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艺术教本系列

数来宝的艺术技巧《演唱技巧三》

密疏、快慢
汉霖民俗说唱艺术团提供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十二字技巧之~密疏:

密与疏是体现唱词的松与紧。每个对韵句组要唱得有松有紧,并在句组之间、段落之间显现出这种变化。同时也要根据表现感情的需要,注意字、句密疏的布局。

“密”是说句子中字的密度大,段落中句子的密度大,使人感到速度在加快;相反的“疏”的情况,是将字和句子摆的稀疏,即会给人速度缓慢之感。

至于如何使字和句子的密度加大,主要是板式的作用,例如“赶板”板式会加大字的密度;通常在句头上常用“闪板”、“让板”、“掏板”,甚至“抢板”让句句相接,因而加大了句子的密度。

以两字一拍的基本节奏为例(即‘顶板板式’),与在节拍上有所延展和变化的“抻板”、“让板”、“寸板”相比,这种板式的字句密度可算是大的。

十二字技巧之~快慢:

任何一种唱段不会只用一种速度唱到底,演员为了表达多种感情,也为了使唱词速度得到调剂,节奏快慢就得频繁的做变化。在这种情况之下,整体速度尤其要保持相对的稳定性,使听众的节奏感能够接受,也使韵律的美感不致受到损害。

节奏速度的快慢也与唱词的松紧相关;在数来宝的演唱中,不外乎“快”、“中”、“慢”三种速度:先慢速,再中速,最后快速~这是一般唱法。而要唱得“慢中有快”、“快中有慢”,致使各种速度经常转换,这也是演员为了适当表达情绪与气氛时常见的现象。

从原则上说,无论怎样变速都只能是逐步的,转换时都得有个“缓冲地带”(甚至有个承先启后的‘搭桥句’存在),通常速度的变化幅度不大。

可是个别时候,也出现过降速或加速幅度过大的地方,只要不使人感到忽快忽慢、突如其来,能够掌握好转换速度的技巧问题,这种变化仍是允许的。

一、变速分析:
快慢转换幅度不大的,只用“催几板~由慢转快”和“撤几板~由快转慢”的方法,就能转过来。

一旦需快时,一板快似一板,几板过后达到所需的快速;需慢时,一板慢似一板,板板往下撤,几板过后达到所需的慢速,再用基本节奏的顶板板式把已经撤下来的速度加以固定。这种循序渐进的速度变化通常能有力的表现唱词的思想情感,所以在演唱中使用得好,往往能博得观众掌声。

速度升降幅度过大的,为使听众不感到别扭,就要有衔接作用的“搭桥句”。

所谓速度转换是否得当,其实依据的是听众心中的节奏感;这种节奏感是通过接收演员的演唱而形成的。在语气突快与突慢的转换中,置入一个明显过门的“搭桥句”,是一项重要的技巧。

例如下句︰“可也承受过巨大的痛苦与悲哀”
解析:“承受”这一拍就要放慢,唱到“过”要更慢,直到“巨大的痛苦与悲哀”随着情感的抒发,还要一板慢似一板,板板速度往下撤,以撤到最慢的速度,造成悼念的气氛。

二、变速原则:
使用“突快突慢”的速度转换,是为了表现特定的情感和气氛,但采用时必须严加控制,以免让这种大幅度的变速引用过多,造成全段的节奏感支离破碎。通常一篇两、三百句的作品,使用上一、两次也就可以了。

而在多数的唱段中,由于内容不需要这样表现情感,一般是不采用这种速度上的大幅度升降的。

﹙本文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让”包袱是为了给观众让出笑的空隙,“噎”包袱则是要把听众的笑声堵回去。有的地方为了使“包袱”的力量更集中,效果更强烈,就得要采取这种手法。否则,贪图了过程中那些零碎的笑声,就会丢掉全段收尾时,最终集中而痛快的笑声。
  • 板式处理如此,具体唱法上也与“包袱”的表现有关,要注意在“叙唱”、“诵唱”、“数唱”三种唱法中,采用“诵唱”是唱不响包袱的,只能在“叙唱”和“数唱”中,依据需要分别运用。
  • 如何处理包袱,这也是数来宝表演问题中的重要问题之一;所有写在作品中的包袱,只能说为演唱中的包袱提供了条件,打下了基础。包袱到底能“响”不能“响”,具不具有喜剧与令人惊讶的效果,还要通过实地演唱来检验。所以说,包袱是~“写在作品里,响在听众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