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地狱晓因果

希望我们真正的冷静的对自己好好的思考一番、对自己负责。(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46
【字号】    
   标签: tags: , ,

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亲身经历和聆听过很多有关于人的因果轮报、地狱这方面的事,在本地的庙宇里或古迹里都详细的有这方面的记载、雕塑画像、壁画等等。使得人看后触目惊心,时时不忘严守自己的品行,可是在社会世风日下、道德急速败坏、下滑的今天所有世人都在逐渐的受到侵蚀、污染,使得自己为自己埋下了非常可怕的恶果之因,给自己造成将来极大痛苦的根源。

为了唤醒更多的世人朋友,其中也包括我们修炼者自身在内都能更好的把握好自己,使自己减少遗憾,希望我们真正的冷静的对自己好好的思考一番、对自己负责。下面我把我听过的湖北朋友一个真实故事讲述给大家:

在日本侵华战争时,日本飞机乱炸我的家乡──湖北省鄂城县周围。我年廿二岁,父母带着我们兄弟姊妹媳孙等,本拟赶到贺胜桥站搭火车至重庆。但母亲终因不堪惊恐疲劳于途中而亡!父亲离散,我与兄嫂等躲在金牛乡下,日日思念父母,不知他们身在何处?故于每晚望月对空而拜,思维如何才能得知父母所在!

三天后的一个晴朗下午,因思念父母,悲哀愁闷而昏沉!忽见一位庄严的出家人,手执拂尘对我说:‘走呀!’‘去那里呀?’那位出家长者说:‘你不是想看你的父母吗?我带你去呀!’并且叫我前行,我请长者前行,可是长者必叫我先行,我不好再违长者意而前行。只见路两旁绿草如茵,整洁清新,不久面前现出一城,城门大且高,要仰头而望,其铁门上排列若干碗大的铁钉钉著。我与长者走进去,在门后有个大玻璃窗的房子。长者叫我稍等,他去登记,我问:‘为什么登记?’他说:‘你还要回去呀!’在他登记时,我看见一位穿白府绸蓝条对襟开领短衫长裤的青年为之登记,一看那不是姨表兄吗?我欢喜的叫‘表哥!表哥!’奇怪!他为什么如同不见不闻、不知不觉,若无其事,长者办好后,回头又带我走。

走不远,看见一大片草原,卧著牛、马、猪、羊、鹿等各种四脚兽类,无能计数。在路边的牛都瞪着牛眼看我,我很怕,不敢走,长者用拂尘一扬,牛头就皆转向里面。我心想,这些动物都是活的呀!又往前行,见一片大丛林,树上有许多各色各类,花色美丽的鸟,树下则是许多鸡、鸭、鹅等两足禽类。再前行不久,看见姑表姐光着身体,仅在腰臀之间围着一块白布,坐在石头地上,怀前抱着一个小婴儿,长发散在背后腰际,面上如同初醒未洗脸的样子,我叫‘表姐!表姐’她也同样的不闻不知,头也不抬。

我无可奈何的又向前行,长者依旧在后。续行不远,看见一大热铁烟囱上,有人紧紧抱着,已经如同石膏人粘在其上。我一看,这不是我们邻居纪家少爷吗?他为什么在这受罪呢?长者答: ‘他坏了人家的女孩子(即是诱奸女孩子),所以受此罪报。’啊!在世上他家是做木牌生意的,很有钱,据说整栋仓库装的都是银元,也常接济穷困的人。那个少爷诗文都很好,为人做事也很洒脱,可是不为人知的色欲恶行,还是要自己接受果报的。可不慎哉?

再放眼前看,唉呀!青面鬼拿着大铁叉,叉着人往刀山甩,其人身首破裂、腹破肠流。又有夜叉鬼破人腹的,挖心的,有挖眼睛的,有铁钩钩舌头的,大油锅炸人的,用铁锯把人从头锯开分两半的,还有把人倒栽在大石磨中,磨得血浆溢流。其中更有叫唤、哀嚎、凄烈惨痛之声发出,看得我眼睁不开,耳不忍听,心中直颤抖。我没有问长者,自思维这是作恶众生在接受惨痛的果报!唉!众生!众生啊!可悲可叹!

我实不愿看这些了,正好侧面有条路,于是很自然转过去,走、走,走了一条路,顺着长老的指引,走进一栋房屋里面,啊!赫然看见母亲坐在床上,妹妹坐在妈妈身边。我喜欢异常,叫着妈妈,奔向母亲,想贴著母亲坐。可是总是落空,没有贴上,而母亲也是若无其事,不知不觉。心中很难过,以为母亲只爱妹妹,好似没有我这个女儿,不知我的思念。

此时长者又叫我向前走,只好无可奈何走吧!长者对我说:‘看你哥哥去。’我问:‘他不是在坐牢吗?’长者说:‘他无大过,只是对于妻之不孝没有加以教导,失去为夫应尽的责任。’过不久我们到一办公所在,是栋楼房。心知哥哥在楼上,上了楼梯,即见哥哥坐在桌前拨算盘。我高兴的叫着:‘哥哥、哥哥’。可是哥哥也如前所见:表哥、表姐、母亲、妹妹们一样,不知不觉,不见不闻,不能通达!

