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天人合一之路(18-7)

“玄妙之门”之可能
黄鹤昇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人若无思、无为,他就没有连结、综合吗?为什么《周易‧系辞上传》说,“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感而逐通天下之故”呢?老子为什么在损到无的时候,顿悟了道呢?佛教的三大学是“戒、定、慧”。

“戒”就是“拂尘看净”,放空自己,戒掉尘世间的一切贪欲、情困等烦恼,其目的是为了“明心见性”。因为以禅宗的说法,心性本来是清净的,是因为客尘所染才使其如此污浊的。戒掉这一切后,心就可以静下来悟道了,这就是“定”,也就是“禅定”。

禅定的目的是为了打通经脉,使心产生出“慧觉”来,从而顿悟出佛性本体。这个说法,说明了人在无思、无欲的情况下,那个认识的形式就消失了,感性没有了表像,它就返回到他自身中,与那连结、综合、统一的形式发生作用,使他产生一种回光反照的感悟来,他终于回到这个物自体——吾真正感通了。这个心性的形式,是与宇宙的形式相通的,他本就如此,并不需要表像的介入,知识的介入。

意识的介入,客体的介入,反而将这一形式蒙蔽了。这个回到他自身的感悟,我称之为“慧觉”。但这个慧觉不是人人在无思无欲的情况下都可以产生的,他是顿悟,突然出现的。

很多佛家子弟禅定了一辈子也没有出现慧觉,佛家说的是经脉不通。这就是说,人在无思、无欲的情况下,他发出的“气”(感)只有触及脑部的某一经脉,才会自动地连结、综合、统一起来。

就像一台电脑,当人们点到某一部位,它突然自动地运作起来,完成、回归了它所有的程式。人在无思、无欲的状态下,他的慧波突然与宇宙的太极(宇宙的中心)接触上了,人脑自动连结、综合,完成了他所有的程式,他回归了他原来心性,他整个心身成全了一个小宇宙,他已与宇宙溶为一体,入了宇宙这个道,他感悟到回归了本体,他圆满了、完善了,永生了。

慧觉是在无的状态下出现的,人没有达到无的状态,就有意识的意向性,这个意向性总要指向什么,它阻止了人这个心性向圆满发展,以致不能完善。

只有进入无,出现了慧觉,打通了脑神经的某一经脉,它便自动开启了人脑这台计算机的程式,因为人是上帝或曰是宇宙创造的,他的心就是一个小宇宙,而在无思、无为、寂然不动的状态下,这台计算机就不受一丁一点意识意向性的干扰,他完全按照宇宙的道——自然目的连结、综合。终于,程式完成了,他与天合而为一,心性的一切,与宇宙完全相吻合,他达至最完美的境界。

(待续)

(转载自黄花岗杂志社《通往天人合一之路》一书)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外国人的眼中,巴黎人就是法国的代表,也是懂得享乐、浪漫时尚的达人;但在许多法国人的眼中,巴黎人却往往是被嘲笑不懂生活、不知悠闲情调的都市佬。
  • 客观表象世界以及人的意识,不断输入人脑中,他不断产生意识。意识多了,那个人的自身就被意识所绑架了,意识总是要以表象世界为对象,没有“对象”,他就无言以表。
  • 威尔‧杜兰特(Will Durant 1885——1981)美国著名学者,普利策奖(1968)和自由勋章(1977)的获得者。他用五十年时间完成了受到广泛好评的《世界文明史》(11卷本,后几卷是他和妻子阿拉尔合作而成)。92岁时,他创作了《历史上的英雄》,这是他辉煌一生的最后作品。他的《哲学故事》旨在让更多的人了解哲学。他终生热情地致力于将哲学从学术象牙塔中解放出来,让它进入普通人的生活。
  • (大纪元记者周行加拿大汉密尔顿报导)1月20日晚,美国神韵国际艺术团在汉密尔顿市的汉密尔顿剧院(Hamilton Place)的第二场演出圆满落幕。神韵纯善、纯美的表演艺术,把中华五千年博大精深的文化精髓呈现舞台。被演出所陶醉的观众,对神韵艺术赞不绝口。
  • 所谓的“阴阳两气”,这个“气”就是一种波。以中国气功理论的说法,人在进入到气功状态时,可以接收到这个气,因为万物都有物质波。老子以“无”悟道,恰好这个“气”是看不见摸不着、无形、无声、无臭的,在古人看来,这个“气”就是“无”。
  • 我们人对物质的理解,首先是了解物的性,然后从物性中得到物的理。万物虽然充满着阴阳对立的矛盾,但它统一在“气”之中。这个“气”是什么?我以为老子这个“气”,不是现代人所说的“气体”,而是现代人所说的“振动波”。
  • 庄子曾经梦见自己是一只蝴蝶,醒来后他提出了千古一问:究竟是庄子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了庄子?换而言之,究竟是谁在梦中?是蝴蝶,还是庄子?这绝对是大哲学家才能想到的问题。因为一般人都把我们这个世界看作是最实在的,在他们眼里,梦境绝对是虚幻的。然而庄子的蝶问颠覆了常规的观念,让我们意识到这个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世界并非是绝对的,或许另外的世界比这里更真实,更美好。
  • 道家讲忘我、忘己、忘物,无所不忘,无所不遗,但有一个在,就是“吾”。这个“吾”与自然——道同在。实际上我们从叔本华描写佛法凤凰涅槃的境界就可以体悟到,人在“无”的状态下产生的一种悟性:“而是那高于一切理性的心境和平,那古井无波的情绪,而是那深深的宁静,不可动摇的自得和怡悦。
  • 人的欲求无止境,一个愿望满足了,另一个愿望又接踵出现。这就是人为什么在实现其人生目标后,反而徬徨不安、寂寞、空虚和无聊,觉得人生毫无意义。叔本华认为人要获得绝对的自由,只有退回到“无”中去。他在他书的最后章节里对“无”虽然着墨不多,他指出存在的正负号是可以转换的,存在的变为“无”,而“无”的变为存在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