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水河在呻吟(57)龙滩水电站

韦登忠等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七、红水河四级水电站——龙滩水电站

4、实物指标勘测(遗漏、丢失)

集体部分

八望:

实物指标面积、数量怎样测量?“数量”是自然数,没有小数点,只有5棵或8棵,不会有0.3棵或0.85棵,一、二、三、四、五数下去就行,不过因为果木、杉林、桐林等有大有小,3棵抵一棵或5棵抵3棵,有时是“你的这些果木太小,这几棵只能抵000棵 ”。面积测量是先拉皮尺,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两位,大体上长×宽按计算器即得出面积,不偏左不偏右,可是从哪地方拉皮尺?

罗甸凤梨乡凤梨村量砂仁地斜坡面积时是先竖起杆子再拉线,斜坡的面积究竟是斜边长×宽还是把斜边折算成直角底边再乘以宽呢?谁说都有道理。要是平面,没有了斜边,没有了底边,但仍然会出现问题。

据册府发[2006]25号文件:水田补偿19960元/亩,其中调控费1248元/亩,土地所有权人18712元/亩。打宾村和八望村移民“我们每亩只得16800元,少得3160元,估计是扣除调控费和田坎,可田坎我们也没有得到补偿”, “那些土补费在县移民局被扣一点,到了乡镇移民站又被扣一点,结果我们就只得这么一点”。

丈量水田面积应该是把田坎计在内,补偿时按面积的15%左右扣除田坎,田坎补偿13608元/亩,水田补偿19960元/亩。移民们不知道中南院怎样丈量水田面积,县、乡镇移民工作队复测水田面积时是把杆子插在田里,得到的水田面积是净面积,倘若1亩水田,补偿应该是19960元加上17%的田坎补偿0.17×13608=2313元,共22273元;可是补偿时是在净面积里还要扣除约17%的田坎,即只有19960×(1-0.17)+0.17×13608=18880元(未包括调控费),因为杆子插在田里,每亩水田补偿时损失22273-18880=3340元。要是再加上调控费及县移民局、乡镇移民站等克扣的费用,每亩水田农民损失22273-16800=5473元。

达央乡八望组<375m方案达央库区水田分解表>中岑南松:“图幅号66—601,图斑号233,面积1.19亩,净面积0.99亩”,因为丈量时杆子是插在田里,1.19亩应是净面积,其补偿是1.19×19960+1.19×0.17×13608=26505元,可从表上他家只能得到0.99×19960+0.2×13608=22482元,损失4023元。岑南松家水田补偿损失的4000元还没有包括调控费之类。

八望组一百亩水田仅仅因为把杆子插在水田里丈量,损失就达50多万元。我们还不敢肯定<分解表>里的数据是否准确呢。如果龙滩库区10个县80000多移民其水田丈量时也如册亨打宾、八望把杆子插在田里,仅仅是杆子插错位置,移民损失就达亿元。

百口村:

册亨县百口乡是该县人口最少的乡,乡政府住地没有圩集,也没有中学,只有政府各单位几幢零零散散的建筑,与百口村(只有一个组)混杂在一起。百口村共136户,农户宅基、村内道路、乡政府建筑及小学校等等,那个小山堡总面积大概只有100亩。该乡人少地多,也许是为了淹没补偿而在90年代撤区并乡时得以保留下来。

2007年底我写申请报告时有以下几个内容:

“1, 百口村的水渠曾在2005年10月由乡移民站实地丈量并张榜公布,还有古大风景树等都没有列入补偿;
2, 实物指标面积、数量与实际有很大出入,并且实物指标与户主之间张冠李戴,有些有经济林的农户表上没有名字,而有些不应该得到补偿的却有好几处经济林、旱地等;
3, 关于场平问题;
4, 关于土地总面积问题……”

以下叙述的主要是土地面积部分。

2007年百口乡百口村—-百口组收到移民局盖章的第一张(以前的数据缺失)《集体土地(水田、旱地、菜地、林地、草地)补偿汇总表》中,水田278.11亩,1m以下田坎29.39亩,旱地42.68亩,陡坡地54.10亩,菜地29.45亩……总面积1553.28亩。这一数据与村民在县移民局看到的总面积1781.05亩不一致,村民去找移民站争吵,几个星期后,百口组去移民站复印到一张相同标题的表,有移民管理部门领导及相关人员签字,水田面积从原来的278.11亩变成348.31亩,增加70.2亩,也即140万元,不过移民部门又会从别的项目中扣除一些。

这一吵就抄出近百万元,既惊喜又直冒冷汗。多危险啊!!!

