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故事:王孝廉的前生与来世

莫求

只因我前世见到那些才子们登科中举,心里便十分羡慕;又羡慕那些大富之家的华贵富丽,此情也没能断绝,所以还得转世两次。(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51
【字号】    
   标签: tags:

清朝时期钱塘有位名叫王鼎实的孝廉,是一位少年才子,十六岁就中举了。一年,他去投靠一位做官的亲戚。到了亲戚那里,住了没多久,就得了病,病情并不严重,但他却把他的那位亲戚叫来,用比较悲哀的语气对他说:我前世,是镜山寺的一位僧人,苦修了几十年,差一点就修成得道了。只因我前世见到那些才子们登科中举,心里便十分羡慕;又羡慕那些大富之家的华贵富丽,此情也没能断绝,所以还得转世两次。今生便是其中一世。过不了几天,我又将投胎到大富人家,就是顺治门外的姚家。你留我住在此,看来也是命中注定的。

亲戚劝解他病中不要多想,他又说:来去都是有定数的,我实在难以在此久留,只是我父母生我养我的恩情,一时难以割舍啊。于是他便取来纸笔来,向父母写了一封诀别信。

信的大意是:儿子不幸客死在千里之外,寿命短促,身后留下少妻和小儿,给父母留下拖累。但儿子并非父母真正的儿子,弟弟才是父母真正的儿子。父亲还记得某年在茶馆与镜山寺的一个僧人喝茶的情形吗?儿即是那位僧人转世。当时与父亲聊天十分融洽,心中感念父亲的忠厚诚实,便想为什么造物主不将我转世为他的儿子呢?心中动了此念,于是便来做了你的儿子。儿媳也是幼年时就有缘分,镜花水月,都是在幻景中相聚,怎么可能长久相处呢?父亲切勿以真儿子看待我,快快斩断爱子之情,赦免儿子的不孝之罪吧。

他亲戚问他投胎到姚家该是那一天,他说:我这辈子没犯过什么罪过,所以今生一死,很快就轮回转世。三天之后,到了巳时(上午9点至11点之间),王鼎实便开始洗漱,洗漱完后,坐在床上叫他亲戚来,说话谈笑的样子都与平时一样。不久他便问:中午到了吗?有人答道:已到正午。他便说:我今生的尘缘已尽,分别的时候到了。然后向亲戚拱手一一作别后,便安然去世了。他的亲戚赶到姚家去看,果然就在王鼎实去世之后的当天,姚家就生了一个儿子。姚家经营骡马行,几万贯家财,是富贵之家。

看了这则记载后,我想,这个故事除了说明轮回转世的真实性外,还讲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镜山寺中一个修了几十年的僧人,就因为还有些对世间的执著没有去尽,而没有修成,还得在人世间轮回。可见修炼是多么严肃的一件事啊,一个执著不去,一念之差都有可能使其修不成。

(资料来源:《子不语》)

--摘编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记载中的邵士梅之所以不愿久当县令,以及用自己的俸禄来无偿的资助一个贫穷的老妇,这都只能用他真的记得前世以及阴间的情况来解释。
  • (shown)清代初年,有位李通判,是山西汾州人,他不仅记得自己的前世,还记得转生之前在另外空间里的经历。
  • (shown)小时候常听老人们讲起这些,当出现什么灾难时,会说是上辈子造的孽;而当出现什么好事时,会说是祖辈上积的德。
  • 凡是对清朝历史有过专门研究的人都知道:张英和他的儿子张廷玉俩人在大清康乾盛世中居官数十载,忠心辅佐康熙、雍正、乾隆三位皇帝,立下了大功,而且都为官清廉,人品端方,均官至一品大学士,是历史上著名的贤臣良相,同时也都是史家公认的学者大儒。
  • 故事发生在明末清初年间。距北京城几十里外有一个村子叫瓦家店。在这个村中有一个有钱的大户人家,人称“钱员外”。在他们家两里外有一个农户人家,此人姓李,人称:“李老二”。由于他会一些泥瓦匠的活儿,经常到钱员外家干些零活。每次到钱员外家干活,钱家给的工钱都不少,一来二去就和钱员外很熟。所以钱李两家来往比较密切,钱员外称李老二:李老弟。李老二称钱员外:钱大哥。
  • 2004年春,重庆市綦江县赶水镇一位姓杨的、约40岁左右的农民给法轮功学员讲述了发生在他们自己家的一个真实故事:
  • 记得小时候,逢年过节父母就让我们烧香拜佛。说起礼佛,我想起轮回中的一个有趣的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