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心与怜心

葆莹
【字号】    
   标签: tags:

去年春天,为本班种波斯菊的家长──阿美,离婚了。今年暑假,她带着五个孩子出奔,彻底远离了家暴的伤痛。

阿美的孩子是我班上的小雄,当我了解他们母子的境遇后,便着手帮小雄申请急难救助、奖学金、学产基金等等。申请的过程需要许多细节资料与证明文件,当我拿到法院判决离婚的证明文件,读着她婚姻生活的描述,心都快被撕裂了。不只是心疼她的遭遇,更心痛孩子们长期跟着受苦。之前阿美有困难时,偶尔会写信告诉我。出于一种无法言喻的缘分跟善念,总让我们尽力去帮她。她卖包子、玫瑰馒头,我就帮忙推销到学校。她卖豆浆、薏仁浆之类的生机饮料,老师们也帮忙出清。阿美的前夫擅长园艺,校长、主任就帮忙介绍相关工作。总想着自己的学生受苦不能不管,如果能力许可,拉人一把又何妨?

今年班上的寒冬送暖,我刻意选了家扶中心为捐赠机构,因为班上有两个孩子是家扶中心的照顾户,我先跟家扶人员指定了捐赠户,阿美自然是其中之一。然后私下跟小雄说要捐给他家,不过那可是我们共同的大秘密,不能让其他同学知道喔!我小心翼翼的,不想伤了小雄脆弱的心灵。小雄的眼里含着泪光,懂事的点点头。前天我收到阿美的“魔法信”回条,满满的一张,都是她的心灵小语,包含对儿子的期许、对老师的感恩与赞美。其实我很感动,感动于她的坚韧与对孩子的深爱,也感谢她对我的信任与对班上事务的协助。

犹记得阿美离婚前,夫家有一大片莲花池,有一双巧手的她会教我泡鲜莲花茶。她将采收来的新鲜莲子拿给我,不断提醒我要将莲子心剔除,不然会苦哦!莲心真的苦,但是有安神、清心、利尿、降压等功能,莲心苦但功能多,就如人生吃苦或许反而是好事。本就觉得当人好苦,不忍看到别人比我更苦,祈愿担任教职的自己:能常保莲心,心生怜悯,慈悲他人。◇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不会因互相指责而变好,谁都希望被认同、理解与信任。当看到别人做的不够好时,没有责备抱怨,先找自己的问题。良善的出发点,就会让事情的发展越变越好。
  • 欣纯是我三年前认识的学生,不是我任课的学生,但却比其他学生还熟识,因为种种原因,让我时常想起她。
  • 我教的一年级班级上有一个令人头大的小孩,在家中妈妈对他几乎是无可奈何,讲不听、叫不听、一副不在乎无所谓的态度,常常会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开口狂叫,表情动作就像发了狂似的,表现出来的都是暴力,还会说出很不好听的话,而这些不好的举动还深深的影响着他幼小的妹妹,令他的妈妈不但气愤,还万般的无奈。
  • 从那以后遇到表现失常的孩子,我总是抱着期待,只要得到孩子诚心的信任,一切都会有转机。
  • 记得两年前荣恩出现在办公室前,要不是后来对他的家庭环境有较深入的了解,荣恩枯瘦的外型、憔悴的表情,肯定让人误以为他是吸毒的孩子。但知道了孩子的过去及不断迁移的生活型态后,对这么一个时时得面对父亲的压迫,随时都做了准备和妈妈一起逃难躲避暴力的孩子,便心生怜惜。
  • 任教新学校半个学期后,有天下午,突然接到男孩的电话。虽然他大半时间仍然是沉默的听我讲话,但当我提到“老师有空回去看你们”时,他却快速欣然的应答著。我想,该是回去看看可爱的学生们的时候了。毕竟师生的缘分,也不是偶然的啊!
  • 小祥是个活泼、好动、体格健壮的三年级生,在乡下的这所迷你小学里,由于他身手矫健,总能轻易的抓住树蜥蜴、蝴蝶、锹形虫、独角仙以及各种步行虫,又能和同学们一起分享、把玩,所以,尽管小祥从来不写功课,是个有问题的学生,但同学们依旧和他相处愉快.....后续,还有一段长长的故事,就这样,小祥也开始慢慢的步入学习的正轨了。
  • 因为扫地区域有很多漂亮的植物,我就跟阿伯要了几盆,放在教室里,都是利用早自习来浇水,就那么一天,刚好宥宥先到教室,我就对着她说:“宥宥你来照顾它们好吗?其他同学也会一起帮忙,你得每天跟它说好话哦!”
  • 因为在学校担任行政工作,主要在支援老师教学,及提供家长和学生各项服务需求,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常常接到家长对老师班级经营的抱怨电话,倒是很少接到家长肯定老师教学的电话。这样的现象真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亲师之间的冲突往往造成“三输”的局面。
  • 一名教授到学校上课,提早到教室,看到没有学生来,就把帽子放在讲桌上,到研究室和同学聊天,因此没听到上课钟响,过了十五、六分钟才发觉误了时间,立即赶到教室一看,没有一名学生,原来学生以为教授不会来上课纷纷自行离去,令教授非常不高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