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家书:梦屋

真子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16日讯】有日走过Granville大街,温哥华名店相连的商业大道。正是圣诞前夕,入夜华灯初上,敞亮店铺里圣诞树的灯饰如繁星璀璨,吸引人们的目光。我的目光看向一间儿童用品专门店,马上看见可爱物品,不由自主推开明亮的玻璃大门,一脚便踏进店里去。

吸引我的是一栋栋木做的小房子。小房子是给玩具娃娃住的吧?可是实在美丽,做工精巧细致,红红绿绿各种颜色,令人想起美丽温馨的童话世界。

我微笑着想起我童年的梦:美丽的小房子,里面住着白雪公主一样的洋娃娃。童年时的大陆老家物质匮乏,当然穷孩子也有穷孩子的快乐,自己动手做玩具,纸折的房子和桌椅,还有床,两根火柴棒扎起来便成了一个小人儿,穿上纸做的衣服,满有趣的。小伙伴们一起玩“过家家”,玩得津津有味。

也许心里学家会由此推论:爱玩“过家家”的孩子,潜意识中有对家的热爱。家的概念,是那么个舒适的蜗居,真正属于自己的自由自在的天地。

其实何止爱玩“过家家”的孩子呢,对于拥有自己蜗居的渴望,也许便是地球人类的共性吧?有蜗居才会有一个家,对大多数人而言,拥有自己的房子是一个太奢侈的梦,是以买屋供屋,永远是打工一族一辈子都爬不完的阶梯。

如今大陆老家倒是今非昔比,城市高楼林立,市场繁荣。可是高楼里一个又一个单位空置著,并没有居住的人家,高楼上高高的窗户是每天挤公车扒饭盘的蝼蚁一族年复一年仰望的白云。有统计报导,依据现今大陆高昂的楼价,两口子正常收入不吃不喝不消费穷五十年积蓄方能购得两房一厅的单位。换言之此乃可能中之不可能也。

若论居住环境和条件,加拿大是得天独厚。这儿不独花园洋房,绿草如茵,与美丽房舍比邻的柏文大厦亦各有千秋,其建筑设计与室内布局远胜人口密集的亚洲城市,那是名符其实的蜗居,令人窝心。当然即便是生活富裕的加拿大也未达到居者有其屋,支付房屋费用仍然是平常人家最大的开销。但实际算计,如果两口子持久工作,则收入稳定,可以一人的收入付房屋按揭,还有另一半工作保障衣食住行,足可安居乐业也。加拿大有不少大陆移民,来时白手起家,干最普通的工作,数年后也有了自己的房子,平凡人生的梦想,在这儿并非蓝天白云般遥远。

如今我在加拿大看到我童年时梦想的小房子,美丽的感觉依然,只是不再想着要买下来永久拥有。走过漫漫的心路历程,已然明白世间万物纵美好终难永恒,人间蜗居固温馨,也不过是生命行脚的驿站,在我心灵深处有一个真正美好的家园,我知道那才是永恒生命终极的归宿。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生许多事往往皆利弊相随,上天若给人什么好条件,便让人也执著于此。给你动人的容貌,说不定便由此生起明星梦,不住的想入非非,至少穿衣打扮上绝不会亏了自己。反之条件稍逊者或干脆没条件的也就干脆不去执著了。呵呵这便是人生吧?人在迷中,大千世界的种种诱惑如迷幻梦影,谁又能从对自身的执著中真正超脱出来呢?
  • 人们心目中的审美尺度,总是自觉或不自觉的来自传统的审美意识,因传统乃神传神授,亦乃人本源之真性也
  • 加拿大海阔天高,处处景色怡人,连墓葬之地也不例外。这儿的墓园宽阔平坦,蓝天下,如茵草地洒满阳光,阳光也静静地照着静穆的墓碑。这天然的寂静,草和树,单纯的绿和风景,好像在静静的展示,死亡不过是生命的另一种形态,是从喧嚣回归沉静和平,死亡代表的不全是忧伤
  • 作为选民,甜言蜜语免了,承诺和梦想也无需听太多,最重要的一个准则是,候选人的道德良知可决定其未来。如不信各位选民可以走着瞧瞧
  • (shown)秋色再美,然转瞬即逝,如短暂人生,奈何功名利禄,神仙美眷,谁又能长久拥有?真个是秋色人生,刹那芳华,终究千叶飘零,尘归尘,土归土,那枯枝残叶又归何处?
  • 来到加拿大,真的见着“鬼”了,不是那阴森恐怖的鬼,这边的“鬼”们都笑咪咪的,年龄都不大,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许多小不点儿,衣着古灵精怪,在每年同一天相同的时辰,三五相继而,满街市游走。
  • 那一夜,我看到北美平原清明高远的天空飘过一片西藏洁白的云,那一夜,我听到一位真正的藏人的歌唱。年青的依西姑娘,穿着草绿色藏族的长裙,黝黑的肌肤闪烁著青藏高原温暖明亮的阳光,她以沉厚和缓的嗓音悠然唱出自己谱曲的歌。我听不懂她唱的藏语,可是我听懂了她歌中那份真诚的祈盼,当席中所有汉人和藏人来宾轻拍着节拍和着她的歌唱,也唱和著同一样慈悲的祝愿,霎那间泪水漫过了我的双眼。
  • 我总是向往那些古老的时代,那些古老传统的人类精神,看那些传统手法建造的房舍和廊亭,不仅是欣赏那些鬼斧神工般的技术,那些作品,贯穿一份不朽的灵性,一种专心致志的精神,价值无量。人类自翔在日新月异的科技中不断前进,又有多少人觉悟,所谓的进步 ,其实正是后退呢。
  • 香港也许没啥文化底蕴,但香港也特别,因其特殊之历史际遇,一百多年前归在大不列颠国旗下,喝足一百年洋墨水,不曾受中共党文化的浸淫,是以香港文化虽非脱俗也不算清新,但至少自然真实,思想之自由与港人之民主意识令香港文化中的幽默谐趣得以自由发挥,以此形成其俗世的风格,不深刻,但尚可娱乐。

    对比大陆电视,以其泱泱大国之人杰地灵,演员自然千里挑一,形象是没说的,制作也蛮认真,比香港的考究多了。然而大陆的电视剧集并不太受落,坦白说,闷,沉重,节奏太慢,色调灰濛濛的,好像用的都是劣质菲林,一句话,不好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