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大长今(111):成全长今的两种爱慕方式

英子

大长今为完成救人的使命演完她修炼的一生/图/柚子

    人气: 146
【字号】    
   标签: tags:

事情看似太突然,其实是因为到了皇上下定决心第三次任命长今为皇上主治医官并封长今正三品堂上官职位的时候了,皇上必须把自己对长今因感恩与才华带来的爱慕之心化为对长今最高的肯定与尊重。而不是成为他个人的女人。但没有太后的突然怪罪与急促的下令,皇上根本不会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离不开长今,既然宫中规矩与母后之命不允许皇上再继续这样得到长今的协助与治疗,那么皇上能天天见到长今让长今留在自己身边的办法就只有两个,一个是纳入后宫,一个是任命长今为主治医官。太后之命必然会转变为第二个办法。

正是为了这个转变,长今与闵大人的关系才会让皇上得知,虽然这太后之命必转变为第二个办法,朝廷众臣闻听太后之命却是欣喜若狂,天天奏请皇上赶紧流配闵大人并将长今收入后宫,皇上若遵从太后之命,既化解了与众臣的矛盾,也随了自己个人的私愿,一切将顺利解决。然而正在这紧要关头上,长今与闵政浩之间的关系突然被他得知,他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无法相信也几乎不能面对长今心属他人的事实,皇上内心因难过而变得十分焦虑烦燥。

当亲自听到长今在自己面前承认这一事实时他不愿相信,让闵大人与他比箭术,并要他以长今作为赌注,皇上问闵大人:“朕爱慕医女长今,你也是吗?”言语当中充满了威胁,闵大人知道自己的回答意味着什么,如果回答不是,那是对自己与长今的人格侮辱,如果回答是,也许性命难保,闵大人不能回避,非常肯定的回皇上“是的”。

皇上强压在心中的怒气终于无法掩饰,他突然愤恨的将手中的弓箭对向了闵大人,怪罪闵大人胆敢跟君主对抗,闵大人只好将眼闭上,任由皇上处决。

但是皇上最终将发抖的手移开,将弓扔在地上愤然离去。

返回大殿的皇上,因失去了理性,几乎忘记了当初是为了什么将长今封为主治医官,长今真正的价值到底是什么,他无法清醒的整理自己的思绪,又开始紧握拳头难以释怀。不知自己该如何面对长今与闵大人,该怎样妥善解决这个矛盾的局面,眼看长今就要被皇后下牒纸纳入后宫,而长今却心属他人不愿被封为后宫,他无法想像自己没有长今在身边该如何再鼓起勇气面对将来的宫廷生活,可是自己再这样没有正式名分不停的找长今陪自己散步已经变得不太现实。皇上就这样在矛盾中犹豫不决。

其实解决的办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下定决心封长今为自己的主治医官,那样一来,皇上就可以堂堂正正得到长今精神上与医术上的协助,又不至于违背长今的意愿并可以善用长今的才华,这条路早已为长今铺设成形,只差有人在皇上陷入矛盾、无法自拔的时候将皇上点醒罢了。

皇后久等皇上不见音讯,太后又催促得太急,她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夜里求见皇上,皇上奇怪皇后这么晚究竟为了何事如此着急。皇后急奏:“皇上,母后娘娘曲解皇上的旨意,一直催促臣妾早点下后宫牒纸给长今,不过自从她治愈庆源大君之后,臣妾可以了解皇上的心意,这孩子不但医术高超,更是日益求精,她所具备的品行才华,所有条件都足以胜任皇上的主治医官,比起其他人也毫不逊色,因此您不顾朝廷众臣反对,也要留她在您身边,无论是您的心病或是身体疾病,都愿意让她来帮您治疗,现在只要皇上您明确告知臣妾,您不愿意封长今为后宫,臣妾将无惧于太后娘娘的斥责,一定为您阻挡此事,臣妾该怎么做呢?”皇后见皇上迟疑不决,以为太后所言属实,于是决定成全皇上的心愿。

不料皇后的一番真实的表白正好唤醒了皇上的记忆,皇后所言不正是他从前不顾众臣反对顶着压力也要封长今为自己的主治医官的原因吗,他珍惜长今的才华与钦佩长今的人品,肯定长今无人能及的价值,希望善用长今的才华,那才是他原先对待长今的初衷啊,皇上想到了这里头脑仿佛一下清醒过来,连皇后都能看到这一点最终转变为支持自己、支持长今,而自己怎么被情感冲昏了头脑,忘记了这一切,但是即便这样,皇上也对长今难以割舍。