水田面积增加70亩,第一表29.39亩的田坎已经被删去,水田补偿单价是19960元/亩,但从补偿总额除以面积,单价不是19960元而是18859元,估计是把田坎计列入内,但如果是这样,第一张表把水田与田坎总补偿除以总面积,单价是19353元/亩,也不好解释。表上没有任何说明,乍看之下,还以为移民站工作人员不会计算乘除法呢。其实那些都是经过专家斟酌,就是要让老百姓看不懂。

除了水田,旱地从42.66亩减为40.90亩,陡坡地从54.10亩增加到57.12亩,菜地从29.45亩增加到30.63亩,其他林地、草地同第一张表。移民被淹没的实物指标是补偿依据,是他们的财富,无论是一表、二表,还是三表、四表,其面积、数量应该前后一致,不能有增有减,也不可能“调剂”。可对于管理部门,那些淹没面积、数量只是阿拉伯数字,移项或增减仅仅是游戏。不清楚一表、二表的数据是怎样得来,第一张表补偿总额是1092万元,兑现金额为1031.5万元;第二张表补偿总额是1156万元,兑现金额为1091万元。两者相差60万元。

百口村第一张表总面积1553.28亩,第二张表1597.07亩,村民们曾到移民局看到的面积是1781.05亩,百口村民到广西请土管部门从网上调出的图斑并计算,面积是2097.19亩,即使扣除乡机关及村民宅基地等的那个小山堡约100亩,至少也是2000亩。四个数据不可能都正确,只有一个或别的数据能作为补偿依据,如果从互联网上调出的图斑面积准确,而移民部门最终是按照第二张表兑现,百口组土地补偿费损失也许两、三百万。

弄丁村马永组:

马永组只有20户,100人。2007年移民局发给的<375方案集体土地补偿汇总表>中马永组淹没面积共396.96亩,村民们认为面积太少,就到广西请人从网上把375线淹没图及面积计算结果列印出拿到册亨县移民局,淹没图共3张,总面积662.13亩。移民局认可这张淹没图并说他们计算方法也是按照1:2000计算,只是说:“你们的淹没图面积必须要有工程师级以上证书的人计算出来我们才能认可,要是你们找到人来计算,先通知我们一声。”

2008年春节过后,马永组村民花了好几千元到广西田林县国土局请电脑技术员到册亨县移民局准备当场计算,事先打电话告知他们,等电脑技术人员到册亨,移民局领导、职工全都不上班,只留一个人守办公室,技术人员直接到移民局电脑室打开电脑,调出图斑,守办公室的人说:“领导不在,这些图我不懂。”

淹没图总面积662.13亩,汇总表只有396.96亩(60%),面积差265.17亩(被扣40%),人均少2.65亩。即使把村里的宅基地扣除,每一户都是300㎡的大房子,20户6000㎡,也只有9亩,对减少的总面积几乎没有影响。不知道265亩的面积差是水田旱地还是用材林灌木林?要是汇总表里把265亩面积差加在“荒山草地”一项,淹没图总面积与汇总表没有面积差,但补偿款天渊之别。村民们那是哑巴吃黄莲,反正水已经淹没,是淹田还是淹草地?“你拿出证据来!

望谟乐园镇岑卜刷、册亨洛凡乡黄某某说:“淹没的面积是多少我们不知道,但是分解表里把我们有些甘蔗田变成甘蔗地,把旱地变成陡坡地,把灌木林变成荒山……”要是把那265亩土地以荒山草地补偿,就要支付45万元,给了45万元,少给的一、二百万就很安全了。不过这45万元都不用给,那些雕虫小技也没必要玩,因为“我赌你不会从哪儿弄到淹没面积图,即使得了图,我量你也告不翻”,“这个决定又不是我们一、两个人作出,那是集体的决定,是县府的政策”。

在我去了解的众多村寨中,只有册亨县百口乡百口村百口组、弄丁村马永组以及望谟蔗香乡平洞村平洞组能得到淹没图斑。百口组的淹没图斑拿到移民局后没有再继续努力,马永组交了淹没图斑;还花高价去请电脑专家准备当场演算,移民局都不上班。平洞组倒是直接从县移民局得到淹没图斑,上面有每一块被淹田地,可是每一块是多少面积,村民们不会计算,拿给他们也没什么用,并且图斑上有些地方空白,有些图斑本来是张家的水田,分解表里却是李家的名字,“想告随你告”。──(望谟一节详述)

