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水河在呻吟(62)龙滩水电站

韦登忠等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七、红水河四级水电站——龙滩水电站

6、场平

(3)乐业(望谟)

雅长乡:雅长乡新集镇──丁书移民点距老集镇约3公里,丁书属百康村巴扛屯和伟兰屯土地,位于百康小学往上约200米处。2004年我去了解雅长林场时曾到过此地。

有一大块较为平缓的坝子,不止一两百亩,边上的山不高,有些地方是稀疏的灌木林,有些地方是草坡,伟兰屯那边有一些旱地。我去时是农历二、三月份,灌木林、草丛枯黄,没有多少生机,是建设集镇的好地方。尽管那时以前的几年就已确定丁书是将来雅长集镇的新场址,百康村巴扛屯、伟兰屯却没有人去搞开发,他们比望谟蔗香村的那几户要憨笨得多,不会找机会赚钱,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

丁书集镇移民点面积约350亩,还有5.5亩水田。2006年初,乡移民站、县移民局、县土管局等拿来一张“同意征地协议”让巴扛屯、伟兰屯组干部签字,协议上面没有具体面积,没有补偿价格,签字后又没有留下副本给村组。属于个人补偿部分有罗安连、陆记刚两户5.5亩水田,王丰任、王亚令、蒙亚提、蒙亚古四户的房屋、晒坪等等。个人部分有协定,村民也得到副本,只是在开工好几个月后即2006年5月才让村民签字。协议里说明各种实物指标与库区淹没实物指标补偿价格同等,暂时先按1999年审定本规定价格进行补偿,如有新价格出台,再按新价格补足差额部分。

签协议搬迁(一个月后新价格出台)至今已有三年多,罗安连、陆记刚、蒙亚古等无数次到县、乡政府及移民部门问田地及房屋补偿差价,每一次不是领导不在就是“你们那笔补偿款还没有批下来”。

对库区移民淹房屋不淹田地比淹田地不淹房屋好得多,他们可以把房屋补偿用来建新房,田地仍在,未来生活不用发愁;而淹地不淹房则旧房不能改造,田地又被淹,无论是吃还是住,未来的日子都很艰难。而伟兰屯罗、陆、蒙、王等几户差不多颠倒过来。罗、陆两户被淹水田,他们本没有奢望旧房换新屋,还有一些旱地,旧房仍在,至少吃、住没多大问题;蒙、王等四户田地没被征用,生活没问题,可是他们的那一点点房屋补偿修不了新房。除了蒙亚古一家,另外三户都是土墙瓦屋,面积也没有超过100平方米,他们又不能享受“不足7,000补7,000”的政策;差价至今“没有批下来”,每人6,300元的基础设施费直到2008年初才补发。

五年前为了雅长林场与当地农民持续近半个世纪的纠纷,我曾到百康村几乎没一个屯(组),包括与逻沙乡交界的新寨屯。后来因为龙滩库区移民我又去了几次。我总觉得百康村近十个屯的村民们土墙木瓦房屋太平常,所占的比例比红水河沿岸任何一个村庄都大,那时我没深思,直到蒙亚古等几户领取房屋补偿款时才醒悟。

百康村是号称有百万亩土地的广西壮族自治区雅长林场的发祥地,1954年几个伐木工人在伟兰屯搭棚子开始砍伐,那是雅长林场的雏形。除了水田,所有的土地、荒地、山林甚至屋基都被认为是雅长林场的土地,雅长林场也把早几百年就居住在那儿的壮族同胞们称为“林区内的农户”。村民们除了种田,所有的山林、荒地都不可能开发。因为开荒砍树,有数十位村民被关进监狱(雅长林场一节有叙述)。多少年来只有种田,没有其他经济收入,怪不得到了二十一世纪还有那么多的土墙瓦房。

蒙亚古家是90㎡砖木,289元/㎡(调概后352元/㎡),补偿26,000元;其他三户都是土瓦结构,王丰任家80㎡,王亚令家60㎡,蒙亚提家70㎡,补偿单价168元/㎡(调概后223元/㎡),每户房屋补偿费只有一万多,即使再补差价,也只有不到两万。库区移民建房时把积蓄、把土补安置费等押上,他们能贷款,大多数人可以建房,而伟兰屯这四户“准移民”没有土补费抵押,生活在林区内百康村大多数村民没有积蓄,三年来,他们四户仍住在沟边搭的临时棚子里,即使再过两三年,也很难建起新房。与他们老屋基──丁书移民点的那些小洋房相比,一个天上,一个人间。

