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苹果和胖子:我是个狠心的妈妈

苹果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苹果,一个活泼热情、可爱又善感的女孩,
胖子,一个纯情憨厚、老实却爆笑的男孩,
他们在某一天的午后,于茫茫人海相遇了!
苹果的生命中,突然出现一个关心她、体贴她、电话像三餐一样打来的人。
从害怕到接受、从排斥到依赖,被爱的感觉虽已遗忘很久,但命中注定的缘分,却似乎躲也躲不掉。
于是,从苹果和胖子来场约会之后,一段温馨逗趣、笑中带泪的动人故事,就这样细水长流却又轰轰烈烈的展开了!

自从范团大了以后,每次将他送到婆婆家,然后我再偷偷溜走这件事就变得非常困难。

本来还能将他带到电脑房,然后利用他的注意力在房间的球球或者收音机时趁机溜走,但后来他知道我都是用这种方式消失,所以手都会一直抓着我不放导致这方法失败,因此后来就改成由公婆抱着他下楼去中庭,然后我再搭下一班电梯跑掉。

但范团不是笨蛋,这种方式用了几次后他又晓得了,因此一进公婆家,便死命的抓着我不放,让公婆连抱的机会都没有,搞得我满头大汗心里又不舍,不得已只好抱着范团,然后跟公婆一起到中庭另找方法。有一次,是胖子妈假装要跟范团玩捉迷藏,范团开心的爬下了我的身体去追胖子妈,此时我赶紧悄悄闪人,但这方法只用了一次,到了下一次就无效,因此只好再想办法,所幸刚好有一群小朋友抱着球走过来,范团被他们给吸引住,又起身往他们方向奔去,我总算能够脱身。

不过虽然每次都能让我顺利离开,但心里其实是非常舍不得的,每每在离开公婆家后,总是在车上偷偷掉眼泪,然后马上打电话给公公问范团是否有在哭闹,而每次胖子爸的答案都是:‘你一走他马上就忘记了,只要不要让他亲眼看到你跑掉就行了…’,听到这样的答案我也就催眠自己范团并不像我想的那么黏我。

前阵子我一个也是到了收假日得把小孩带给她妈妈带的同事跟我说,有次她也是把小孩送回去后要去坐公车,但她妈妈坚持要带小孩一起走到公车站牌,就这样她小孩看着她坐上公车,难过的对她喊著:‘妈妈不要走!’然后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她说看到这一幕,她难过到真想马上下车。而我在听她转述这件事时,也难过的掉下泪,因为我想范团的心情一定跟她小孩一样,唯一差别只在于,我还没亲眼见到范团在我面前哭罢了。

昨天,是将范团送回公婆家的日子,因为婆婆上星期生病所以没将范团抱回去,所以这次很担心范团会不想回去,果不其然,一到公婆家,范团又死命的巴着我不放,任何平常能吸引他的方法都试过了还是没用,不得已只好全部动员到中庭看下一步该怎么做。

只见公婆在那边蹲来蹲去、又玩球又捉迷藏的,但范团还是像无尾熊似的黏着我不放,最后连保全都拿玩具吸引范团,但范团还是不为所动反而大哭起来,我真的感到很无奈,折腾了一阵子,此时胖子拿了水管洗起他的瓶子,而范团被水给吸引,总算主动离开我的身体。

我见机不可失,赶紧偷偷溜到大厅,但仍透过窗户观察范团的行动,只见胖子洗好瓶子后准备要离开,而范团打算去玩水却被公婆给阻止,这一阻止,让范团发现我不见了,便急着要往大厅跑过来,但就在飞奔的过程中被公公给抱了起来,被抱起的范团放声大哭,哭到整个中庭都是他的声音,我的心因为范团的哭声整个揪在一块,很想跑过去抱抱他,但我怕一抱他,他会更不愿意待在这边,因此我便对着也在大厅的胖子喊:‘棕棕在哭,你快过去看看他…’,可是胖子没打算过去,而在一旁的保全也对我比出‘快走快走’的手势,因此我便狠心掉头往车上走去,但一上车,却止不住的大哭起来…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我要这么狠心将他丢在这?为什么我没办法找出一个让范团和我不用忍受这种分离之苦的方法?’我的内心好有罪恶感,觉得自己太残忍,也突然能够体会为什么范团平常一见不到我就马上放声大哭、每次睡觉手总是会往我的方向抓,因为他怕我会突然不见丢下他!

在回家的路上,我打了好多次电话回公婆家,但都没有人接,我想着是因为公婆将范团抱到中庭所以不在呢,还是因为范团哭得太惨他们没空接电话,虽然在一个多小时后公公接了电话,才知道一开始把范团抱上去时,因为他哭得太厉害,只好再抱下去一次,这次刚好有小朋友在,所以范团就跟他们玩得很开心,后来抱上去后又听到中庭的小朋友声音,所以又再下去玩了很久,也因此电话才会响了那么久才没人接。

听到这,虽然我放心了不少,但只要想到范团跑到大厅找我的画面时,我还是会忍不住掉泪,因为我知道,只要我没想出让我和范团不用每个星期分开的方法,那么这样的事情还是会发生的,而我也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伤了范团的心。

今天一早出门遇到我妈,我妈问了我范团昨天送回去有没有哭闹,我将事情说给我妈听,我妈说了一句:‘这样棕棕的心会受伤…’,我听了整个心情又低落了起来,好想跟我妈说:‘那我不要再带棕棕回胖子家,你每天都帮我带好不好?’

我希望范团就一直待在我们这边,然后偶尔抱回去给公婆他们玩一玩看一看,我想这是最好的方法,可是,我知道我妈会说:‘那范团就待在他们那边…’这样的话,但若都待在那边,我会一直想着范团;就算我妈愿意帮我带,我又怕公婆会觉得为什么儿子已经住在老婆家了,现在连孙子也不住这边的想法,所以,我去问了其他也是假日妈妈是否有好的处理方法,这才发现,原来他们也有相同的困扰,而这,确实是一个难解的习题。

或许对范团来说,最怕的就是和我分离,但对于做妈的我来说,又何尝愿意这么狠心呢?

我绞尽脑汁,用我的眼泪和思念想要找到一个让大家都接受的方法,但我却一点头绪也没有…@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1-25 11: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