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岩石:大屠杀——我们的人民不需要人权吗?

岩石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1月14日讯】不经任何法律程序,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开杀戒,大规模屠杀的事件,在毛泽东时代,如大陆版块交接处的地震一般,曾数次发生。兴盛猖獗于文化大革命。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此起彼伏,连绵不断。著名的有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接见红卫兵以后的首都市区大血案、北京市大兴县大血案、湖南零陵地区大血案、广西大血案、内蒙古大血案……等。本文的主题是湖南省零陵地区道县的大血案。

几十年以后,大血案才得以披露,但也只是冰山之一角,许多真相仍然保密,不让人民得知实情,不过,根据现已披露的一些史实,已足以使一切善良的人们深感心惊胆战。

1967年8月下旬,正是“开天辟地第一伟人”发出“给左派发枪”镇压武汉军民的命令后不久。领袖的故乡——湖南省闻风而动,刮起了强劲的杀人风。道县古镇祥林铺一天下午砍死12人,几天后,又在乌崽塘边杀了36人。道县南边的九井河,8月24日,河面上,不断泛起腥红腥红的涟漪。平均一分钟飘过两具尸体……

道县一中校长蒋勋惨死在棍棒、锄头之下。其长子蒋小初,正在湖南大学机械系读书,因学校武斗暂时回家,也被押到河边上,用乌铳连打三枪,遍体鳞伤,又被马刀将头一刀劈落。接着,蒋勋的次子蒋小钟,如法炮制,也身首异处。

兴桥公社州背岭地主子弟贺远能与城郊姑娘何端珍谈恋爱。6月一天,贺远能带何端珍回家,路遇大队干部周XX。周见何端珍容貌秀丽,顿生妒意,骂道:“你这地主狗崽子!我们贫下中农都讨不到老婆,你却找到这么漂亮的妹子,分明是领她来刺我们的眼!”随即喊人捆起贺远能。第二天,何端珍到大队部找人时,贺远能两只手腕已被棕绳勒断。姑娘噙着眼泪将未婚夫接回自己家里,精心疗养了一个多月,渐渐康复,但尚未痊愈。8月24日,贺远能的家人除了已出嫁的姐姐以外,全被大队“最高法院”判处死刑,就地处决。大队干部贺XX与贺远能家有私怨,扬言要斩草除根,四处找寻贺远能。最后,十几条汉子抓住了贺远能,不容分说,将他紧紧捆起,押到潇水边,贺XX指使三个人各朝他打了一乌铳,然后,在他身上捆了一块大石头,推下了滚滚而去的潇水。贺远能死后,何端珍精神崩溃,天天到潇水河畔哭边喊贺远能的名字。

黄岭公社小路窝大队,唐XX家庭困难,蒋汉镇借给他了100元钱。8月26日晚,唐XX伙同一班人扛着梭标、锄头,举着稻草火把,捆起了25个人,押到枫树林一个山洞边。唐XX站在一块山石上,双手插腰,高声宣布:“我代表大队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院判处你们死刑,立即执行!”

第一个被点名的是一位60多岁的老中医,在当地颇有名望,叫蒋文星。蒋老先生镇静地说:“凭什么判我们死刑?”唐喝道:“你是地主,就凭这一条!”忽然,一个打手扬起铁棍朝蒋老先生迎头劈下,两名凶手顺势将他推下了山洞。

白石渡的张秀华当时35岁。8月25日,她72岁的婆婆、37岁的丈夫、12岁的大儿子、3岁的二儿子全被锄头活活打死。她只所以未被处死。是因为凶手头头蒋光棍看上了她。可是,蒋XX一眼发现她怀里还有个小儿子——刚刚出生58天。蒋XX凶神恶煞地一把抢过婴儿,通地一下投到了河里,嘴里还骂道:“狗崽子!”(注:大兴县马村处死幼儿更残忍,是将幼小的身体生生撕裂)。

洪门坳的贺远又,只有14岁,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当他知道要被处死时,便机灵地说:“我家里有钱,我带你去拿,你不打死我好吗?”贺XX当即答应。拿到钱以后,他对贺远又说:“我不打死你,只让你在山洞边陪别人站站。”毕竟年少单纯,贺远又信以为真。