百康桥头有8户龙滩库区淹田地淹房屋的双淹户移民,他们得了搬迁费,零星果木及房屋补偿,他们不愿搬到丁书场平,本希望政府能发给他们人均6300元的分散安置基础设施费,这样再东挪西借一点,大家便可以建房,可是政府不给基础设施费,房屋补偿又没有及时兑现,等到2008年3月,那时物价高涨,政府就答应给他们基础设施费,这时他们不敢要,此时每人6,300元远远不够他们打屋基、拉电、引水。

丁书集镇场平还有近十户宅基地,百康巴维屯、巴将屯有几户移民索性搬到那儿搭棚居住,准备在那儿建房,乡政府就组织机关干部及派出所强行把他们的棚子拆掉,不让他们在那儿居住。“原来你们不要,现在后悔来不及喽”!

2009年6月底,8户移民只有两户已建好房子,有一户开始建房,一户把大货车卖掉,仅仅是开挖屋基就花了上万元,不敢再建,停工。另外王永松、王涛、吴春华、吴丘四户还不知是朝东是往西。

雅长乡新集镇──丁书移民点地势平缓,距江边不远,百康河上游有一座水库,水源充足。整个上百万亩的雅长林场也只有百康水库附近的森林没有被砍伐,森林保护水库,更确切地说是有了百康水库,那一片林子才不被林场砍伐。丁书是一个理想场平,可是百康村巴扛屯、伟兰屯却有说不出的苦。

雅长中学原选址在乐业–望谟公路百康新大桥处,征用巴将屯水田13亩,开始说每亩补偿一万多,后来组长说水田只能按荒山给予补偿。开挖了一段时间,学校场址又搬到大桥上方约100m处伟兰屯土地上重新开挖。巴将屯十几亩水田已经被破坏,一分补偿没给;伟兰屯三、四十亩都是耕地,政府只给青苗费,好几十万土地补偿一分没给;另外修到码头的公路占地,从乡政府修到乐–望公路占地,从乡政府修到学校的公路占地等等也没有给补偿。最大的一项是乡政府及集镇所在地丁书场平共350多亩,不知将来是以陡坡地还是以灌木林抑或荒山草地补偿?几项补偿总和一百多万,因为政府说:“那些土地是林场的”,因此将来给不给补偿还是一回事,即使天上掉下馅饼要给补偿也会拖到猴年马月。

县乡政府在为后靠移民建场平时大多只支付附着物补偿费,即青苗费,“用你们的土地帮你们建房子,还要什么征地补偿费嘛”。不给场平征地费就相当于原来的屋基没有淹没补偿,整个库区许多地方都如此。

望谟蔗香乡集镇场址就在蔗香村土地上,人均1,800元的集镇征地费,蔗香乡集镇安置约2000人,征地补偿360万元,只有几个月电站就要下闸蓄水,火烧眉毛,规划面积本来只有238亩,补偿面积有305亩,又有“抢种抢栽抢插”,那时就是一片混乱,县府无奈只好拨250万元征地补偿费给蔗香村,幸好还剩下110万,“10块给了他们7块,心疼啊!没办法,剩下这一点也足够了”。

