把中国变成苏联的一个行省,犯下了分裂祖国的严重罪行。四十年代,共产党配合苏联的对日绥靖攻策,消极抗日、积极内战。五十年代,共产党把中国正式沦为苏联的卫星国,还取下个苏联卫星国的专有称号”人民共和国”,更大规模地犯下了分裂祖国的罪行,使台海两岸的中国人,至今处于分裂状态。国家民族的浩劫,莫此为甚。

另方面,共产党还犯下了历史上一切卖国贼都不敢犯下的罪行:

1,他们诋毁中国文明,祀拜马恩列斯;

2,他们屠杀中国的脊某,引进苏联的顾问;

3,他们废弃中国民族的自尊,用西方的邪说把中国人贬作三等国民。最后竟然厚着脸皮自称是”第三世界”,好一个”来自延安的无赖作风!难怪李泽厚要叫泽厚!泽,泽东、泽民也,厚,厚皮也!中国人,被迫日复一日地厚皮歌颂”老大哥”的德政,否则扣上一顶”反苏”的帽子,严刑拷打,坐牢杀头,永无宁日。

4,从此,中国人不仅丧失了政治主权,还丧失了我们保持了数千年不坠、甚至在异族铁蹄下都没有失去过的”文化主权”—-丧权辱目,其此为甚!

5,共产党把这种亡国、亡天下、亡文化、亡自尊的丧权辱国,叫仪”无产阶级专政”,他们为巩日这种卖国行径,直接屠杀了数百万中国人,并在精神迫害和肉体折磨中,”整”死数千万中国人—-这样的卖国贼,不仅中国历史上没有,世界历史上也罕见!

6,共产党把对中国民族精神有系统地摧残,叫做”思想改造”,把对中国社会有系统地破坏,叫做”社会主义”;把对中国文明有系统地破坏,叫做 “文化大革命”—-其卖国的成就,堪称”史无前例”。

这种”对文化主权的白白奉送”,比”对政治主权的廉价出卖”,更为恶劣! 所以我们说,共产党哪里是救亡,它,是比外国主子还要积极主动地、 “全方位地”灭亡了中国!!所以我们说,李厚皮先生”救亡压倒启蒙”论,是在精神的和肉体的双重奴役状态下,”为权力讳”的产物,它受批判实在冤枉,应该受到共产党的表彰。

二,中国近代的亡国痛史

为系统驳斥”教亡压倒启蒙”论,我们需要回顾一下中国近代的亡国痛史。

二十世纪伊始,中国就因为”八国联军”的战功,而差点沦为政治殖民地。区区数万的远征军,成为扭转中国乾坤的力量,1900年,清鞑子的”大清” 就名存实亡了,只是为了铲除这个名义,又花了革命党人十一年的工夫。在一般人看来,那时,”中国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机”;而三十年后的日本侵华,又再度提高了这一危险。然而,不论八国联军还是日本军阀,给中国带来的亡国危机都只是军事层面的,充其量只危及中国的政治主权。而一个民族,即使被武力征服,也还可以保留自己的文化主权。如德国、日本失败于二战,被占领、解除武装,但它们的民族文化依然受到尊重。古代中国,先后亡于蒙古、满洲,但即使异族侵略者,也没有象共产党这样剥夺我们民族的文化主权!

在共产党的思想摧残下,短视的人只看见物质主权,看不见精神主权;只看见政治主权,看不见文化主权。结果,对”亡国”的理解还停留在三百年前只炎武时代的”广天下,的水平!其实,这己经大大落后于亭林先生。因为,清人虽是异族,却并未亡我文化主权;炎武看到民族危机,但并未感受文化危机。而生活于亡国、亡天下、亡文化、亡自尊的”四亡状态”下的当代中国人,却以仅仅保持政治主权而为”独立自主”,的全面证据,不亦陋乎!事实上,由于当代世界国际间的势力均衡特点,再小的国家都没有一个被剥夺了政治的主权—-这哪里是因为共产党的功劳?!

如果按照共产党那种落伍于现实的、三百年前的逻辑看问题,把1950年以后的中国在军事自卫能力方面较大的安全系数(压迫中国长达五十年之久的军事威胁终于告一段落),等于”独立自主”—-那就大错特错了。判断一个国家是否独立自主,不仅要看它的军事、政治,还要看它的经济、文化,更要看它的意识、精神。这有点象一个人,如果他有武装、有名望、有财富、有教养,但却自愿为奴,姓别人的姓、迁就别人的归属感、跟着别人的思路走—-这样的人,只是动物,怎能算是独立的人!而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这么一个没有灵魂的东西。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彻底的文化与精神的乞丐;而一个乞丐,即使再有钱,也还是一个乞丐,因为他没有做人的欲望。

1960年代的”中苏大论战”之后,中国仿佛”恢复了政治的独立与主权”:但是,与政治独立同样重要的思想独立、与“政治主权”同样重要的”文化主权”,我们迄今没有。五十多年了,我们依然是”一穷二自的文化败家子、精神亡国奴”!

