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他!用手走完5000公里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8月10日讯】这个只有半截身子的人曾经是身高1米90,体重90公斤的棒球队员,他在横越美国大陆时曾偶遇一位年轻士兵,他一动不动地向鲍勃行致军礼一个多小时。

■我要为了给予人们勇气而活下去!

■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个残疾者。只要是你想做的事儿,那就什么都能够做到。就看你想不想去做了。

■我只不过是陷于同样命运的众多美国大兵当中的一个!

■在越南失去了下半身

首次见到这个鲍勃‧威兰德是在战争中的越南。那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在那到处挤满了美国大兵的西贡市(现胡志明市)街头,我看见他正抡起双拐驱赶着周围嘲弄自己的当地少年们。我想把他拍下来,就奔回住处去取相机,可回到街角儿时已经找不到他了。

二十年后在洛杉矶,当我偶然摊开报纸看到上面登载的鲍勃“跑”洛杉矶马拉松的照片时,我“啊”的一声目瞪口呆!

他独自一人在前一天就开始起跑出发了。我想现在他一定还在马拉松的路上吧?于是就急忙赶到那儿,发现他正在大汗淋漓地像划船似的在移动那仅有的上半截身子:先是用两个拳头向前伸50釐米左右,然后再用一双粗壮的臂膀支撑著身躯,猛地一使劲儿躯干便往前甩出1米左右;两拳再向前伸,躯体再往前甩;以此节奏 躯干底部是由皮制囊袋包裹着的,而两拳则攥著特制的儿童用小型轻便式运动“鞋”。整整三天,历时74小时零8分终于完了全程。途中仅仅睡了8个小时!

鲍勃收到征兵令是在1969年,23岁时。那时他正以大学的棒球队员而在所居住的地域闻名,就在他刚要与全美职业棒球联盟的菲利兹队签约做职业投手之际,竟被征入伍。他出生于美国中北部的威斯康星州,是个身高1米90、体重90公斤、生机勃勃的青年人。

他马上就被送到了越南,两个月后在西贡西北近郊古芝的亚热带原始密林中触雷,腰身以下全部被炸掉了,身高及体重也都因此减半。

“我是不会求助于别人的。”一个新生的鲍勃‧威兰德对自己发誓。从医院病榻上的更衣到上下楼梯,以后连开汽车也都 本是独生子的鲍勃告别了焦急却束手无策的父母;重新踏进了远在西海岸洛杉矶的大学校门,考取了体育教师的资格;而且还赢得了一位后来当上了时装模特的漂亮小姐的爱情,双双结为伉俪。他说:“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个残疾者。只要是你想做的事儿,那就什么都能够做到。就看你想不想去做了。”

他真是这么做的!他下定决心要跑完从洛杉矶到首都华盛顿大约5000公里的全部里程。于是在热沙和严寒中花了3年零8个月零6天的工夫,终于克服了重重艰难险阻,实现了自己的诺言。这就是鲍勃还活着的证明。

“我想我可以做一名开拓者。如果你们看到我的这副样子,你们就都会鼓起勇气的,对不?!”沿途,他为那些穷苦的人们募集款项:“我行进1英里(约1.6公里)就请你们捐上5美元。”有的人掏出来相当于10英里的钱。还有一个三岁小男孩儿奉献了他的全部财产––20美分 好不容易到华盛顿的时候,鲍勃征集到了31万美元(约3700万日元,约260万元人民币),他将其全部赠予了国际红十字基金会组织。

■侠义的美国男子汉

现年55岁的鲍勃把二十年前走过的路线告诉了我。我的车狂奔在一望无际的亚利桑那大平原上,朦眬可见的唯有那隐隐约约的地平线。一踩油门儿时速就达100迈(约160公里)。

虽是2月,却赤日炎炎;戴上太阳镜,脸和胳膊都被晒得黝黑黝黑的;因为略微冒了点儿汗,我就按下车窗,可狂风“轰”的一声扑面而来

鲍勃就是在这条道的路肩上行走的!仅宽3米的路肩,只靠两个拳头,一步又一步,每刻上1米,就意味着刻上了全身沾满了汗水和泥土的印迹。这是个500万步的数字啊!

夜间我也下车到路肩观察过一番,更为可怕!看到那些在耀眼闪烁的星空下被车轮碾碎轧死的小松鼠、黄鼠狼等小动物的尸体 鲍勃老弟!你可真敢在这样既美妙又恐怖的地方行走啊!

第五天,前面出现了山影,那是北美印第安人阿帕奇族古老的要塞堡垒;道路伸向针叶树林,爬至海拨2400米处。远远眺望阿帕奇人那座至高无上、白雪皑皑的歇拉‧布兰卡山巅––就在这干枯的沙漠地带!至此,鲍勃已用掉了一年半的时间!阿帕奇的奇诺首领交给鲍勃一枚钥匙––那是阿帕奇经营的娱乐场饭店“山神之宿”的一个套房的钥匙––无言的鼓励!

我也下车去试着住过。周围是葱葱郁郁的树木和小湖泊。森林的墨绿、山脊的银白使我那已经习惯了荒漠地带的眼睛顿时焕然一新。

面对深山老林的唯有孤独的鲍勃一人。从洛杉矶跟来的支援队伍,一个离去了,两个离去了 最后连年少的汤姆也离去了。留给他的是改造过的能用手开动的小货车和轮椅。到了盛夏,沙漠的气温高达45度,这将是最大的考验!