乐业雅长乡集镇安置移民除了原乡政府住地尾沟村,还有三寨、马日塘等村屯,包括乡政府各机关,安置移民不下3000人,集镇移民征地费1800元/人,共540万元。丁书场平原土地所有者属百康村巴扛屯、伟兰屯,场平移民全都来自三寨、马日塘、尾沟及乡政府机关,几乎没有一个百康村村民能在那儿居住。百康村村民并不知道集镇安置移民征地费有多少,他们只知道领到手的征地费用有两户水田、四户房屋搬迁及一些青苗补偿,总共也就二十来万,500多万的征地费,三年多来,兑现补偿给百康村村民已经有二十分之一,够大方了!望谟蔗香乡集镇花了十分之七的征地费拨给村民;而乐业雅长乡集镇本来应该花约五分之一,后来给了二十分之一都嫌多,“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按照《宣传提纲》,集镇征地费1,800元/人,市政基础设施13,500元/人,外部水源工程2,400元/人,即17,700元/人,整个雅长丁书集镇3,000移民,基础设施共5,310万元;即使把农村移民作为集中安置处理,每人基础设施费4,500元而非13,500元,约2,500农村移民,减掉每人9,000元,也还有3,060万元。龙滩库区的“场平”也即“三通一平”--水通、电通、路通、场地平整;场址征地费只给二十多万,可以忽略不计;百康水库距场平约10公里,水源工程2400×3,000=720万元,绰绰有余;电通和路通花不了多少;丁书场址本来地形平缓,推平场平耗资不大,无论该场平投资补偿是5,000万还是3,000万,乐业雅长乡丁书集镇场平都是最划算的移民安置大工程。

3,000移民基础设施补偿不管是5.000万还是3.000万,占了别人300多亩土地,只要100多万的征地补偿都不给,估计这不是县府或乡府某个领导能决定,应该是一个集体的决策,“不给他们,即使要给,以后再说”。没有得到上百万的征地费,百康村民并没有忍气吞声,2006年8月,百康等地的男人们到乐业县城静坐,妇女们到丁书场址去阻拦施工,几天后从乐业等地来了各部门及公安武警200多人,手执盾牌、橡胶棍等前来驱赶静坐的妇女们,有十多位妇女被打伤,她(他)们被打怕了(“冲突”一节有叙述)!@(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雅长乡新集镇──丁书移民点距老集镇约3公里,丁书属百康村巴扛屯和伟兰屯土地,位于百康小学往上约200米处。2004年我去了解雅长林场时曾到过此地。
  • 雅长乡新集镇──丁书移民点距老集镇约3公里,丁书属百康村巴扛屯和伟兰屯土地,位于百康小学往上约200米处。2004年我去了解雅长林场时曾到过此地。
  • 移民家园被淹要找个地方落脚,要有个地方建房,这就是场平。场平是永久性设施,不仅这一代,也将是未来子孙的家园,因此场平选址及建设是关乎移民现在及将来的大事。
  • 黄土高坡也许有黄金,即使没有金子,只要是能在水淹之前栽上几棵或插上几棵荔枝、龙眼、板栗、油茶等等等等,黄泥巴也会生出黄金。
  • 一个村的土地拿到另一个村去补偿,这样的手段比较安全,因为这个村的公布表上不会有那些图斑,而另一个村的公布表上即使有,“反正不是我们村的土地,管他谁得多谁得少”;不过更为安全的手段是在那些土地上面随便栽几棵荔枝、龙眼之类。
  • 农民们种了几十年的土地,他们只知道自家有几丘田、几块地,并不知道也不曾丈量过自家田地有几亩几分。他们认为移民部门给的补偿兑现“面积”与被淹的田地“实际”面积有出入,大多是通过比较而非实地丈量。
  • 罗甸凤梨乡凤梨村量砂仁地斜坡面积时是先竖起杆子再拉线,斜坡的面积究竟是斜边长×宽还是把斜边折算成直角底边再乘以宽呢?谁说都有道理。要是平面,没有了斜边,没有了底边,但仍然会出现问题。
  • 房屋补偿分为正房和杂房,有人居住是正房,无人居住只是用来堆放农具、柴草、或用作牛圈、猪圈等属杂房。潘老师的房屋是饮食店,其妻子、女儿在里面吃住,移民站已测量面积并登记上册,只是把人吃住在里面的饮食店列为关牛关马的杂房给予登记。
  • 2002年10月,天峨县移民局到向阳镇搞实物分解,每户多少面积都是工作组说了算。平腊村移民因为面积误差太大与工作组争吵,移民局某副主任说:“我想给你几多你就得几多”,随即被一愤怒村民打了几巴掌。
  • 搬迁前的停建令使移民浪费几年时光,搬迁后场平未建好使他们多煎熬了两、三年,建房时因库区交通半瘫痪使建房成本增加,不及时兑现使补偿款的价值已大打折扣,他们又恰好碰上物价大涨价的两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