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天人合一之路(18-3)

“玄妙之门”之可能
黄鹤昇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道家讲忘我、忘己、忘物,无所不忘,无所不遗,但有一个在,就是“吾”。这个“吾”与自然——道同在。实际上我们从叔本华描写佛法凤凰涅槃的境界就可以体悟到,人在“无”的状态下产生的一种悟性:“而是那高于一切理性的心境和平,那古井无波的情绪,而是那深深的宁静,不可动摇的自得和怡悦。

单是这种怡悦在“人类”面部的反映,如拉菲尔和戈内琪奥所描画的“人相”,已经就是一个完整的可靠的福音。”(叔本华:《作为意志和表像的世界》石冲白译,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1996年9月第一版,440页)。这个“无”,其给人带来的,不是什么都没有,实际上它给人产生一种不是感觉物象的显现,也不是知性的概念,更不是理性推理、判断而得来的理念,而是一种慧觉── 一种天人合一的觉悟。这种慧觉,在人“损”至“无为”时才有可能出现。这种慧觉,给人带来全新的喜悦,全新的人生境界,这个“天惠”之恩,是天赐之于吾。

吾进入无相无执的冥思之中,由于慧觉的中介,就达成天人合一了。有人可能会说,这种所谓的慧觉,只不过是人的“幻相”罢了。

人在冥思苦想的过程中,出现的一种“幻相”。所谓见到上帝,上了天庭,抵达了涅槃等,都是人在念经、祈祷或进入气功时所出现的一种精神恍惚状态现象。这种幻相或说错觉,不足于证明人除有感觉、知觉、理性的功能外,还有一个什么“慧觉”。

我们暂且以“幻相”论来看,出现幻相是因为人有想像力。在“意识作用于意识”的章节里,我们已谈过这个想像力的问题,人之所以意识再生意识,是因为有想像力。但这个想像力要出现“幻相”来,也是要有一定的物质表像为基础的,如果没有一定的对象作为基质的与料,完全是空,他想像出什么东西来呢?只能也是空。虽然说幻相是对事物的歪曲与夸张,但它还是有逻辑的根据律可寻的。也就是说,它是意识的。也是“我思”的产物。

我想像出一个无头鬼出现,虽然奇形怪状,但其自身总是有某些现象的特点的。而我们所说的“慧觉”,它是在无思的状态下产生的,没有“我思”,它是在无意识状态下所出现的一种心灵感应。这种感应使人心境和平,清明透澈,至善至美,这个“慧觉”,你说它是“冥思”也好,说它是“直觉”或是“内感”也好,但它是没有对象、没有概念的,也是没有时、空观念的。

他面对的是无,所有的客体均消失了,意识也消失了,时空也消失了。它的表现与内涵,与西方哲学所讲的“感性、知性、理性”都不同,与想像力的幻相也不同,我只能称之为“慧觉”。

人是否有这个“慧觉”的存在?据佛教的教义,人在修炼时,要舍得放弃现世的荣华富贵、情仇恩怨,排除前世带来的业障,放空自己,掏空自己,人在此基础之上,才能明心见性,才有可能出现“慧觉”,立地成佛。

但不是说人放弃了一切的私欲和胡思乱想之后就可修炼成佛了,还要看你的“悟性”,就是你能不能出现“慧觉”,这个“慧觉”是在“顿悟”中出现的。这与老子的“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道德经》第48章270页)到突然悟道是很相近的,都主张去思去欲,最后能不能得道,还要靠顿悟。这种顿悟出来的慧能,就是“慧觉”。

(待续)

(转载自黄花岗杂志社《通往天人合一之路》一书)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的欲求无止境,一个愿望满足了,另一个愿望又接踵出现。这就是人为什么在实现其人生目标后,反而徬徨不安、寂寞、空虚和无聊,觉得人生毫无意义。叔本华认为人要获得绝对的自由,只有退回到“无”中去。他在他书的最后章节里对“无”虽然着墨不多,他指出存在的正负号是可以转换的,存在的变为“无”,而“无”的变为存在的。
  • 无思,就是消除主、客体的对立,消除物质与意识的矛盾,消除意识与意识的矛盾。我不思,“自我”与“非我”就消失了,我不思,没有了动机和欲望,意志也就消失了。无,是解决这一切矛盾的唯一办法。
  • 英国政治哲学家洛克是现代政治的主要奠基人之一,他的思想体现在著名的美国《独立宣言》中。洛克曾说:“在人们中间存在着两种竞争:一种靠法律来支配,一种则靠暴力来支配。”对此他评论道:“当我们用法律来支配我们的争论和分歧时,这种状况我们称之为天下太平,如果我们用暴力来处理我们的分歧和争论的话,那就只有战争了。”他还说:“在人们用法律来解决问题的地方,问题就解决了,而在用暴力解决问题的地方,问题总是才刚开始。法律带来的是和平,而没有法律,就只有战争。”
  • “无思”,真理不就现身了,本真不就出现了吗?我不思,吾不就是实在的在吗?吾不再有“思”扭曲的“我”,吾不再有相对,不再有物累,不再意乱,是实实在在的吾,自由自在的吾,吾就是其所是。我不思,吾的在才是真正的在。
  • Changra Hines是一个高挑的金发女孩,她一直喜欢跳芭蕾,神韵的演出让她惊叹不已,她一边向记者描述著神韵给她强烈的印象,一边闭上眼睛,似乎仍在品味、享受神韵留在脑海中的每一个画面和氛围:“美得令人无法呼吸,如此的优雅,天国似的美妙(heavenly)。难以置信的协调一致,你能够感受到他们是在用心在跳舞,这让我的心非常感动。还有色彩,是如此的美妙、变化流畅,通过舞蹈让人感到天人合一的美妙和谐。我今晚回去就会把节目册给我的朋友们看,我要让她们在神韵离开旧金山之前也能欣赏到这样纯美的演出!”
  • 在主张无神论的中国,宗教界领袖被叫政治和尚或被批充满铜臭味并不稀奇。因为,他们早就在官方的严控下学会三分之一哲学,同时扮演政治人、生意人及出家人三种角色!
  • 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把叔本华归纳到“悲观主义者”中去?叔本华一点也不悲观,他与老子一样发现了道(绝对自由)。叔本华对“无”有深刻的理解,他虽然没有像老子那样有一套悟“道”的方法论,他对“无”只是点到为止,他是在探索生命意志无法解决人生的痛苦时得到佛家涅槃的“无”的。
  • 在表达自我情感方面,中国古人也常用“吾”而不用“我”。如上面提到孔子说的“是吾忧也”一句,这是发自孔子内心的情感,是他自身的感受。在西方哲学中,虽有“我、自我”等词,但无中国人这个只有主体而无客体的“吾”相对应。
  • 12月30日元智大学邀请前中央研究院院长李远哲院士,以“掌握人类的未来”为主题进行演讲,他在演讲中表示地球资源已过度开发,人类应寻找新的永续发展模式,走回与大自然和谐共处的“天人合一”境界,才能在地球上继续生存。
  • “吾”是“在其自己”,无外在条件,不讲有对;“我”则有对,与外在条件联系而说。“吾”是一个封闭体,代表其自身极其心性。而“我”则是个开放体,由“我”来对外发言。用现代汉语来翻译,这个吾,只能解释为“本人”、“本尊”、“本心”、“我自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