从中国思想史的角度看,我们把顾炎式的”亡天下”,发展到”丧失文化主权“,是一大创见。但这不仅仅是创见,这是对近代中国悲剧命运的体认。明代遗民们痛心疾首的,不仅是统治家族的更叠,更是统治民族的更替;我们痛心疾首的,不仅是政治主权的丧失,更是文化主权的背弃。有一位北京大学的著名教授说得好,”1949年以后,我们整整一代人,再也摆不脱一种遗民的心理。”要知道,他在政治上决不亲国民党。是的,明代遗民的屈辱苦难,和生话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里的十三亿被征服了的乞活者的命运相比之下,又算得了什么!前者只不过留条猪尾罢了,后者却得没完没了地阉割大脑!前者只不过在军事、政治治上被征服,后者还在私人的生活方式上遭到欺凌。

请好好想一息,哪一种亡国方式更可怕?

当然,是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四个亡国”的方式,更可怕。

满洲人并没有系统破坏中国文化,他们只是以其卑鄙手段,生气勃勃的精力,延续了它。共产党却系统毁灭中国文化,并把它作为”糟粕”,必欲除之而后快。纳兰容若、曹雪芹,这两位清鞑子与汉鞑子分别达到了词与小说的高峰。而我们当代的共鞑子们,有谁曾达到如此的境界?满洲人与共产党,相隔三百年,同样以血腥的军事手段征服中国,为什么“同族”的共产党反而大大落后于”异族”的清洲人?

道理很简单,清洲人,认同于中国文化,故其起点也高;共产党,背弃了中国文化,故其起点也低。

满洲人,是我们种族上的异类、文化上的同类,

共产党,是我们种族上的同类、文化上的异类;而唯有种族与文化两方面的同类,才能成为一个民族(如塞尔维亚人和克罗地亚人本为同族,因信仰不同而变为两族;印度与巴基斯坦的许多民族也是如此)。

由此观之,共产党非我族类,此理至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我们的祖国,此理至明!

三,中华亡国的内部因素

前面,我们指出,李泽厚-厚皮先生关于共产党是”以救亡压倒了启蒙”的说法,是他老人家在被阉割状态下的”为权力讳”即溜须拍马的造作。而实际情况则是,共产党”以卖国压倒了救亡和启蒙”。

下面,我们着重分析一下,一个民族走向衰亡的内部原因。

历史研究者们可以发现,一个政权可以被暴力手段推翻 (如,英、法、德、奥、俄、中国历史上几乎所有的王朝,一个国家可以受到军事占领(如,战后的德、日〕,甚至一个民族也可以被征服几百年(如中国、印度、阿拉伯、罗马等几乎所有曾经组建过”世界帝国”的”后文化的费拉民族”);但是,一种文化模式、一个文明系统却不会由于军事上的战败而简单解体。中国一千五百年以来不断遭受异族侵略的历史,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中国人自信,总是能同化野蛮的异族军事征服者。但是,中国人怎么就同化不了共产党这个野蛮的军事集团呢?

民族、社会、文化模式、文明系统盛衰兴亡的根本原因,在它的内部生态是否健康,足以抵抗外来的侵扰;而外来的武力侵扰能否被有效同化,只是对这健康状态的一个测验罢了。

1842年,清军败于英国远征军。从纯军事的角度看,这次战争的规模,不过相当于一次边境冲突罢了。然而,对于改变中国的历史来说,没有哪次战争比这一次更为关键的了:中国开始了”近代史”,也就是说,开始了改变文化模式的西化运动。显然,lB42年的战败和1856、1885、1894、1931年的历次战败一样,”非战之罪也”,而是社会、文化总崩溃的系列里程。最后一次战争,由于”列强”内部的分裂(从广义文化史的角度看,这种分裂也是西方文明走向没落的标志),中国没有认输,抗战得了”惨胜”。

