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突然监控手机短讯 民间反弹

北京当局正在全国进行一项监控审查手机短讯(SMS)行动。图为上海两位男士正在看手机。(法新社)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古云印采访综合报导)中国移动公司近日表示该公司正配合公安部门开展手机黄色短信治理,手机用户如若发送被认定为“不良”的讯息,将被停止短信收发功能,中国资深的通讯维权人士和律师指出,北京当局企图以“短信扫黄”方式进行非法的监控行为。

一位中国移动在上海的营业厅工作人员19日对大纪元记者表示,近来的确有一些发送所谓“垃圾”短信的市民到营业厅来要求恢复他们的短信收发功能,他表示,上级公司已经下达了内部通知称将对手机短信内容进行审查管制。

1月16日,上海移动分公司对《上海青年报》表示,“移动会根据公安部门提供的一系列关键词对手机短信进行先期过滤。”“一旦发现有问题,将对该手机号码进行暂停短信功能的处理,用户如果有异议,可去公安部门进一步对短信内容作鉴定。”

中国规模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中国移动,近日率先开始对手机短讯进行即时监控。香港苹果日报指,上海迄今已有七万多部手机,因发送“违法不良短讯”被停止短讯功能。中国移动坦承,此举是配合公安等部门开展手机短讯治理。

报导还指出,除中国移动外,中国联通亦出手,以“扫黄”和备案为由,对互联网站和手机实施全面监控。该集团董事长常小兵近日透露,迄今联通一共关闭了“违法”和没有按要求向当局备案的网站7万5千多个,另有尚未作出安全承诺的1,019个WAP类服务接入商(SP)的服务,被停止其计费和结算。

在上海工作的香港人林小姐表示,即使不发黄色笑话,当局都随时监控(手机短讯)。

相关规定引起网友抨击,在网易新闻评论中,过去24小时已有约6万条留言,大部分是抗议。一位江苏网友称,黄色信息又是怎么界定的?手机短信属于私人沟通空间,比如远方的妻子给丈夫发短信,用词亲昵,算不算涉黄?

对于当局的新措施,北京一位大学教师说,她的手机早已收不到涉黄信息,但不知为何突然扫黄:“越搞越往回走,所以现在搞不懂(政府政策)。”

资深通讯维权人士陈书伟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中国的法律来说,移动公司无权去监控手机短信的内容,哪怕是公安机关,也必须是人家触犯了刑法才有权力去监控。”

陈书伟提出三点,在“手机扫黄”专项行动中所涉及的违法问题,他表示,这种对手机讯息的全面监控,“一,事先假定所有的手机用户触犯刑法;二,实际上,比如说我给你发短信是黄色的,我们彼此之间,这一条短信也够不住刑事的(犯罪),所以你也无权进行制止;三,它(中国移动)不是一个执法单位,无权看人家的短信。”

陈书伟表示,扫黄针对的应该是黄色信息的公开传播者,而不应针对“点对点”的手机个体用户,“点对点是属于个人的通讯秘密,哪怕公安机关都不能窃听,除了证明我们二个人通讯有犯罪行为,但是它现在把这个公共的东西扩大为‘点对点’的东西。”“别有用心的打着扫黄的帽子,故意混淆概念,误导一些事情,用非法的手段来违背法律。”

据了解,手机“黄段子”在本世纪初盛行于中国,目前不再流行,然而官方却要大张旗鼓,原因何在。湖北网络作家刘逸明认为,醉翁之意是言论,“打击手机色情,他的真实意图还是为了屏蔽敏感信息,担心老百姓利用手机短信,进行敏感咨询的传递,手机短信实际上是一直被监控的,都经过短信中心,它设有过滤词的。”

北京律师谢燕益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整治互联网也好,整治手机也好,单纯通过限制信息,来进行所谓的治理,或者让青少年免受伤害,我觉得这种思维太简单,实际上它应该从教育、从社会文化,包括父母的责任,等等各方面,它是一项长期的文化、制度等等各方面的工程,不是说仅仅靠控制人们的信息,非法剥夺人的信息权力,可以达到的目的。”

谢燕益说,“在任何名义下,在任何所谓目的下,关键是程序要合法,要经过广泛的征求公民的意见,要经过立法程序,通过广泛公民来讨论,什么叫‘黄色短信’,什么叫黄色网站,什么样的内容需要管制。”“没有经过用户的允许,这样做实际侵犯了用户的通信权力。 ”

北京IT从业员王东烽说:“现在已完全清晰,扫黄仅是借口,藉扫黄完全控制中国互联网和手机言论,才是当局的真正目的。”他哀叹道:“以前我们讥笑朝鲜(北韩),但现在中国也开始向朝鲜学习,而且有过之无不及!”

当局藉扫黄监控手机短讯的行动引起大陆民众不满。大陆一些知名网站新闻跟帖如潮,指当局剥夺民众隐私权。

北京一位市民对当局的做法感到莫名其妙,她称:“停短信服务其实跟停机也差不多,哪有这样的,反正网上都有人在讨论这个事情,反正也很变态(制定者),规定也很变态,发一条应该没事,应该是连续地发,然后给你停了。”

有网民称,“这事太可笑了,这则新闻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公众最基本的隐私权是没有保障的。先且不论发不发黄色信息,对短信审查这件事就足以说明公权的滥用。”

“真是有点恶心了,感觉一点隐私权都没有了。”“明目张胆的侵犯隐私。”

“扫黄只是幌子,实际是进一步的监听。”“看来我已经在全世界最大的监狱里面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1-20 2: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