长者又叫我走、走、走,似乎走了不算短的路程,感觉其境非常清幽广大祥和。我自己也舒畅自在起来。到了一间黄色光亮的大房子里,周围是透明的门窗,只见父亲在其中禅坐。看见我来了,说:‘你来做什么?’尚未答话,长者对父亲颔首示意。父亲也点头领会其意。我对父亲说:‘我不走了!’随即欢喜的坐在父亲右侧。而父亲虽未言语,似已知我的去处。不一会儿,长者又示意要我走,无可奈何的又走出来了。

不久来到一桥前,桥宽约四、五寸,脚才踏上去,又缩回来,怕!怕!长者轻动拂尘,说:‘不要怕!’于是我再踏上,似乎桥很坚固,不摇不动,也就向前直行。向下一望,唉呀在红红的血水里,有许多分不清楚是男是女的人头蠢动着,人人都未穿衣,又有蛇缠绕其身,蠕蠕而动,我问长者:‘这是怎么一回事!’长者答: ‘这是淫欲、血污池呀!’。‘那该怎么办才好呀?’长者说:‘修呀!’我问:‘要怎么修呀?’长者:‘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我似乎明白的‘噢’了一声。又向前走,不久,再看下面,呀!蓝蓝的,是水?是天?抬头仰望!水天一色,就如同万佛圣城的夏日,晴空万里,蓝而透明。正在看得神往,长者推我一把,我身如皮球滚、滚、滚得心惊肉跳!眼睛睁开一看,原来靠在床头上,衣服被汗湿透了。心还在猛跳!原来是梦,回忆梦境!历历如真!

民国卅四年(一九四五年),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世界和平。我返乡回故居,进入第三重的客厅上,所供的灵牌果然有表兄、表姐、胞兄三个灵位,姑妈和嫂嫂拉着我的手,哭诉战争别后的经过!先是安慰她们,待她们停止哭泣时,我问表兄死时是否穿白府绸蓝条子的对襟短衫长裤呢?姑妈紧张的握着我的手说:‘孩子你不会死吧!你怎么知道呢?’我说:‘我看见他们哪!为什么不给表姐穿衣服呢?’姑妈又一遍的说:‘孩子你不能死、你不会死,神明保佑孩子平安无事啊!’我告诉他们我去阴间看他们的经过!‘已经是两年多前的事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回来吗?’姑妈心神稍安,告诉我表兄断气时是穿蓝条白府绸短衫长裤。‘表姐产后十几天,天气很热,要我给她洗头擦身。刚洗完头。将发梳好,正待洗身时,发觉好不对劲,急忙找块布给她盖着下体,就在此时断了气,过数天后,孩子也死了。不过装棺之前,我都给他们穿着寿衣袍,棺内铺盖得很好哇!他俩夫妻在同一月中去世的!’

表兄表姐原来是夫妻,也是姑妈的女儿、女婿,家中虽有钱,可是死后的穿戴、铺盖已无益于亡人了!生前虽是夫妻,死后由于业报不同,各居异地,互不相知了!母亲与妹妹好像在阴间过生活。唯有父亲生前修炼,教育女儿── ‘非礼勿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动’;‘宁可人负我,不可我负人’;‘以恕己之心恕人,以责人之心责己’等,因受父母之教诲耳濡目染已成习惯。今日修炼虽无成就,但这些道理皆令我感觉自在,受用无穷。又因父亲生前修炼,故能与我相见相通,此与其他人尤为不同。

--摘编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长期以来人类对梦游既熟悉又陌生,但现代医学界至今没能给出梦游的成因,只是含糊的归咎于遗传、心理压力、睡眠问题等因素。随着各种说法的兴起,人们不禁要问,到底,在梦游状态下,是谁在控制这个身体?
  • 近日在河南辉县市薄壁镇当地村民竞相传说,修武县方庄镇申国村一村民,因患有“梦游”症,竟然半夜离家出走,一夜步行70多里(约35公里)来到邻县--辉县市境内,该名男子梦醒后发现,自己正躺在当地一个派出所内。
  • 在生命的长河中,人生只是短暂的一瞬。可是,就在这迷的一瞬间却在检验生命能否坚守自己的本性;就在这短暂的人生中却在考察生命能否觉醒。
  • 这是一个人生选择的故事,它告诉人们,人起心动念的善恶和一言一行的好坏,都是对未来的选择。
  • 佛法是极其威严不容亵渎的,那婢女因为亵渎了佛法差一点就下了地狱,幸亏觉者慈悲才捡了一条性命。
  • (shown)我们一直认为,因果推理能力只有能使用语言的人类才能具备。
  • 人在“无形”的另外空间有许多生命成分。是元神参与了梦游?还是另有非元神的生命成分参与了呢?
  • 从梦游者行为表现来看,梦游是睡觉中非元神的生命成分掌控身体行为的一种特殊表现……
  • 令人好奇的是为什么梦游者在睡觉中走动,不容易发生危险呢...
  • 我从上面往下看,看到地球太小了,就像芝麻粒碾碎了那么大,地球黑乎乎的,如果抓一把地球上的土,里面全是蛆虫。我还看见了地狱,地狱比地球大好几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