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罗孚:董建华授勋杨光是何用意?

罗孚

人气: 66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7月21日讯】 前工联会会长、理事长杨光获得特区政府颁发最高荣誉的大紫荆勋章,引起香港社会很大争议,也引起了人们对三十多年前“六七暴动”的重新注视。杨光一生的功业,最为风光的就是香港式文革“反英抗暴”那一段。特区政府虽然不提这段历史,但也没有否定它,只是一声不响。这不免令人们想到,特区政府是以不置一词而称许他干得对了……

授勋杨光引起社会争议

前工联会会长、理事长杨光获得特区政府颁发大紫荆勋章,引起争议,也引起人们对三十多年前一九六七年“反英抗暴”的重新注视。

“反英抗暴”是左派的语言,港英的说法就是“六七暴动”。一九六七年五月,因新蒲岗人造花厂的劳资纠纷,警方镇压,劳方反抗,最后演变成左派群众万人上街,甚至涌到港督府的示威抗议,罢工罢市,以真假炸弹(真假“菠萝”)袭击警方,前后达数月之久。当时,左派组织了“反英抗暴斗争委员会”,领导这一场因“抗暴”而被称为“暴动”的斗争。而杨光正是这个斗委会的主任委员。

斗委会后另有运筹帷幄者

斗委会是按各行各业组织的,杨光领导的是总斗委会,各行各业有各自的斗委会,下面更有不同单位的斗委会。形式上,杨光是整个“反英抗暴”斗争总的领导人,但在斗委会的后面,隐藏有挂着新华社香港分社招牌的中共港澳工委。这才是实际的领导。斗委会只是在前台扮演指挥者的角色。

斗委会在组成的时候,已经注意到“保全实力”的问题,并不把全部精英都摆进去,有些干部是有意不让参加斗委会,不使他们暴露,以便在港英强力镇压之下,不致全军覆没。

杨光并不属于这一类,他是站在最前线实际起领导作用的。但也不是说,一切都由他作主。他的后面,斗委会的后面,还另有运筹帷幄的人。

这是说在香港的斗争前线,那后面的广州,更后面的北京,北京的中央文革,有哪些发号施令者就不知道了。

“反英抗暴”,杨光不应负全责,但并非不必负责。

提杨光不能不提“六七暴动”

杨光一生的功业,在领导香港的工人运动。勤勤恳恳,辛辛苦苦,数十年如一日。特区政府授他的大紫荆勋章,正是褒扬他“积极参与香港工运多年,对劳工福利有突出建树,并且长期为广大基层服务,表现出色”,而不是嘉奖他在“反英抗暴”中的“积极参与”、“突出建树”和“表现出色”,尽管在杨光的历史上,最为风光的却是“反英抗暴”那一段。

特区政府虽然不提“反英抗暴”的那一段,但也没有否定它,只是一声不响。

沉默是最高的轻蔑,也可能是最大的嘉许。人们不免想到,特区政府是以不置一词而称许他干得对了。

提到杨光,而不提他领导“反英抗暴”,总使人感到是少了一点什么,但在特区政府来说,这却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不便去碰。

就“爱国爱港”的立场来说,“反英抗暴”是“民族大义”,是应该“义无反顾”参加的。它没有错,不应该受到反对。但就当时的形势来说,叫出“港英不低头就走头”要把它赶走的口号,却是错了,不是国家的需要。“义者,事之宜也”,这也与“大义”无关。国家对香港的需要,是要它在三十年以后的一九九七回归,而且用的是和平谈判而不是暴力对待的方式。在错误的时间用错误的方式来搞得天下大乱,就只能把事情弄糟了。

当年内部检讨,认识错误

这一点,在当年是不便公开说出来的。因此,除了内部检讨,认识错误,就没有任何一篇公开的评述。当年没有说,并不等于当年没有错。

现在事过境迁,也不等于当年就正确无误。最好的办法是避免提它,不去触这旧的疮疤。

特区政府不提这一点,正是如此。

但不提为什么又要提出杨光,特予褒扬呢?你既提起此人,就等于提醒人们对此事的重新注意。

人们猜测,这是特区政府在为“反英抗暴”平反。从当年指是错误,纠正其事到今天不作任何否定,这是大可玩味的。不过,这不是特区政府的事,要平反,恐怕要由更高的层次作出。

这是不是出于北京的授意呢?并非没有可能。

左右平衡,“左”高一级

“反英抗暴”以后,香港左派中有一种情绪,认为当年群众奋不顾身拼死斗争,总应该得到正面的肯定吧。事情纵然错误,也是错在领导。因此感到委屈,“条气唔顺”。现在事过境迁,北京的高层认为不妨理一理,顺一顺这条气,而放松了对这件事情的抓紧,这样就透过对杨光的授勋而示意一下?

