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大长今(92):皇上异常的风寒

英子

大长今为完成救人的使命演完她修炼的一生/图/柚子

    人气: 46
【字号】    
   标签: tags:

监察内侍尚册让长今交待把皇上病志带出去的企图,是否有其他人的指使,如不将实情交待清楚,长今就会很快在宫中秘密消失。长今无法交待自己真实的用意,尚册让长今好几日滴水不进,只待掌管内侍府的尚膳大人出宫办事回来就将长今的事向他汇报,然后进行秘密处决。

尚膳大人回宫发现被监察内侍审查监禁的居然是长今,虽然十分吃惊,但马上明白,长今曾向他表明要为师父韩尚宫洗清冤案请求进入内书库被拒绝,现在终于闯下大祸。尚膳大人责备长今为什么不听他的劝告。长今回尚膳大人对她来说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就算没了性命她也要帮助师父洗清冤屈,绝不能让师父的精神与坚持被埋没掉。而且,长今苦苦劝说日夜守护在皇上身边为皇上龙体操心的尚膳大人:“这件事一定跟皇上的病有关系,因此也关系到皇上的安危,尚膳大人,拜托您原谅我这一次吧。”

长今被关押期间,皇上风寒发作,皇后寝食难安,内医正也显得非常无奈,长今的话正好打动了尚膳大人的心,长今说不定真的能像前几次救皇后太后那样,把皇上的病因查明,因此尚膳大人决定这次放过长今。

长今被释放后来到首医女诊所,一点也顾不上后怕自己刚刚发生的事反倒对首医女和闵大人说想来想去,误诊的可能性极大。首医女见长今几乎为了此事差点没命,太过危险,而且无论怎样分析皇上的病志,分明就是风寒症,无论任何一个大夫诊脉后,都会下这个诊断的,因此劝长今不要再坚持。首医女真的不相信长今的想法,甚至认为这条路太危险不可能办得到,闵大人也同意首医女的看法。

长今内心非常郁闷,虽然看到了皇上病志,却仿佛一点线索都找不到,摆在长今面前的困难,实在是太大了,别说无法替皇上诊脉,就连详细了解医官的想法也办不到。长今不知未来的路该怎样走,但她心下明白,自己绝不会轻易放弃的。

其实皇上风寒症的发作正配合长今的愿望在往前推进,长今进入内书库的事件会被崔氏用来大做文章要把长今逼上绝路,但是谁也料想不到这两件事的同时进行正在悄悄达成长今的愿望。一切看似杂乱无章,其实都在有序的进行着。

长今回到医女处所,听信菲说大家正为皇上风寒症的发作商量对策忙得不可开交,长今的反应显得十分异常,非常紧张,内医女感到长今的反应有些夸张,告诉长今不必担心,这不是什么大病。信菲却对长今的异常反应感到不解。

皇上卧病在床,皇后这次显得万分焦虑,对她来说万一皇上有个好歹,她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世子继位后,权势必将为右相所掌控,她很有可能跟前代皇后一样,连性命都保不住。最近皇上体力越来越差,风寒频频发作,皇后的心变得非常沉重,日夜陪伴在皇上身边不肯回中宫殿。

皇后见病症迟迟不见好转终于忍不住问负责皇上龙体的内医正,以前最多一年得一次风寒症,最近是不是太频繁了一点呢?以前最多七、八天痊愈,现在一拖就是半个月,会不会是有其他的病症。皇后自身,就被误诊过,长今若不断出误诊原因,她也就没命了,因此她期待内医正也能像长今那样找一找其他的病因,急切的希望赶紧治好皇上的病。

皇后的怀疑使内医正更加惶恐不安,阿烈看在眼里,劝内医正不必太多虑,应该是风寒症没错。

内医正却摇头:“正如皇后所言,皇上最近发病太过频繁,而且每次患病时间也越拖越长,我怀疑每次好转都不是喝汤药好起来的,可能只是病情趋于缓和自然慢慢痊愈的。”

内医正因此吩咐阿烈配合他秘密查明病因,他将不停变换药方,让阿烈替皇上熬药,不许让其他人知道。

崔家则以为抓到了讨好皇后、皇上的好机会,特意从私家带进从明朝买来的珍贵飞龙、猴头菇等食材熬汤呈给皇上补身体。

闵大人见皇后着急,内医正又显得束手无策,长今更坚信是误诊,他为了让长今了解目前皇上详细病情于是召来内医院所有医官、医女开会,建议大伙一起商议皇上病症。内医正不敢反对,于是向众人详细交待目前皇上的病情。他告诉大家:“第一天会头痛,身体发生恶寒,后背跟腰部会僵硬,身体沉重。第二天身体有微热现象,眼睛也会疼痛,鼻子干燥。第四天喉咙会疼痛,第五天人会变得坐立难安,心情也不安定,舌头跟嘴巴都会干燥,也会开始起口疮,不知各位想法怎样。”

但是申大人与郑主簿想到的内医正表示他也全都试过了,但不见有明显效果。

会议结束,长今追问申大人,信菲觉得奇怪紧跟长今也来到申大人跟前。只见长今急问老师:“病人如果患了风寒,都会生口疮或是恶疮吗?”

