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大长今(91):进入内书库闯下大祸

英子

大长今为完成救人的使命演完她修炼的一生/图/柚子

    人气: 67
【字号】    
   标签: tags:

虽然长今充满了信心,认定皇上当时被误诊的可能性极大,但是,要想查出皇上被误诊的真正原因,凭著长今一介卑贱的医女身份,却仿佛比登天还难。闵大人提醒长今:“想要证实当时是误诊,就必须要为皇上的身体诊脉才可以,徐医女只能帮皇后娘娘诊脉,皇上是由医官来诊脉的,医女只能从旁伺候皇上而已,再说,徐医女也不是负责大殿的医女。”

但是长今早就想到了一个办法,她认为可以不用诊脉,也能得知当时的状况。闵大人猜到长今指的是藏有皇室病籍资料的内书库。但是,闵大人认为那个地方,只有内需司派遣的内侍府的内侍才能够进去,平时那里戒备十分森严,甚至连大臣都不能进去的。

长今说医官大人可以进去,闵大人告诉长今,医官大人也要在上殿病情严重的时候,先得到内侍府的许可,才能够短暂的进入内书库。

虽然在旁人看来希望渺茫,但是长今每下一次决定时,也都是如此,身负重任行于世间的长今此时已是势在必行,无论困难有多大,她都会得到天祐神助般的机缘以实现她既定的目标。因此她十分坚信的回闵大人:“一定会有办法的,我会找出方法来的。”

但是方法到底在哪里,长今内心也说不清楚,她只是凭著自己的信念坚持着。长今想到了尚膳大人,曾经告诉过她小事可以找他帮忙,但是这件事早被尚膳大人一口拒绝过了,因为那是皇室最隐密的书库,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而皇后那里也告诉长今虽然相信韩尚宫含冤而死,但右相势力颇大,不敢轻易触动右相的势力,让长今忍耐。皇后也不敢拿自己皇后的位置去跟右相的恶势力宣战,所有正常的途径都被无情的阻挡,谁也不敢拿自己的前途与性命去触动右相崔氏的权势,人们的自私与懦弱使右相崔氏越发变得肆无忌惮,长今内心变得十分着急,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这样的罪恶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著。

其实一旦长今下定决心,开始努力要克服一切困难往前迈步时,路就会自然而然为长今打开。

既然一切正常的途径都被阻挡,没有任何人愿意帮助长今洗清冤屈,一个意想不到的机会很快展现在长今的面前,同以前一样,抓住这个天赐的良机也同样需要放下生死的勇气。

皇后原本就因为假髻太过沉重常常肩膀酸痛,但是最近更加严重,以致于她在长今面前流露自己内心的不安:为何太后年纪比她还大,也常常操心内命妇的大小事务,却反而身体比她还要健康,同样是假髻太重,怎么自己更加严重呢?

长今灵机一动,知道这是一个进入内书库的绝佳机会,她决定即便因此背负隐瞒皇后的大罪也要利用这次机会,因此她要求皇后允许她进入内书库了解皇后的详细病历。没有长今对皇后的救命之恩,没有长今对太后与疫病的拯救之功,长今绝对不可能提出这等“荒唐”的要求,也绝对不可能得到允许,甚至有可能马上遭来杀身之祸,但是现在皇后非常信任长今,因此长今的大胆请求很轻易的得到了皇后的允许。

不过情形正如闵大人闯入被封锁的疫区救助长今时所说的话,长今未来要走的路将更加艰难,她立下的功劳越多,挡在她面前的那无形的人的高墙就会越高,如果长今无法越过那人的观念形成的高墙,长今一路走过来所遭受的劫难与立下的功劳都会变得毫无价值。现在长今面临的正是这样的阻力。面对这方方面面十分无情的人的观念,长今必须要毫不动摇的跨过去。