百口乡路雄村团寨组

团寨组近50户,约200人,为了场平问题,团寨组村民曾数次来找我。2008年夏,已经搬迁两年,场平终于落实,一年以后,2009年夏末,由于各种原因,还没有人建房。

关于土地问题,因为团寨组村民内窝子斗,没有人去争取,材料缺乏,不过黎阿托来电话说:“还没有兑现,发下来的就只有原来你知道的那些”。2007年秋,我曾帮他们写<申请报告>,摘录如下:

“关于团寨组水田、旱地、陡坡……面积公布三次,前后面积不相吻合,如旱地一次是7.29亩,另一次是10.17亩;水田一次是44.29亩,另一次是48.43亩;陡坡地一次是1.3亩,我们到移民局反映,某领导说:“列印错误”,用笔把1.3亩改成4.03亩,最近一次公布又变成15.54亩……如此前后不一,不知道哪一次是最后的一次,不知道哪一次是正确的一次,不可能哪一次都准确,很有可能哪一次都不准确。除了水田,团寨组被淹375m以下的土地约有7000m长,约70m深,被淹各类土地面积至少700亩,但每一次我们把被淹的各类土地面积加起来还不到200亩。丢失的土地面积哪儿去了,我们有知情权,团寨组被淹的土地面积是多少?我们应该得到多少补偿?”

前述的马永组、百口组都在团寨组的上游,根据移民站给的数据,马永组被淹各类土地人均4亩,据得到的图斑,人均被淹6.6亩;乡政府住地百口组移民站给的数据人均是2.5亩,据图斑是3.3亩;而下游的团寨组人均只有1亩。可想而之团寨组所得到的被淹面积是怎样的难以让人接受。

有能力反映、上访的人数、次数越多,暴露的问题就越多;其实,没有能力反映、上访的那些村组,他们被隐藏的问题更多。

望谟

移民实物指标补偿是依据单价、面积、数量。同一库区同一价格,白纸黑字,只是汇总表上或兑现时甘蔗田变成甘蔗地,旱地变成陡坡地,林地变成荒山草地,实物指标改变就相当于单价改变。实物数量勘测时通常没有村民—-当事人在场,数量是多少“工作组说了算”。面积测算前已有叙述,有勾图测算法,有竖杆拉线量三角形底边法,有把杆子插在田坎里丈量水田毛面积法,也有天峨县移民局某副主任“我想给你几多你就得几多”,还有一种更为现代化的方法就是天文测量法—-望远镜测算法。

覃品巩:蔗香村七组覃品巩、覃醒、岑昌对三家甘蔗地、旱地相连成一片,覃品巩、覃醒是亲堂兄,由上一辈老人平分土地,岑昌对家稍少一些。移民局不给图斑,即使给图斑他们也不会计算,不知这块地总面积是多少。

覃品巩家的那一份全部是甘蔗地,占三分一多一点,每年能榨出100锅糖,估计也有七、八亩;覃醒、岑昌对两家有一部分是甘蔗地(覃醒家每年能榨出约30锅糖),有部分是旱地。2006年淹没前,移民工作队拿着中南院图斑,在个别村组干部带领,准备乘船去实地丈量,船划到江中,工作队用望远镜看了一下,并未着陆丈量或估计就返回。没多久,淹没实物指标公布,占三分之一多一点的覃品巩家只有甘蔗地3.2亩;而由祖辈平分土地的覃醒家因为两弟兄分家,也各得甘蔗地3.2亩,旱地2亩,总面积10.4亩;岑昌对家甘蔗地3.2亩,旱地2亩。

如果总面积正确,这一片地应该有18.8亩,覃品巩家占三分之一多至少应是6.3亩以上,覃醒家两弟兄也应该只有6.3亩,结果是覃品巩家3.2亩,覃醒家10.4亩。这几家农户都不是村组干部,与政府或政府某些干部没有什么特殊关系,也没有曾经杀鸡杀狗招待过工作队,之所以如此结局是工作队“只要我不受贿,只要我不贪那杯酒,管他妈的谁得多谁得少。”他们用望远镜看,只要陪同去的村组干部确认“旱地哪几家有,甘蔗地哪几家有”就行,回到办公室算盘一拨,劈啪两下,结果如上表。

