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大长今(90):向恶势力宣战

英子

大长今为完成救人的使命演完她修炼的一生/图/柚子

    人气: 45
【字号】    
   标签: tags:

长今经历了苛严的医术修行进入内医院后,碰到的都是非常棘手的误诊难题,这些难题被非常巧妙的安排给长今去完成后,使长今在短短的时间里具备了严谨而非凡的医术,这一切都是为了长今找出皇上误诊的原因揭开硫磺鸭子中毒事件的真相还原师父的清白;揭露右相崔氏几十年不为人知的罪恶行径,法办这批恶势力而给长今打下的坚实基础,因此导向长今揭露皇上误诊真相的下一步就从莲生受孕被封为淑媛娘娘开始。

莲生高升为淑媛,崔提调虽心中暗暗叫苦,却不得不派令路前来贺喜,莲生自从长今被贬为官婢流放到济州岛后与闵尚宫、阿昌一同被崔提调赶出御膳厨房,受尽欺凌,莲生见闵尚宫阿昌屡屡因为自己顶撞崔氏受到连累早心存内疚,因此趁势让令路转告崔提调自己就将闵尚宫与阿昌留在身边作为至密尚宫和烧厨房的宫女。

崔氏当然在自己屋里破口大骂,她愤愤然:“真搞不懂为什么总发生这样的事,我花了多少心血阻止皇上到李莲生的处所去,现在居然升为淑媛,还要今英亲自准备她的膳食。”

一切都在为长今清算她们崔氏家族的罪恶而悄悄运转着历史的每一幕,无论她们怎样机关算尽,令她们搞不懂的事件会一件接一件的发生著。

莲生早对崔氏家族迫害死亲如母亲的郑尚宫娘娘、韩尚宫娘娘以及让长今长年遭受苦难耿耿于怀,她瞧不起这些利用饮食为非作歹的恶徒,性情变得十分耿直,今见最高尚宫今英亲自为她准备每日的饮食,故意多次拒绝食用,并直言讽刺今英:“看样子崔尚宫所做的菜肴,少了某样东西,你不这么想吗?”

今英受辱不敢顶撞,但因此莲生招惹来意想不到的灾祸。

莲生的耿直,使今英受辱,崔家因此感到惶恐不安,万一莲生生下小王子,要为郑尚宫、韩尚宫报仇,崔家将遭受前所未有的灾难,因此一定要想办法除掉莲生这个祸患。

长今一年的使唤医女工作期满,被定为正式内医院医女,因此重新分配医女的工作,长今虽想成为淑媛处的负责医女,细心照顾莲生的身体,但御医女惧于闵大人,将长今分配到了原先由阿烈负责的皇后中宫殿,她认为这应该是长今最愿意去的地方,而阿烈非常凑巧被分在了淑媛处。

崔氏以为老天助她,让阿烈利用她高超的医术,人不知鬼不觉将莲生腹中的胎儿弄死。阿烈为莲生诊断后心中暗暗叫好,莲生是风热体质,这种女人不适合受孕生子,一旦受孕极易难产,非常危险,即使是小心伺候都不一定能安然度过。阿烈故意隐瞒真相,将风热引起的头痛、耳鸣以及晕眩症状说成是血虚症引起的,对阿烈的诊断没有人会表示怀疑,医官们也都凭经验认同阿烈的诊断,因为几乎所有的怀孕妇女都会出现类似的症状,内医正因此认为非常正常,只要用饮食调理就可以了。

阿烈以为一切进行的神不知鬼不觉,她表面上对莲生的关心与照顾几乎达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还恳求今英每天专为莲生准备即使是皇后、皇上都不能天天享用的珍贵食材,这些油腻大补的贵重食材在任何人看来都是血虚症孕妇最好的食材,但却是风热症的致命食物。阿烈自信满满,就凭饮食就可以让莲生腹中的胎儿窒息死去,大人孩子都会性命难保,尤其是胎儿,并且风热症的发作通常十分突然,即使出事,也很难追究到她的头上。

闵尚宫与阿昌见天天山珍海味,以为阿烈一片真心,非常高兴,无奈莲生天天心悸难忍,总感觉心跳异常地快,非常害怕,闵尚宫见莲生心神不宁,偷偷找到长今,让长今去看看莲生。说莲生太过胆小,总担心自己会像她娘生她时那样,因难产而卧床终生,阿烈这么用心,也说过不必担心,可莲生还是焦虑不安,只有长今的话莲生才会相信,求长今无论如何私下问候一下莲生。