虽然皇后因为担心自己身体而给了长今一个特例,但是马上招来内医院所有人的责难与不解。长今被迫面对内医院所有医官、医女的严厉质问,甚至怀疑长今别有用意。

御医女指责长今怎么可以向皇后娘娘请求如此无礼的事,虽然长今受到皇后娘娘的宠爱,不过只是个医女而已。老师申大人表示虽然理解长今治病心切,但漠视内医院规矩到此种地步,简直太过放肆,因此也非常生气,让长今向皇后娘娘为自己的无礼请罪。恩师的不解与愤怒比任何人来的压力都要大,长今面对方方面面众人的围攻,也只好不停的为自己带给大家的“麻烦”与“困扰”表示歉意,她此时此刻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还原真相的心坚如盘石,面对这人的观念—要她守内医院等级观念的高墙,长今一边只好不停的道歉,一边却坚定的告诉申大人,自己不能向皇后请罪,请求老师就允许她这一次,请求大家就批准她这一次,原谅她的“无礼”请求。

信菲非常不解长今为何要这样做,因为淑媛娘娘的事申大人以及上头的医官们、医女们才又开始相信长今,这么一来又要被他们误会了。现在内医女又开始讽刺长今:仗着皇后对她的信任,平时漠视同伴,现在连医官大人也看不起了,不放在眼里了。长今这么做连申大人、内医正都不事先告知,十分伤老师、上司的面子与自尊,但是长今无法将自己真实的原因告之老师和上司,在明确查明皇上误诊真相之前,长今必须顶住一切的压力和对她的种种误解。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长今只能这么做,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这所有的误会也一定会自然的解开。今天的大法弟子在所有(包括司法途径)正常途径被中共恶毒的封锁后,为制止中共的迫害还原历史的真相也正顶着方方面面的压力与亲朋好友的误解冒着生命的危险向海内外以各种和平的方式揭示被中共严密封锁的残害修炼人的弥天罪恶,因此如果人们能理解长今的不得已,那么我更期待人们能理解和支持这些敢于用生命坚持正义、抑制邪恶的善良人士。

长今利用三入内书库的机会,偷偷将皇上的病志一一带出。当她将带出的第一本病志拿到首医女的处所时,把首医女吓得脸色苍白,不过首医女一下反应过来,连忙叫长今赶快把全部内容抄录下来。她当然知道长今终于下决心冒着性命的危险要揭示皇上被误诊的真相,因此很快变得冷静下来,拚命的帮助长今。首医女看过部分内容后认为任何人看了皇上的病志都会认为皇上患的是风寒症没错,但是固定周期发作就有些奇怪了,又不能亲自帮皇上诊脉。

长今恳求首医女:“一定要帮我,我在宫里不方便,请你帮我找与皇上病症相似的病患。”首医女当然马上同意,但是对长今的胆大行为弄得每天心神不安。当长今与首医女抄录完第三本病志后,首医女已经找到了几个相似的病患,但依然查不出原因。长今认为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查出,否则御医们早就该弄明白了。即便这样长今也显得信心十足。

就在长今抄录与研究皇上病志的这段日子,皇上风寒发作,全身上下酸痛,并长了口疮,吃饭感到疼痛难忍,没有食欲。内医正一听到皇上风寒症发作内心就惶恐不安,当年他将皇上昏倒的原因嫁祸于韩尚宫的所谓硫磺鸭子身上,推开了罪责,但内心其实早就怀疑皇上是不是患有不为人知的其他病症,最近一段时间发作更加频繁,皇上自己也觉得很奇怪,怎么他时常会得风寒。内医正嘴上虽安慰皇上不用担心,但是他自己却显得惶恐不安,他怎么也想不通,皇上的风寒怎么总会周期性发作,而且拖延的时间越来越长,虽然最后会缓和好转,但很明显那不是药物的作用,好像到了一定时日自然变好似的,不过皇上的体力因此变得越来越差,皇后也为此忧心重重,寝食难安。

正当内医正为皇上的病症苦恼不堪,忽闻长今被监察内侍带走,并被要求向内医院交待长今的合理去处,他们要秘密审查长今一段时日。原来,长今带第三本病志出去后不久就被发觉皇上病志少了一本,长今将第三本还原书架后马上被带了出去。虽然内侍府办事一向十分隐密,内医正与崔氏还是打听到了长今被审查的真正原因,他们暗暗高兴,长今犯下了无法饶恕的罪过,一定会被内侍府神不知鬼不觉的秘密处死,这原本就是内侍府处决事情的惯例。(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