要是覃醒家不是两弟兄而是十弟兄;要是这块地不只是甘蔗地和旱地,还有荔枝、龙眼、黄果林等,只栽种甘蔗的覃品巩家所得补偿不是接近于0吗?淹没补偿的多少并不决定于你那块土地的大小和你所栽种的作物,而是决定于那块地是由几家人分,决定于那块地栽种作物种类的多少。两年多来,为了这块地,跑累了,等累了。

2006年大搬迁之前,县乡政府派工作队到一些村组驻扎,工作组分任务,每一个队员负责哪几家搬迁,工作组领导、队员们都很辛苦,一天工作25个小时,一旦有某一家农户拒绝搬迁被水淹出人命,承包该户的领导或队员就可能丢职位、丢饭碗;只要移民们拆房子,迁出原来的家园,工作队如释重负。“搬迁之前,他们先给你好酒吃,不吃就得吃罚酒”;“他们先是求你,不行就威胁你”;“那时农民是受保护对象,现在可好,农民是孙子,他们是爷们”;“你找他们办事,今天出差,明天开会,这个月培训,下个月学习,即使偶尔碰上,也“什么事,快点!只有几分钟时间””;“甚至有时因为争吵,还要被轰出来或被打出来”。幸好覃品巩家就在蔗香乡乡政府住地场平,移民局叫他找乡政府,他就一直守着,总有一天会碰上领导。

你不要老是来烦我,你们下去自己协商,你们几家平分好啦”。怎么平分?怎样协商?要是把这块甘蔗地、旱地总补偿平分为三份,还可以勉强接受,但是另两家的旱地已经得到补偿,并且覃醒家已经分为两家,“这是政府补偿我的,干嘛要和你平分?有本事自己去政府那儿要”。再争下去,亲堂兄也会变成仇人。覃品巩家本来应该得到覃醒家两弟兄的总补偿额,现在只得到他们家一半的一半。

广西雅长王涛的水田补偿款被其兄领走,签名时是其兄的名字,有了证据,还可以起诉到法院;而覃醒、岑昌对两家是按照移民局的补偿清册领他们自己的钱,覃品巩家不得补偿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被告是谁?你告得了吗?又有哪儿受理?无奈啊!无奈啊!@(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房屋补偿分为正房和杂房,有人居住是正房,无人居住只是用来堆放农具、柴草、或用作牛圈、猪圈等属杂房。潘老师的房屋是饮食店,其妻子、女儿在里面吃住,移民站已测量面积并登记上册,只是把人吃住在里面的饮食店列为关牛关马的杂房给予登记。
  • 2002年10月,天峨县移民局到向阳镇搞实物分解,每户多少面积都是工作组说了算。平腊村移民因为面积误差太大与工作组争吵,移民局某副主任说:“我想给你几多你就得几多”,随即被一愤怒村民打了几巴掌。
  • 搬迁前的停建令使移民浪费几年时光,搬迁后场平未建好使他们多煎熬了两、三年,建房时因库区交通半瘫痪使建房成本增加,不及时兑现使补偿款的价值已大打折扣,他们又恰好碰上物价大涨价的两年……
  • 龙滩库区各项实物指标调概后淹没补偿价格2006年6月发放到移民手中----《宣传提纲》,2006年9月整个库区大搬迁。
  • 承包商把场平建“好”,政府验收时把皮尺一拉,原土松土都是场平,原土松土都是面积,承包商到别处找工程去了,移民们就把那块场平划成小块,然后抽签,谁抽到原土层谁抽到松土层,都是神的旨意,偶尔也有人的意志代替神的意志。
  • 实物指标和单价是移民补偿的主要依据。上世纪93、94年就开始搬迁的天生桥一、二级水电站库区移民在97年底前还不知道他们的田、地淹没面积,也不知道补偿单价。
  • 龙滩库区90%是农村移民,搬迁时绝大部分是后靠。农村与城市的主要区别之一是流动人口,城市有大量流动人口,流动人口几乎租住房屋,租房是城市的一大特征,而农村根本就没有租房现象,没有人租,也没有房子可租。
  • 99年底国家电力公司中南勘测设计研究院----简称中南院对整个龙滩库区实物指标进行调查后,2000年广、贵两省区相继发布“停建令”--
  • 征地补偿是所有补偿中最大的一项,与距大坝远近及人口密度有关,如前所述,既淹田又淹地的双淹户移民补偿总额差距不大。
  • 地球是由无数的大块小块连接而成,其中的一些小块是属于居住在其上的某个小集体或个人,那些个人或集体抑或他们的祖先居住在那儿已有数十年、上百年甚至上千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