可是,到了山洞边,贺XX脸色一变,仍旧将他打落到了深深的洞底,厚厚的尸体之上。贺远又爬起来大骂贺XX:“骗子!畜牲!你拿了我家的钱,为什么还要杀我?不得好死的王八蛋!”于是,贺XX指使凶手们将点燃的松树枝扔下去,想把他活活烧死。可是,松树枝燃尽后,贺远又咳嗽一阵后,又大骂起来。凶手们找来“666农药粉”洒在稻草上,点燃扔下去。霎时,洞内毒烟滚滚。浓烟消失后,贺远又还没有死,仍在呻吟,他们便用雷管、炸药制成土炸弹。一声巨响过后,洞底了无声息。一个英俊少年就这样血肉横飞,痛别“光明幸福”世界。

唐长凤,一个年过60的老妇,双手反捆,行进在人群中。忽然出现意外,老太的裤带脱落,裤子随即掉了下去,下身裸露了出来。老太惊慌万状,连声乞求:“求求你们,让我提起裤子吧!”凶手哈哈大笑:“要死的人了,还提什么裤子!”老太哭了起来——她是人,人的尊严要维护!——老太又哀求道:“论年纪,我能做你们的奶奶,我一生没做过缺德事,你们莫让我光着身子去见阎王啊!”“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绣花,不是做文章,不能那是雅致……”凶手立即用毛泽东语录作答,并且骂着推着她走。就这样,白发苍苍光着下身的老太和3个儿子、4个孙子女一起,一步一挪,一步一行泪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向雨生,小学教师,和妻子、儿子一起被捆绑着押向竹山园子,大队“最高法院”的“执行官”将一家3口推进地窖,然后往地窖里堆积柴草,引燃熊熊烈火。向老师还有一个18岁的女儿留在家里,因为“最高法院”一个头头想娶她。当这群壮汉再次闯进向家时,向老师的女儿向丽丽正伏地恸哭。他们揪着她的头发,吼道:“你父母、哥哥已经死了,你要想活下去,就嫁给XXX。”姑娘死活不答应。于是,他们马上将向丽丽押到了竹山园子的地窖边。后来,为了生存,姑娘动摇了,可是,为时已晚,“法院”另一个头头早已不耐烦,举起锄头,狠狠地向姑娘的头顶击去。

桥头村周文栋,1949年考入解放军某军政干部学校,毕业后,在1371师工作,后专业回道县做教师。1958年因提意见划成右派。1967年8月26日,正在田里翻红薯藤的周文栋及其妻子陈莲娥,独生子周辉,忽然被周XX一伙子强行扭住,绳捆索绑,扔到了地窖里,然后用烈火浓烟,将一家3口生生呛死。太阳西沉,周XX猛地想起周文栋还有一个8岁的女儿和一个两岁的小儿子,便又派人将两个小孩子哄骗到地窖旁。周XX举起两岁小儿,狠狠摔了下去,幼儿一头扎进了草灰堆,连一声都没有哭出来。8岁的周小妹吓得号陶大哭,周XX又一脚将她踢下了地窖。

周文栋全家5口人被杀光斩净以后,周XX带领村民将他家的鸡、鸭、一头肥猪、一条黄狗全部杀死,大嚼狂饮之后又将他家的其他财物当作胜利果实全部分光——这是“家破人亡”的典型样本。

唐文兰,20多岁,腆着大肚子,预产期只差几天。杀人的魔瓜也伸向这位即将临产的少妇。唐水兰的夫家是中农,而下柳大队娘家的成分却不好。8月26日,下柳大队派唐XX前来提人,夫家大队这边即刻派张XX一同押解唐水兰去下柳接受惩处。夏日的午后,骄阳似火,热气逼人。走到一座茶山时,张XX与唐XX嘀咕:既然送到下柳也是杀,不如在路上杀了算了。当时四下无人,万籁俱寂。张XX猛然抽出随身带着的钢刀,从背后狠狠地朝唐水兰刺去。唐水兰尖叫一声,回首怒视张XX。心存歹意的张XX上前又一把拽下了少妇的裤子,只见胎儿在鲜血淋漓的肚皮里躁动。张又拔出背后的马刀,在唐水兰隆起的肚皮上划了两下,随即,胎儿伴着血浆奔涌而出。少妇本能地伸手去接自己的孩子,但没接住,身子颓然倒地,血淋淋的双手朝向幼小的生命,血淋淋的腹部鲜血喷涌……

凶手回到村里,似英雄凯旋一般四处炫耀:“妈的,我撕开衣服,毛毛还动。嘿嘿,我划了两刀,毛毛一下就蹦了出来!”

……

地球现代,哪一个国家在最高执政者领导下,发生过此类血腥大屠杀?难道人民不需要人权吗?

——转自岩石博客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1-14 9: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