闵尚宫告诉长今:莲生好端端坐在那里,突然说脖子后面硬硬的,心跳得厉害,头痛的要命,眼睛好像看不清楚,还有就算躺下来也会感觉晕眩。

长今一听感到不对劲儿,连忙亲自给莲生诊脉,仔细问莲生母亲生她时的详细症状。莲生说母亲最后几个月手脚全肿起来,快生产时常常昏倒,已有中风迹象,生她后大出血,从此卧病不起,而她自己生下来也几乎不能呼吸,大家以为她会死掉呢。

长今一下神色大变,莲生极有可能患的是风热症而不是血虚症,阿烈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的病症都诊断不出来,还吩咐每天的大补饮食……,长今不敢再想下去,阿烈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做这种利用医术杀人害命的罪恶勾当。

长今为谨慎起见立刻请教申大人血虚与风热有何不同。申大人很奇怪长今怎么会问这种常识性的问题,但他还是耐心回答长今:血虚症只会在变换姿势时产生晕眩,风热就算坐在原地也会天旋地转,再者血虚头痛只是前额会痛,而风热头痛不止脖子后硬硬的,连肩膀也会酸痛,这两种病都会让人焦虑无法入眠,但血虚会脸色暗沉发黄,风热则会有上气现象。

长今明白老师说的每一样她都知道,她多么希望莲生患的不是风热,但莲生的症状即使是申大人也一一说中,于是长今急问瘦小的人也会有风热病吗?申大人肯定的告诉长今会的,如果是传自父母更是如此,但奇怪长今为何问这种如此简单的问题。长今无暇顾及跟老师解释,进一步追问有风热症的人如果怀孕会怎样,申大人一下变得十分严肃:“孕妇与胎儿都会很危险,尤其是胎儿十之八九都很危险,所以有风热症状的女人,必须要先把病治好之后才能够怀孕。”长今立刻打断老师:“那么,让孕妇吃下牡蛎、牛奶跟牛腿肉,会怎么样?”申大人一下反应过来,追问长今:“是谁在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阿烈被申大人逼问意图何在,阿烈见事情败露只好一口咬定是自己的误诊,不承认有任何意图,医官们都无法相信阿烈的说法,这是绝对不可能犯下的大错,由于内医正的维护,阿烈被保在内医院只接受每天值班的处罚。长今接过阿烈的任务照顾莲生。

长今终于知道是崔氏的指使,这件事使长今痛下决心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她都要揭示真相。她再也不能将揭示崔氏罪恶还原师父清白的事一再拖延,这些恶徒不被送上法庭就不会停止她们的罪恶勾当。长今决定正式向崔氏家族宣战,她告诫阿烈:“郑尚宫娘娘还有韩尚宫娘娘,绝对不会原谅利用人吃的食物以及用阴险的方法来夺得权势或是富贵的人,我当然也不会原谅,连操纵食物的人,我们都不原谅了,更何况是关系人性命的医术呢,你听着,如果你再一次使出这种招数,那时候,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你回去转告崔尚宫娘娘吧,我不会像郑尚宫良娘娘或是韩尚宫娘娘一样,那么容易被她们诬陷,被她们打败的。”

长今决定堂堂正正用正义的方式向恶势力宣战,这必将是一场正邪的较量。长今无法回避这天理不容的一次又一次的杀人的罪恶勾当,因此将自己的想法告诉闵大人,是时候该揭露她们的罪恶了。闵大人问长今打算怎样做,长今内心非常明确,她说:“首先,我一定要查出当时皇上为什么会昏倒的原因。长今认为那一定是误诊,御医们查不出真正的病因,将皇上昏倒的原因推在了所谓的硫磺鸭子身上,只有证实是误诊,查明昏倒的真正原因,才能洗清师父韩尚宫娘娘的冤情,还师父清白,将崔氏绳之以法。长今就这样因莲生的事件自然而然地踏上了这条早就安排好的艰险道路。

闵大人虽十分担心长今的安危,但却明白,长今要走的路是任何人也阻挡不了的,他也只能在一旁默默地尽全力暗中保护长今。(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