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日记(45)

大陆读者

(图:志清)

【字号】    
   标签: tags: ,

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

———2008年9月29日———

早上起来时太阳穴在突突地跳动,我感觉全身像散了架,我揉着疼痛部位的肿块,昨天有四个人同时向多个方向抻我,我的肌肉当时被拉伤了,我每次甩开他们时衣服也多处撕开,我四下望着号里的三十多个人,没有一个愿意帮我或者同情的,我失望地喊著:“救命!我不行了!”可是隔壁的员警根本没有挪动屁股,贾坤非常专业地告诉我,摄像头是照不到茅厕位置的,你喊管教也听不见。

这里的人实在太生猛,都是不可理喻的,只有一个人在墙边上文质彬彬地看书,我油然升起羡慕的心情,他那长长的猪肚子脸实在太风度了,他还伸出一个小手指勾了勾,意思是让我过去说话,要知道贩假烟酒的犯人都不屌我,他们只跟实力相当的毒贩说话,对我这种没钱的人看也不看一眼。

我爬到他的脚下,走是走不动了,仰脸向上看着他,他坐着很高的垫子上,他问我:“你说一下你的案子是怎么回事?”

“我就是写了一点反对共产党的文章。”我偷着瞄了一眼他手里的书,进槽子真好,能够读书看报。

“你在员警面前吹你有文化啦?”

“没有啊。”

“你现在想什么?”

“我做梦都想出去。”

“你算是幸运呀,碰上我了,我教你怎么说,你记住了就能出去。”

“哦,那大哥你说吧,我正想找有文化的人指点一下呢。”

“你就说自己什么都不懂,完全是听别人说的,写的都是照别人抄的。”

“我也不认识谁,照谁抄的呢?”

“你骂了比的,你是不是学傻了,你知识没学进去,脑子先学坏了,你这种人都不值得我可怜。”

“不是,大哥,我是否定马克思学说,现在反过来承认它,这不是翻供了吗?”

“你有没有工作过?”

“我有一直工作,在工作中一向勤勤恳恳、认认真真。”我说的时候,用眼睛扫了一眼,他们把嘴角撇到了耳朵。

“你骂了比的,我这么高的学问都不敢否定马克思呢,你读过几天书啊,就口出狂言。”

虽然我感觉他比较偏激,但是他的本意还是想帮助我,所以我说:“我知道你有文化,我这就是来听听你的意见的嘛。”

他一本正经地说:“我要是有时间,我给你讲讲什么是唯物主义辩证法,什么是剩余价值,不过现在我也没时间了。你记住了,你的想法都是有问题的,不光管教认为你是精神病,我们都认为你确实是精神病,你整天胡说八道还不把你送进来!”

他很平和地跟我说话,我也没理由不以诚相待。我就跟他说:“大哥,我就是自己怎么想就怎么说,我觉得马克思的思想确实都是错误的,我们的社会不能再按照他的思想走了,人的社会行为必须是自由和自主的,这样即使个人失败了,社会不会因此整个都失败。”

“梁子”走过来说:“‘金宝’,你别跟他废话了,我跟他说一句就行。”他对着我:“你要不照他说的话做,就会被…”他伸出手来做了一个枪毙的姿势,跟员警的动作一模一样。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不打针!”我重复著那句话,声调不自觉地哆嗦起来。女护士昂首挺胸地走回来,脸上的一条横肉还在晃动,针管像掷飞镖般扎到我臂上。我看着贾坤,从他少有的慌张中,我猜测他可能知晓针管里是什么药物。
  • 刁管教溜达过来,阴阳怪气地说:“两百元东西都给你了,这是特殊照顾你!”我连声说:“谢谢您照顾!”其实,我的心里实在气愤,我没有洗过脸、刷过牙、盖过被子,经过十二天才给我送来
  • 我说:“大夫,你先给我些药吧,只要我在病历上签字,我家人一定会给钱的。”他奇怪地看着我,要了家我的电话。我鼓了好大勇气又问:“大夫,能不能给点药啊?”
  • 有了“610”的直接鼓动和撑腰,“四指”和“长龙”更加肆无忌惮,整天想着恶作剧做出花样来,把我的衣服脱下来当椅垫,把我的拖鞋藏到垃圾桶里,“卖唱”还故意把长疖的胳膊伸到我这边抖落。
  • 我常常想起张警官的枪对准我的脑袋时,我都没这么恐惧,如果当时那支枪真的射出子弹,我可能就算“幸福”地死掉了。临近傍晚,负责看着我的“610”员警来瞅了一眼,他像一个幽灵,时远时近。
  • 这里在活动时间可以小声说话,私人物品自己管理,但是一切等级制度都严格执行,给帮教组增加了一个铺位,让他们白天轮流睡,帮教组白天给我上“大课”夜里上“小班”
  • 他周围的管教们像一群蛊惑仔一样看着我,那种说不清楚的奇异目光。我目送这位大领导的离去,他边走边说:“真是他妈的跟人不一样!”
  • 我再晚来一步就错过了,当时想让家人知道我的位置,就在上面写了家里的电话,他们根本没有通知我的家人,母亲坚持着找到我,才有了我今天的安全。
  • 一个人是生活在文化、传统和民族之中的,当这三者都毁灭之后,制度就安排了人的命运。人必须在真实中找到意义,而且必须在意义中生存,没有基本的尊严就没有了生存的意义。
  • 我盼著张警官的提审,犯人可能都像我一样,生怕被员警忘记了,长期放到这里没人管。这个法律体系总是要求嫌疑人自证清白,很多犯人没有和家人联系上,那么谁来协助这些人排除嫌疑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