如果把近代中国在军事上不可思议的系列失败,直至差一步就亡于小日本,简单归于”积弱”、”散漫”,那就无法解释,为什么这个民族能从黄河流域的零星据点,扩展到如此庞大的规模。显然,当年中国的强盛,今日中国的衰败,都不是军事原因造成;而是文化模式的强与弱,造成军事上的胜与败。从另一个面说,一个民族可能由于成功的武力征服而称雄世界,但若无文化的创造力以为后继,则这种征服既不可能持久,更不可能巩固。这就是蒙古帝国与阿拉伯帝国的区别所在;前者的迅速瓦解与后者的千年寿命,正是无文化与有文化所致。最近的事例表明,世界超强的苏联帝国短短两年之内”兵不血刃”的瓦解,也完全不是因为战败,而是”文化模式”的失败所致。

中国的近代史,则提供了一个不及苏联帝国那样典型但性质相似的例子。这与传统中国”从五代十国到辛亥革命”之间整整一千年的经历,恰巧相反:

(1)传统中国在军事上屡遭突厥、吐蕃、沙陀、辽、金、蒙古、满清的征服,但终以文化优势将它们一一同化;

(2)近代中国虽然屡遭亡国危机,但军事上的”无条件投降”并没有发生过;尽信如此”幸运”,却遭到文化与社会之完全解体的厄运,从”文化中央的超级帝国”,沦为”文化虚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1949年以来,中国的处境更为恶化,沦为赤裸裸的”无产国家”。五十年来的历史,就是中国人民一步步贫困野蛮的历史;五十年来的进步,就是中国精神一步步走向刑场的历史。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是一部灭亡中国的血泪史。

这个所谓的”人民共和国”,既不管人民的死活,也不顾共和的体面;不仅蔓无文化,而且也不安全;不仅丧尽起码的内部廉耻,连自吹自擂的国际荣誉也是虚假的:

(1)由于集中营制度(“八亿人民八亿兵”的实施,闭关镇压),导致夜郎自大;宣传,本来用以愚弄敌人,现在用来愚弄人民,甚至用来愚弄自己; 最后,连造谣的共鞑子自己都信了自己编造的鬼话,自我肉麻,晕晕乎乎。

(2)1942年,中国与英美签约,废除了列强在华不平等条约。半个世纪来,中国的安全·很大程度上,是靠”在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夹缝中求生存”,事实上,这也是中国人八年抗战的果实,并非共产党的功劳。而且,这一世界均势稍有动摇,中国极表面的”政治独立”就会跟着动摇,君不见,苏联垮台后,邓小平、江泽民的对美外交,除了媚笑与钻裤裆,已经走投无路。在异化为”共产主义者”的共鞑子们的手下,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剪刀差”日益扩大,国际压力大到足以毁灭中国的地步,只是由于别人觉得,经济与文化的侵略方式更为合算,中国才有一点点喘息的机会。但共产党并不珍惜这一机会,”关起门来打狗,堵住笼子抓鸡“,拼命搞内斗。

(3)经济侵睹和文化侵略压迫着中国,是我们,而不是”共鞑子的上层社会” 在饱尝它的苦果。我们在被迫吞咽的时候,还竞相感叹着,“好!好!好!”,好一个亡国奴!要是洋大人什么时候发了怒,你们的”好”早就飞到了九九霄云外! “国际舆论”是不会同情已经注定的战败者的,浮浅的”民意”是永远不能拯救中国的,更何况,谁会”平等相待粗野的穷棒子”呢!

(4)中国”生存状态的低落”,造成中国地势与世界水平的极大悬殊,任何危机都可能触发一次”大决堤”;洪水将一举荡平中国低地!勉强构筑了几十年的河堤,岂能阻挡一个新的洪水时代的到来?

(5)唯一的解救之途,是提升中国的低地。而这一提升必先从精神下手,从意识形态下手—-怎么套上的枷锁,就要怎么解下来。用暴力套在中国人头上的”四项基本原则”,有如四个亡国条件,必须废除!五十年来强迫灌输的奴化思想,必须终结!

(6)欲改变生活,必先改变思想。中国如要富强,必须首先发动一场精神上的复国运动!

(7)只有当我们实现了民族自决的精神解放,世界才会重新尊重中国。

(8)可悲的是,面对日新月异的世界,近代中国人仿佛进入了冬眠,完全丧失了祖先的创造力;不仅拿不出成功的应付之道,连老祖宗的所有家底都输得精光。面对这种莫名其妙的挫折, “数典忘祖”成了最时髦的风尚!多少人,恨只根爹妈没跟红毛番交配,使自己丧失了变成洋人杂种的机会,所以,只能”堤外损失堤内补”了,来个”与传统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或什么”解散中国”、”三百年殖民地”等等。尊奉异族的主子 (清鞑子就毫不犹豫地在中国人面前自称”主子”)为政治领袖,这是”亡国”、甚至”亡天下”;那麽,尊奉异族的主义(共鞑子就以死刑相威胁,要中国人屈从他们外国主子的”主义”)为精神领袖,当然是比亡国亡天下更严重、更彻底的被征服者的厄运—-这是古埃及灭亡式的民族悲剧!

