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苹果和胖子:天使变魔鬼

苹果

(图:苹果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苹果,一个活泼热情、可爱又善感的女孩,
胖子,一个纯情憨厚、老实却爆笑的男孩,
他们在某一天的午后,于茫茫人海相遇了!
苹果的生命中,突然出现一个关心她、体贴她、电话像三餐一样打来的人。
从害怕到接受、从排斥到依赖,被爱的感觉虽已遗忘很久,但命中注定的缘分,却似乎躲也躲不掉。
于是,从苹果和胖子来场约会之后,一段温馨逗趣、笑中带泪的动人故事,就这样细水长流却又轰轰烈烈的展开了!

上星期四晚上,范团突然发烧到38.9度,所以星期五一早接到我妈电话后,我就请假下楼陪范团并跟我妈带他去看医生。

或许生病的小孩本来就比较卢,也或许是吃了药后产生了不舒服的副作用,这接下来的三天,我被范团搞到身心俱疲。

平常范团只要一不顺他的意,就整个人趴在地上,全身软绵绵的,让你就算要抱也很难抱,这次生病更是夸张,要嘛就是趴在地上,不然就算站着抱他,他整个身体也是歪到不行一直挣扎,若是坐着抱他更是哭到呼天喊地,弄得我耐心都没了。

躺在床上睡觉,只是翻个身,就开始大哭,身体蹬啊蹬的怎么样都安抚不了,闭着眼用力丢开奶嘴,然后他伸手可及的东西,举凡小棉被、喝水奶瓶、衣服、抱枕、枕头套全部被他用力的甩开,于是我布置得好好的睡眠环境被他弄得一踏糊涂,我忍住气把东西归位,他却转个身又再弄乱一次,这时我火也起来,把躺在床上的他推到另外一个方向,然后大声斥责他:‘你到底想要干嘛,只是翻个身也要哭,我床弄得好好的,你给我弄乱干什么!’

我不晓得他听不听得懂我讲的,但此时我一定要将心中的怒气发泄,而原本我以为我这样大声的发出声音可以让他停止哭泣,想不到他越哭越惨,我实在想不出该怎么办才好,却又不想抱他让他以为哭就能解决问题,于是便让他继续哭,想看他究竟要哭到什么时后才要停。

不过哭了好久,我发现他一点都没有要停止的意思,而我良心开始过意不去,于是便把他抱起来,让他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并在他耳边说了声对不起并亲亲他的脸颊,总算范团的哭声才慢慢停止。

星期日早上,因为范团鼻塞睡不好,所以7点多就起来了,这时我听到胖子出门的声音,我想他应该又是出门去运动,于是我便带范团去客厅玩,到了9 点多,范团又开始闹了,我打给胖子想问问他到底跑去哪里了,这一问我火了,想不到胖子竟骑脚踏车骑到三峡去了,虽然他说会马上回来,但也要花一小时左右的时间,而我现在的状况,能等到他骑回来吗?

于是我只好把范团带回房间,可是他还是一直哭、不停哭、哭不停,我想就让他哭吧,反正刚好他鼻塞,如果哭一哭能把乾乾的鼻涕给流出来也不错,但想不到这次范团只是哭得满脸眼泪却没鼻涕,没鼻涕就算了,都哭那么久还是没打算停止,因为担心着范团所以晚上都没睡好的我脾气又来了,我忍不住拍他的屁股一下(屁股有包尿布,所以轻打不会痛,但我想应该有吓阻的作用吧?),然后又开始骂范团。

虽然嘴里骂着他,但心里却又充满着歉意:‘范团会这样哭闹一定是身体不舒服,我不该这样对他的,可是就算生病了,也别哭成这个样子啊,这样一直哭哭得我很烦啊…’,于是‘我该这样…我不该这样…;我这样对他是错的…我这种作法一点都没错’的想法不断在内心交战着,这也更让我对于胖子总是顾著自己,忽略了自己也该有照顾小孩的义务这件事感到生气,更让人火大的是,当你越需要胖子时,胖子却打了一通电话说:‘我现在在土城,可是我的脚踏车轮胎爆胎,我要找店家,可是今天是假日都找不到,所以还要再等一下才能回去…’,从头到尾我都没回胖子话,因为我知道我的耐性已经到了极限了。

挂断电话后,想到胖子这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再配合着范团的哭声,我也跟着趴在绵被上放声大哭起来。

这一哭不得了了,原本哭不停的范团竟然停止哭泣,或许他在想为什么马麻也要哭吧,不过能够让耳根子清静点真的谢天谢地。趁著范团停止哭闹时,我赶紧把他抱起来,想不到他竟然对我笑了笑,这真的是让我哭笑不得啊。

后来到了10点,范团哭累了,我也累了,我们就这样睡到下午1点才起来,只是到了3点多,范团的哭闹又发作,胖子便说:‘还是把他抱回家吧(胖子家)…’,原本我不答应,毕竟范团可能还不舒服,如果就这样把他丢回家很不负责任且我也会担心,但是因我整个精神状况已经到了忍耐界线,很怕又乱骂小孩无法作出理智的行为,因此只好答应了。

我想,身为一个母亲,我应该是个不及格的母亲吧,竟对一个小小孩发这么大的脾气,更没想到平常对范团疼爱有加的我,竟然也会对范团失去耐性,然后破口大骂。

范团,马麻只能跟你说声对不起,我会努力去学习,并多了解你的需求的。然后马麻再跟你说一件事,那就是─‘哭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我们一起加油,好吗?@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1-18 9: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