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蝉、螳螂、黄雀的故事

吴稼祥演讲录:六四是东方的法国大革命(四)赵紫阳:我们要学会在中小动乱中管理国家

谈六四真相与天安门文件

吴稼祥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8月3日讯】 在我的印象中,除了82年胡耀邦过多干预了赵紫阳主管的经济工作以外,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支援是一贯的。在处理86年学潮的书记处会议上耀邦提出,现在学生在闹事,这也并不可怕,进行现代化建设怎么可能是风平浪静呢?怎么可能没有一点事件呢?怎么可能没有动乱?有点动乱不要紧,这完全是要靠我们的、锻炼我们的领导才能的时候。然后,赵紫阳就接着讲话,说我完全同意耀邦同志的意见。我们要学会在中小动乱中管理国家。这是我听到的中央领导讲最明确的一次!就是说:不要怕动乱;我们要学会在中小动乱中管理国家。当时我看到这个会议记录,我感到中国有望,应该说为中国庆幸。但是第三天,风云突变。我4号才知道这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听说当时——这个跟我说的人,不是一般人,至少是出席会议的人——杨尚昆跑去对某人耳语了几句,这个会临到中午,已经要结束了。耀邦同志说:散会。这个人突然站起来说:等一等,我有几句话要说。哪几句话呢?他说,到目前为止,我认为书记处对学潮这个事情还没有深刻反省。我认为这一次的学潮事件的发生不是偶然的,是中央长期以来不抓政治思想工作,放松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导致的结果。

你们原来以为是不是邓力群说了这些话?或者是薄一波?都不是。是胡启立!这就是为什么胡启立后来在耀邦去世以后感到那麽愧疚,跪在他的灵前,最后弃权,投反对票。这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情。

过了几天就在小平家里开生活会,要免去胡耀邦的总书记职务。但是这件事情我想不是胡启立策划的,肯定不是!那是邓小平、杨尚昆等那些七老八老,这是《天安门文件》不可能接触的,他们不了解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捏骨的?这还是个迷。将来只有通过中共文件完全解密以后,我们才可以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但是有一条,旨意是杨尚昆转达的。杨尚昆在邓小平面前说了什么?怎么去运作的,我们现在根本不清楚。能知道的就是这件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当时事情事实上已经已经过去了,学潮已经平息了,而且中央书记处已经有这样一个共识:要在中小动乱下管理国家。事请都过去了,为什么还一定要免去总书记职务呢?就是不要让他平安的兼任中央军委主席,这一定是杨尚昆最需要看到的事情。现在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要在两年内再发生一次这样大的事情,可能很难了。这个事情如果平安过去了,胡耀邦还可能兼中央军委主席和中央顾委主任。这件事情,我估计可能陈云也不愿意看到。

我记得当时在那个会议上,邓力群——我没有参加这个会议,是事后他们告诉我——就乘胜追击,说不仅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这件事情,耀邦同志不坚持,紫阳同志也是不坚持的。紫阳同志保护了很多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比如像严家其这样的人,居然在他的政治改革的办公室里还当了一个小组的副组长。小平同志就问紫阳:紫阳同志有这件事情吗?紫阳同志说:我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是非常努力的,我坚持改革开放,也坚持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至于严家其同志,他是个非常好的同志,他绝对不是什么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他对党忠心耿耿,在政治改革方面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坚持改革开放的,他没有任何问题。如果说这是交锋,这就是第一次的交锋。小平同志说:那好, 就这么办吧。

这是我给大家说的六四的起源,大概是这样的一个过程:一直到胡耀邦下台。大家尽可以相信那麽几个秀才上街,在一个不民主的社会,或者在一个毛泽东主掌的社会里面,躁动性的学潮不可能导致中央政权有多大的变动,如果要变动的话,他就要利用学生。毛泽东利用红卫兵就是这个意思。他早就想干掉刘少奇,只是找不到一个借口。六四事情的起源,其中是两个问题,一个必然中的偶然;第二个问题就是三个集团之间的互动和对抗。

——原载《中国之春》七月号(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 港股牛皮偏强早盘微升二十四点六四 (8/3/2001)    
  • 中国证实起诉吴建民间谍罪 判决后也可能被驱逐出境 (8/2/2001)    
  • 吴稼祥演讲录:六四是东方的法国大革命(三)六四起源:12届六中全会上的决战 (8/2/2001)    
  • 吴稼祥演讲录:六四是东方的法国大革命(二)从邓小平宣布退休,六四事件就已经开始了 (8/1/2001)    
  • 吴稼祥演讲录:六四是东方的法国大革命(一)胡耀邦如不死,结局会是怎样? (7/31/2001)    
  • 文革,六四,申奥 — 我是北京人 (7/27/2001)    
  • 沈励志:中共禁书始末 (7/27/2001)    
  • 《动向》:党军异化,已见端倪 (7/27/2001)    
  • 北京不再欢迎海外学人回国报效? (7/26/2001)    
  • 张良: 历史终将审判 (7/22/2001)    
  • 李怡:奥运蕴藏的危机 (7/17/2001)    
  • 登峰造极的残暴 , 血流成河的历史– 揭露中共冷血滥杀 (7/17/2001)    
  • 奥运主办权给了北京 促其改善人权不可松懈 (7/13/2001)    
  • 江泽民三个代表岂能掩饰中共的三大罪行 (7/11/2001)    
  • 刘晓波:四处漏光的黑幕中国 (7/11/2001)    
  • 赖昌星称奉命追查六四学生 (7/6/2001)    
  • 吴希:中共三代治水——以淮河为例 (7/5/2001)    
  • 大陆拘捕网上传播“六四真相”的广州异见人士 (7/2/2001)    
  • 天安门前打开平反六四标语伞 (7/2/2001)    
  • 横河﹕无所不包的中共“国家机密” (7/1/2001)

  • 评论
    2001-08-03 2: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