四,中华复国的历史机遇

精神上的死亡,乃是根本的死亡。

中国人前所未有的、全方位的亡国悲剧,是发生在公元1949年10月l日。

在那声不祥的、狼嚎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的吼叫中,中国五千年的文明,葬送了。

哭不出来的时候,是最难受的;从1949年10 月l日这亡国纪念日、这个黑暗时代的序幕被拉开的一刹那起,中国人至今己有五十年被剥夺了”哭的权利”!!又有哪一个国际人权组织曾经关心过,“中国人被剥夺了的哭的权利”!哭,就是 “反革命”;即,反对供奉外国的主义。

在那些为中国民族的荣誉感而英勇牺牲的勇士们被处决的时候,他们的孤儿寡妇还得贡献杀害亲人的子弹费,甚至强颜欢笑,被迫歌颂共鞑子们的外国主子与外国主义!

试问,天下曾有如此的奇耻大辱吗!

试问,这不是亡国奴又是什么!

中国人,永远不要忘记这亡国的痛史啊!

中国人,永远不要忘记自己的祖国!

中国人,永远不要做对不起父母、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永远不要让自己的子子孙孙痛骂自己!

中国人!我们应该重新学会,你们祖先的骄傲!

中国人!我们应该恢复民族的记亿,再不要象白痴一样任凭共产党鞑子们的摆布!

人们常说,”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自甘于失败、不再思振作。”

中国人,我们难道就这样一直沈沦下去?

有时,我们真灰心。这时,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人”作为一个整体结构已经灭亡!

现在残留的,只是一堆堆自称”中国人”的肉体,一堆堆民族意义上的坟墓!

很多很贱的肉体,但却没有精神、没有主心、没有内在的位格。所以,”一盘故沙” 成了最高的诅咒。

然而,国魂是国力的根本。正如精神已死,人也就是行尸走肉了。移植的主义,岂能帮助我国的强大?最后不过毁了我国,去发达那主义。

中国的积弱,中国的无能,是因为我们不争气!是因为我们还没有重新发现自己民族的文化精神,并以此开辟救亡之路、复兴之途。

现在,问题很清楚了—-我们需要的,首先还不是”振兴中华”,而是”中华复国运动”!因为,我们可爱的中华,已经被国际共产党势力,以阴谋手段灭亡了整整五十年了!!

现在,我们需要内除国贼,外御强权—-立即驱逐卖国集团中囯共产党—-这共产国际趁乱强暴中国后所生下的怪胎—于中国的国门之外!愿我们,以热血来完成中华复国的神圣使命。而今天,我们中国人的首要任务,就是以革命而非改良的精神,重温并刷新民族革命的遗训:

“驱逐共虏,恢复中华!”

——解龙:【野蛮的中国】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 采认中国学历 无异亡国行为 (6/22/2001)    
  • 日子近了 (6/22/2001)    
  • 扒下画皮,看看沈阳市长都是些啥德行? (6/21/2001)    
  • 流亡国外55年的保加利亚前国王赢得大选 (6/18/2001)    
  • 中国为何总是总而不结? (6/17/2001)    
  • 尴尬的“581” (5/23/2001)    
  • 邮车大盗返回英国吃“皇家饭” (5/7/2001)    
  • 流亡国外30年 思乡情切 火车大盗回英国自首 (5/6/2001)    
  • 时寒冰: 从长远看,这种软弱是要亡国的 (4/16/2001)    
  • 李鹏:腐败不除将亡党亡国 权力不限必导致腐败 (3/9/2001)    
  • 上官天乙:李鹏怕亡党亡国不怕亡家 (3/9/2001)    
  • 也谈反腐败与“亡党”“亡国” (3/2/2001)    
  • 解龙:2001新世纪文告 (2/27/2001)    
  • 高行健强调:文学不应服从政治 (1/30/2001)    
  • 【纪元特稿】南源:江泽民当道 乱象丛生 (12/31/2000)    
  • 我愿退党!以避其恶名! (12/18/2000)    
  • 制度性的吊诡:反腐败的消极后果 (11/28/2000)    
  • 米洛塞维奇逃往博尔伺机反扑? (10/6/2000)
  • 评论
    2001-07-14 4: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