申大人回答并不都是这样的,而且告诉长今虽然不是在风寒时都会生出恶疮,但是因为风寒让脏器的火气严重或是中枢的气力衰弱,也可能会生出口疮的。申大人猜到长今是担心皇上的病才问的,因此建议长今多去看医书里有关伤寒内容的篇章,尤其提到大部分医书有关风寒症的论述,都来自中国东汉张仲景所写的《伤寒杂病论》。

长今正发愁详阅了朝鲜大量医书没有这方面更详细的论述,听老师这么一说,非常高兴。

她急不可待的马上又跑去找负责给皇上熬汤药的医女了解处方情况,调同说内医院突然让她和阿烈负责,但处方只给阿烈,她不知道,而且阿烈只让她休息,不让她插手汤药的事,大家都很奇怪,还以为阿烈医女被调到大殿熬药非常不满所以表现异常。

但是信菲见长今关心皇上病情的程度更加异常,她止住长今忘我的调查,逼问长今为何要这样做,一定有什么事瞒着她因此她很为长今担心,想帮助长今,让长今快告诉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信菲终于知道了长今的过去,非常同情长今,当知道阿烈也是崔氏的爪牙时,非常吃惊,决心帮助长今查明皇上的病因。

信菲发现阿烈决不让调同插手熬汤药,而且每天的药材都似乎不一样,汤药颜色也天天不同。

长今觉得很奇怪,查找领取药材的记录,发现阿烈都记着是宫女生病领取的,但是宫女们否认阿烈替她们开过药方,首医女听到长今说的怪事,猜测是内医正也开始怀疑皇上的病是另有原因,但不敢声张。长今十分肯定内医正为了找出病因正在努力。但是首医女还是劝长今放弃为好,这一定是从未被人发觉的病症。闵大人也认为如果全朝鲜有名的医官都没办法,就不要再坚持查下去了,难度实在太大。但长今看到内医正如此紧张,更加坚信自己的想法没有错,反而使她揭开误诊真相的决心更加坚定,更加急切,她对首医女和闵大人说出自己的想法:“我一定要查出来,虽然我不喜欢与内医正竞争,但要为韩尚宫娘娘洗清冤屈,就必须要比内医正大人更早发现病因,如果内医正发现了病因,他一定会隐瞒事实。”

的确内医正如果查到了病因,他会暗中悄悄将皇上治好,但却不告诉任何人真实的病因,以免追究他上次将皇上昏倒的原因嫁祸于韩尚宫饮食上的责任。闵大人因此不再阻拦长今的努力。

但是内医正是直接负责皇上的医官,无论在身份上还是在权力上拥有的条件都是长今无法相比的,长今该怎么办才能实现她的愿望,达成她的目标呢,闵大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知道该怎样帮助长今才好,而另一方面,长今进入内书库的事件被崔氏紧紧抓住不放,崔提调见尚膳大人放走了长今耿耿于怀,正想尽办法要打通内侍府严密的组织,找右相帮忙从尚册口中要得到确凿口证,但是被尚册一口拒绝:大臣无权也不应该干涉内侍府的任何事情。但是崔氏还是想尽办法找到尚册私吞皇上财物的把柄,逼出了尚册的口证。崔氏右相的行为闵大人紧紧盯着,觉得长今非常危险,急得直冒冷汗,他无法直接阻拦右相与崔氏对长今下毒手,又见长今坚持要查找皇上的病因,为长今的处境忧心不已。

长今查找皇上的病因根本无暇顾及自身的处境有多么危险,而皇上的病情却正朝着当年韩尚宫时的情形渐渐发展,皇后已担心的坐立不安,崔氏在背后同时进行的危害长今的举动眼看就要将长今推上绝路。

长今正是在这样的劫难中将被推到她意想不到的位置—可以全心全意展现她的才华,专门为查找皇上病因而全力以付的极其特殊的位置,一下子让长今拥有的条件胜过内医正十倍不止。(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