正好这时闵尚宫奉长今之托带来苹果,让皇上放在身边帮助入睡,皇上问闵尚宫是医女长今叫她这样做的吧,于是若有所思拿起苹果闻了闻味道点头笑道:“真的很香,味道这么香,还可以稳定朕的心绪,以后要时常放在身边。”闵尚宫不知皇上所言的真实寓意,接过皇上的话:“是啊皇上,随时放在您的身边可以闻到香味,吃下去对身体也非常好。”皇上点头自语:“应该是吧。”聪明的皇上已经开始意识到长今对他而言就像这散发香气的苹果,能安稳他的身心,必须留在他的身边,但是他该怎么做才能两全其美,既让长今留在身边又不浪费和埋没长今的才华。

现在就只剩下有人直接启悟皇上让皇上下决心必须怎样做才能最完善的解决长今的问题。

闵大人一场虚惊之后,突然清醒过来,他怎么能当众人之面让皇上如此难堪,怎么能这般伤害皇上的自尊心,皇上要得到长今不过是一张牒纸,而自己回宫的目的难道是要跟皇上争夺长今吗,当然不是。长今是应该留在皇上身边,不过不应该是以女人的身份。闵大人于是下定决心放下一切顾虑,放下对长今私人的情感,用失去生命的觉悟理智向皇上表白自己的真实想法,让皇上真心对待长今理性处理这件事情,成全长今走她自己要走的路。

于是闵大人坦然求见皇上,向皇上坦露心声:“皇上,微臣斗胆禀报,其实微臣曾经和医女长今试图一起逃亡过,如果不这么做……,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感觉永远无法跟医女长今长相厮守,所以微臣就这么做了,但是,当天又返回宫中了,微臣压抑想要逃跑的念头,强忍着必须远离的想法,还是回到宫中,那是因为……微臣……是真心爱慕医女长今。我……之所以爱慕她因为……她是女人,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医女长今,在学习医术一路走来的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坚忍意志以及她吃苦受难的精神,都让微臣倾心,所以微臣不由得对她更为尊重、爱慕……皇上,在微臣的心目中,这女人的一切都是珍贵的,虽然,也许微臣无法得到这个女人,也许长今,以后要面对更大的悲伤与苦难,但是医女长今未来要走的路,微臣是无法阻挡的。医女长今的才华,本来就该融入在长今的生活当中,那就是长今最真实的面目。正因为如此,不管多困难长今都要成为皇上的主治医官,微臣身为儒生学者,协助她这么做,是应该的,也是必须要做的,这也就是微臣爱慕医女长今的方式。”

皇上被闵大人恳切的言语所感动,闵大人所言何尝不是他的感受,他同样因为同一个原因而爱慕长今,也同样因为爱慕而期望与长今能长相厮守,但是闵大人的做法让他深受触动,让他思索自己是否真正为长今着想,真心考虑长今的幸福。

闵大人见皇上没有动怒继续说道:“皇上,臣闵政浩,顿首百拜禀报皇上,拜托您,拜托您让长今走她自己想要走的路吧,请您任命她为皇上的主治医官吧,请让她的名字留在朝鲜的历史上。她是这样的人物,她是这样的女人。”

闵大人向皇上请求完毕最后决心用自己的行动向皇上请罪,他诚恳地对皇上说:“还有,皇上,对于微臣犯下的不忠之罪以及微臣引起的朝政纷乱,微臣愿意承担一切罪行,就算皇上要惩罚,下令将微臣斩首,微臣也毫无怨言,微臣心里非常明白,作为臣子……不可以,和君主爱上同一个女人,皇上,微臣不忠,愿以死谢罪。”

闵大人走后,他的话不停的在皇上脑中回响,闵大人的做法与提议已经启悟了他怎样将自己对长今的爱慕转变为最大限度的成全长今的生命价值,那将是他真心爱慕长今的另一种方式,将自己要得到长今的私情放下,给长今真正的幸福与未来。因此皇上受闵大人的启示,突然之间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他不仅要封长今为自己的主治医官,让长今自然的留在自己身边,并且他要让长今坐上最适合她的位置,给长今一个特殊的称号,不仅可以将长今的名字留在朝鲜的历史上,而且大长今的称号独属长今一人,在朝鲜的经国大典里也找不到这样的官职。(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