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师生缘

陈竹月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当二度教师甄试,再度意外高分落榜时,我的失望之情自然溢于言表:“怎么会这样呢?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呢?”然而我相信在阻碍的后面,必定有它的道理。如果确定了自己要任教职,该来的考验哪能躲得过呢?好在原先代课的学校还有缺,通知我再去参加代理老师甄试,而我也顺利考取。或许是对我的教学能力有所肯定,就安排我当国一新生的导师。

新生训练日,看着那些刚从国小升上来的学生,各个稚气未脱,真是可爱。我忙着记同学的名字,要他们填写资料。隔天,学校要他们交一份很简单的新生报告,像是主任的姓名、像是成绩单遗失要找哪个老师办理等等问题。

放学前有些学生没完成,我就让他们留下来写。有的学生写完了也不走,竟与我聊天。最后就剩一个学生硬是写不出来,他一直瞪着问卷,我指着题目告诉他:“这题是问教务主任的名字啊,是某某某。”说完他才动笔,但是错别字甚多。我暗想莫非他……就指着另一行字问他:“这句怎么念?”他念:“如果成……单‘柜’失……”原来,他不认得那些字。

正教他念时,隔壁班一个女孩进来找他,他说:“这是我妹妹。”都是国一的孩子?好奇怪!同学立刻起哄:“你是留级吗?”“怎么兄妹同年龄啊?”我连忙制止学生,不让他们妄下断言,转头对女孩说:“老师和你聊一下好不好?”在教室外聊,得知他们并非亲兄妹,是同龄的堂兄妹。女孩的父母离婚了,男孩的爸妈也离婚了,两个兄妹就住在一起,靠打零工为生。男孩小时候发烧,把脑子烧坏了,上学又学习困难,有时几天都不洗澡,身上发臭,常被同学欺侮。这个堂妹就紧盯着他,要他按时洗澡,带他上下学。女孩说小学时,班上只有一个同学会照顾他、和他玩。这个同学就是现在本班品学兼优的班长。

家后我与先生谈到一此事,他眼眶都红了。这样的事让我明白,为什么我要在这个学校多留一年。或许是老天爷要我多多照顾这里的孩子吧。那一年,我订大纪元报给他们看、布置班级图书馆补充读物,请全班学生观赏纽约神韵艺术团表演……不擅言语的他,虽然常常打电话给我,却说不出话来,好几次在联络簿里用歪歪斜斜的字迹写下对我的感谢,还送我一个麦当劳的小狗布偶,至今,它还摆在我的案上。

今年的公立学校教师甄试,我意外的名列第二,在1,000多人仅录取16名的甄试中脱颖而出。原本不太抱希望的我,打开网页,发现自己的名字时,不禁惊叫连连。我迫不及待的把这个消息告诉焦急等待的家人,他们也为我流下了喜悦的泪水。考上了教职固然开心,要面对流着眼泪的孩子们毕竟不舍。所以我带他们出游,快快乐乐的道别。

任教新学校半个学期后,有天下午,突然接到男孩的电话。虽然他大半时间仍然是沉默的听我讲话,但当我提到“老师有空回去看你们”时,他却快速欣然的应答着。我想,该是回去看看可爱的学生们的时候了。毕竟师生的缘分,也不是偶然的啊!◇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祥是个活泼、好动、体格健壮的三年级生,在乡下的这所迷你小学里,由于他身手矫健,总能轻易的抓住树蜥蜴、蝴蝶、锹形虫、独角仙以及各种步行虫,又能和同学们一起分享、把玩,所以,尽管小祥从来不写功课,是个有问题的学生,但同学们依旧和他相处愉快.....后续,还有一段长长的故事,就这样,小祥也开始慢慢的步入学习的正轨了。
  • 因为扫地区域有很多漂亮的植物,我就跟阿伯要了几盆,放在教室里,都是利用早自习来浇水,就那么一天,刚好宥宥先到教室,我就对着她说:“宥宥你来照顾它们好吗?其他同学也会一起帮忙,你得每天跟它说好话哦!”
  • 因为在学校担任行政工作,主要在支援老师教学,及提供家长和学生各项服务需求,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常常接到家长对老师班级经营的抱怨电话,倒是很少接到家长肯定老师教学的电话。这样的现象真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亲师之间的冲突往往造成“三输”的局面。
  • 一名教授到学校上课,提早到教室,看到没有学生来,就把帽子放在讲桌上,到研究室和同学聊天,因此没听到上课钟响,过了十五、六分钟才发觉误了时间,立即赶到教室一看,没有一名学生,原来学生以为教授不会来上课纷纷自行离去,令教授非常不高兴。
  • 家庭是教养孩子成长的摇篮,父母的婚变会祸延后代。孩子常不自觉的成了父母的翻版:有家暴阴影的孩子,容易在学校对同学拳脚相向;家中常看限制级影带的孩子,容易过于早熟而对异性有不当言行;单亲且隔代教养的家庭,带给孩子的负面因素就更多。
  • 教书十三年,第一次带普通班级,要面对三十几位学生,六七十位家长,心理确实有一股压力,却因为这样的压力,促使我卖力去经营我的第一班。
  • 看过很多中辍生的案例,再仔细研究这些孩子们的家庭背景,不难令人理解为何孩子会逃家,逃学,甚至中辍。但身为教育最前线的老师们都明白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无法选择自己所想要的家人或家庭,对于想要改变孩子们的家更是无助。因此,让孩子爱上学,甚至让孩子愿意到学校就是老师们的一项重责大任。
  • 她,爸妈不管,懒惰、功课差,又经常逃学。我的相信与温柔对待,换来了她的无限信赖......
  • 二十几年来的辅导经验让人深深体会到,面对个案时只有生命可以理解生命、只有生命可以跟生命交流,只有灵魂可以进入另一个灵魂里,才能去感受个案的感受。
  • 阿惠凶巴巴的对他们说:“看什么?走开啦,再不走扁你哦。”天啊,我和教舞的大姐姐听到这几句话都吓到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才了解到原来阿惠国一就已有这样的举动,所以给训导处记了二次的小过。我得好好想想该如何帮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