这是一方面,主要的一方面。

但另一方面,香港一般非左派的人士还是坚持对“六七暴动”的看法,也不好过分脱离这方面的群众,于是就出现了向另一方面授勋的怪事。在杨光获得大紫荆勋章的同时,商业电台主席何佐芝得到了次一级的金紫荆星章。商台是商业性质,在“反英抗暴”期间,“积极参与”,支持港英,在压平暴乱,是有“突出建树”、“表现出色”的。它的播音员林彬因此深为左派所恨,终于被烧死在汽车之内。何佐芝的获得授勋,虽然也没有一字一句提到他当年的“表现出色”,但不免使人因杨光而想到这个当时的对立面。特区政府算是照顾得周到了,既不忘“爱国爱港”人士,也没有忽略当年港英的喉舌,采取了一个左右平衡的政策,而又倾斜于左,高出一级。

不是正式“平反”的“平反”

像平反“六七暴动”这样的大事,人们不相信是特区政府的擅作主张。但授杨光的大紫荆章,使他和李嘉诚、方心让并列,恐怕也不是董建华可能有的大手笔,一定有“高人”从中点头。至于何佐芝的搭配,也可能是有所疏忽,忘了当年商台的表现,无意中搞了个平衡。

有人说,杨光以“暴动”左派而获得授勋,并非绝无仅有,吴康民就是一例。但吴康民的授勋没有杨光这样“突出”,而当年他也不是斗委主要领导人,不像杨光那样看似“暴动”的头子。

吴康民和杨光有共同之处,两人都是人大代表,这样的地位已足以使人感到他们并没有因“反英抗暴”的错误而受到北京的贬抑,而实际上却享有高位。不过,这属于“一国两制”的“一国”,不像特区政府的授勋是“两制”中的一“制”。

特区政府的授勋杨光,只是有平反的味道,不是正正式式的平反。对何佐芝的授勋,也不是表扬他在“五月风暴”中的支持港英。这都是只能使人意会而不可以言传的微妙之处。这次事件开始于一九六七年的五月,左派人士又叫它做“五月风暴”,不像“反英抗暴”、“六七暴动”那样,你说我暴、我说你暴的针锋相对。

——转自《动向》7月号(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 亚洲华尔街日报国际评论:思考“邪恶的”想法 (7/20/2001)    
  • 韦露田:从肯定义和团到“暴动勋章” (7/19/2001)    
  • 李少民被逐董建华遇难题 (7/17/2001)    
  • 香港七团体游行 抗议香港官员偏袒国泰资方 (7/16/2001)    
  • 香港人权监察:港种族歧视仍严重 (7/16/2001)    
  • 李少民能否回港要看董建华 (7/16/2001)    
  • 中共才是最大的邪教 (7/14/2001)    
  • 鹰犬的荣誉 (7/13/2001)    
  • 杨光受勋是最佳教材 (7/13/2001)    
  • 布殊关注香港法轮功处境 (7/13/2001)    
  • 李柱铭: 董建华人治治港 (7/13/2001)    
  • CNN:香港领导人访美解释“兴旺发达” (7/12/2001)    
  • 布殊担忧香港跟风迫害法轮功 (7/12/2001)    
  • 会晤布希 董建华大捧一国两制 (7/12/2001)    
  • 榴梿阵讽香港特首选举 (7/12/2001)    
  • 《行政长官选举条例》通过 北京有权罢免香港特首 (7/12/2001)    
  • 陶杰:是人还是猪? (7/12/2001)    
  • 布什会晤香港特首董建华 强调自由民主 (7/11/2001)    
  • 董建华布殊白宫会晤 布殊特别提到法轮功问题 (7/11/2001)    
  • 民主党:《行政长官选举条例》=“董建华连任特首选举条例” (7/11/2001)
  • 评论
    2001-07-21 10: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