花费了整整一天好不容易行进到5英里(约8公里)处,在此做上记号。翌晨,他把小货车开到新的二三英里处,下车改坐轮椅再返回到刻有记号的地方;藏起轮椅后又一次用双拳走到停著小货车的地点,再驾车回去取回来轮椅;然后又开车再向前二三英里 单独一人的五个月!寒咚来临,在沙漠中冰冻刺骨的小货车里,孤自就寝!

“喂!陪你一起去华盛顿吧!”某一天,有位骑摩托车的男人给鲍勃丢下这句话就走了。一个月后,他还真的辞掉工作回来了。以后的两年多,这个叫马歇尔的汉子一直和鲍勃一块儿走到了终点华盛顿。这么义气的男子汉大丈夫,在美利坚这个国度是存在的!他是个洛杉矶的水利工程师,离过婚,并有两个独立生活的女儿。

前往得克萨斯之路却还是那遥遥无垠的大平原,360度的视野还是那地平线。汽车就是飞驾了三四个小时,可周围还是什么也没有。我忍不住跳下车,做做深呼吸,以便能缓缓地解除那些积压着的胸闷––扪心自问:你整天都穷忙个啥呀

就是此时此刻也是如此!鲍勃一天走的5英里,我5分钟就跑完了!每每望到路肩我心头就隐隐作痛,那渗透了鲍勃汗水的路肩转眼间朝后疾驰逝去。这么快的速度,究竟为什么?泥土的芬 、微风的吹拂、树丛的喘息、小鸟的啼鸣、动物的哀唤、人间的慈悲 什么也触摸不到呀!

■如果拥有双腿,人生会是何样?

鲍勃对我说:“路边出现了龟群!我提心吊胆––手指是否会被咬掉呢?”“当心呦!”一个警察说了一声就走了,可过了一会儿又掉头回来了,接他住到了自己的家里。在雪厚30百米的俄亥俄州,一对请鲍勃留宿家中的夫妇,清晨一大早儿就预先为鲍勃把今天要走的5英里路上的积雪耙干净了。

鲍勃总共在大约70个家里住过,一个地方停留一个星期到十天左右,然后早上又从住的地方回到路肩。“我才发现美国人原来对陌生人也这么热情好客!”

在密苏里州,鲍勃希望在田园古径“66号国道”上走走。在那儿,偶然地遇见了当年在被地雷炸得血肉横飞的瞬间、不顾生命危险救过鲍勃性命的战友丹尼斯。如果仓促过往,哪儿会有如此老友相逢、动人心弦的场面啊!

但是,还是不要去比较吧。文明的利器是有其好处。可鲍勃呢?如果他拥有双腿,该会有其他的人生之路,也就不会去尝试这种冒险行动了吧。鲍勃说过这样的话:“如果我有双腿?对此我想我没有答案。”

我走向鲍勃旅程的终点站––越南战争战死士兵纪念碑,正好位于肯尼迪总统安眠的阿林顿公墓旁。黑色的大理石上铭刻着5.8万名美军阵亡者的名字。而负伤者是那死难者的多少倍啊!我在越南看到的鲍勃,实际上并不是他本人,那只不过是陷于同样命运的众多美国大兵当中的一个!

■原文登载于日本《朝日新闻》

本文的译者是一位在日本做教师工作的中国女士。她告诉我们,她在日本《朝日新闻》上看到这篇文章后,立刻就翻译了过来,并在工作之余与文章作者联系,自费买下了文章的翻译权和原版照片的使用权,并请在美国的朋友进行了核实。昨天,她在回到北京的第二天,就把稿件、照片及使用许可书送到了报社。她表示,就是想让国内的年轻人读读鲍勃的故事,希望能从他的生活态度中获得勇气,既然鲍勃都能如此顽强而乐观地生活,为什么我们不呢?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 腐败侵蚀到高校 涉案金额之巨前所未有 (8/10/2001)    
  • 比利时法庭释放15名涉嫌走私象牙的中国医生 (8/10/2001)    
  • 米家军今日开赴沈阳 国足入沈享受“总统”待遇 (8/10/2001)    
  • 远华案 :原海关关长“英雄” 难过美人关 (8/10/2001)    
  • 乌克兰一居民家中竟藏有地对空导弹 (8/10/2001)    
  • 中产阶级不再信任董建华及其政府 (8/10/2001)    
  • 李少民疑学术文章触怒北京 (8/10/2001)    
  • 台湾印刷电路板业7月营收两极分化 (8/10/2001)    
  • 五日时间完成审理 加国律师质疑远华案审讯儿戏 (8/10/2001)    
  • 乌鲁木齐数百维族人围攻派出所 (8/10/2001)    
  • 厦门远华大案追踪:原海关关长杨前线脚踏黑红两道 (8/10/2001)    
  • 南丹遇难者家属说:面对流血伤口他们仍叫我说谎 (8/10/2001)    
  • 停办核四公投 周伯伦劝行政院长递出辞呈 (8/10/2001)    
  • 台北股市开高走高微升二八.三九点 (8/10/2001)    
  • 纽约时报专访江泽民 重申不承诺放弃武力对台 (8/10/2001)    
  • 中国乒乓球队狠抓”走穴”风 孔令辉险些犯错 (8/10/2001)    
  • 悉尼悲剧重演 刘宏宇被红牌罚下 (8/10/2001)    
  • 不只是“陪客” NBA星光大赛中国CBA球星介绍 (8/10/2001)    
  • 赵本山:”二人转”是我们东北的艺术 (8/10/2001)    
  • 纽约汇市美元兑日圆及欧元剧烈走跌 (8/9/2001)
  • 评论
    2001-08-10 5: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