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水河在呻吟(64)龙滩水电站

韦登忠等
【字号】    
   标签: tags:

七、红水河四级水电站——龙滩水电站

6、场平

(5)田 林

八洞村:

百口乡团寨组“林荣”场平江对面是广西田林县百乐乡八洞村,全村4个组,搬迁人口508人。大约2004年春夏,我从乐业县雅长乡赶往田林县百乐乡,去了解雅长林场与百乐当地村民数年来的纠葛。八洞江边有一些大榕树,村民房前屋后绿树成荫,小河公路桥两边都各有几家小卖部,小伙子们在打台球,小姑娘们在围观,许多小孩在路边、在榕树脚玩耍,中老年妇女坐在家门口闲聊,做针线活,电视音乐、香港武打片嘈杂声交织在一起,一派祥和。

八洞村也在林区内,本打算在那儿呆上几个小时,了解了解,同行的雅长村民说:“八洞的日子过得好得很”!我不想打扰他们的宁静,继续前行。几年后,龙滩水库淹没,那种和谐荡然无存。

八洞村旧址即江南岸有一座山,八洞河环绕,水位上升就形成一座孤岛,称为“独岛”。我从南、北盘江至龙滩大坝来回两次,没有见到那样大的岛。八洞村民曾把到“独岛”安置的可行性报告交到田林县府,从八洞村的基本情况、“独岛”的地理位置、地质、住户安置、水源、交通、剩余资源开发等等,与政府确定的益来分场安置点作比较,报告中有理有据。

可对于县府,那份报告仅仅是纸上落墨,早已被扔进废纸篓里。

2008年8月底,我刚去龙滩库区逛游了一圈回来,他们找到我,以下就是写给百色市政府关于八洞移民场平问题的申请报告,摘录如下:

“全村126户,508人。2007年2月拆迁之前,因田林县政府不闻不问,1月初,我们集资人均200元共90,000多元请挖机到“独岛”──江边的一座山开挖场平,那时政府及移民工作组没说什么。可是当我们把临时场平开挖完毕,把临时住房搭好,田林县政府却开着挖机把我们临时住房全部铲平,并派数十名员警围住该岛,三天三夜不准移民进入。

1月12日,田林县政府在距江边3公里处的雅长林场益来分场开挖新场平。八洞村移民前去阻挡,在上百名干部及员警护卫下,新场平正式动工。

“独岛”地理位置优越,已经过中南勘测设计院勘查认定,地质稳定。无论是水上交通、陆路交通还是移民的生活起居,既方便又安全。据广西远航路桥公司技术员测算,“独岛”开挖至高程425m,面积有66,000㎡,户均600㎡;即便是开挖环形平台,可至高程410m,任何一种开挖,都足以安置全部八洞村126户移民。并且广西远航路桥公司(正在承建乐业—-田林公路桥梁工程)以180万元总工程费用(场平及修建土坝)同意承建。此费用仅占八洞村508人基础设施补偿费的40%(征地费、基础设施、水源等等人均8,708元,全村442万元。)。如果政府能顺应八洞村移民要求,“独岛”可以建成龙滩库区标志性移民点,政府还能从中“节约”200多万。

相比之下,新场平—-益来分场由于地势险峻、恶劣,地质又不稳定,一旦下雨就塌方。如2007年6月,建在新场平的八洞小学教室里被冲进的泥沙堆积厚达1.5m,3m多高的厕所全部被掩埋在地下,临时住房的水泥地板出现裂缝达几公分宽……尽管如此,因新场平原来栽种有稀稀疏疏的芒果林,有人已从中得到很高的补偿;两台挖机开挖新场平只花一个多星期,加上车辆运送泥土、打护坎……建新场平耗资也就十多万,即使包括征地费,也可能会余下400万元。因此,田林县政府即使动用警力,也要强迫我们搬到益来分场,至于我们以后的生活起居、生命安全,他们不屑一顾。

八洞村移民有苦难言,有冤无处伸,有些移民户只好搬迁到20多里外的板干移民点,一年多来,他们除了打牌、搓麻将之外无事可做,余下60多户后靠。因为政府规定:不搬到新场平就不给任何补偿,也就是不发给移民手册,迄今为止,每人只得到1,500元的搬迁补助费。有些移民户田地已被淹,没有其他经济收入,为了生活,为了子女上学,只好无可奈何签字同意搬到新场平,以便领到房屋补偿、零星果木补偿等等以解燃眉之急。一年多来,还没有一户建房,另外还有30户搭建临时住房在公路边。

我们的田地被龙滩水库淹没,我们的家园被龙滩水库毁掉,搬迁两年来,我们得到的补偿有几十户每人只领到1,500元。现在我们无田地可种,无所事事,我们最紧迫切的需要是有一个安全居所。

因此,请求百色市政府敦促田林县政府,要么在我们现在的临时住地处拓宽场平让我们建房,要么把基础设施补偿费兑现给我们,让我们自谋出路”。

八洞村移民到百色市政府、到田林县政府多次,一个月多后即2008年10月16日,田林县政府田政公告[2008]5号允许八洞村凤凰山30户移民自行安置,可以领取“分散安置”基础设施补偿费每人6,299元。

100人以上移民集中在一处,应该属于“集中安置”,仅是征地费、基础设施、外部水源三项每人7708元,政府只打算给每人6299元,30户损失20万元。

2009年1月即农历腊月二十几,我到政府指定的益来分场移民点,该场平有三层,第二、第三层边上是松土层,滑坡避免不了,正如公告里所说。只是要安置60多户移民,该场平窄了一点,只能安置一半。三层场平边上都有铁栅栏,那一定是做给上级领导视察而已。农民要喂猪喂牛,小孩子攀爬,那铁栅栏没等到生銹就已经东倒西歪。

120户有一半先外迁到板干移民点,30多户到益来分场,30户在凤凰山临时渡汛点。到益来分场只有一户建房,到2009年5月,所有益来分场的移民全部迁到板干。花了十多万请挖机,又花了不知多少万补偿其上的芒果,把山推平,修好石梯,打好保坎,围上铁栅栏,结果没有一户移民在那儿居住,林场可以在那里面栽种按树苗了。

正月十五过后,县府领导下乡,当面允诺如果凤凰山移民一旦确定,随时可以领取基础设施补偿费。他们还没有去领,因为临时渡汛点的那些山、那些土地世代以来本属于他们,但被雅长林场划归林场,他们想在那儿开挖屋基,又担心县府与林场合伙算计。公告已经过半年多,他们还没有与林场谈好,还没有开挖屋基,除了那片地,他们又别无他处。

“独岛”本来是上天的恩赐,县府为了从他们的基础设施补偿费中多留下一些,动用警力强迫,他们及他们的子孙永远都回不去喽。@(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雅长乡新集镇──丁书移民点距老集镇约3公里,丁书属百康村巴扛屯和伟兰屯土地,位于百康小学往上约200米处。2004年我去了解雅长林场时曾到过此地。
  • 移民家园被淹要找个地方落脚,要有个地方建房,这就是场平。场平是永久性设施,不仅这一代,也将是未来子孙的家园,因此场平选址及建设是关乎移民现在及将来的大事。
  • 黄土高坡也许有黄金,即使没有金子,只要是能在水淹之前栽上几棵或插上几棵荔枝、龙眼、板栗、油茶等等等等,黄泥巴也会生出黄金。
  • 一个村的土地拿到另一个村去补偿,这样的手段比较安全,因为这个村的公布表上不会有那些图斑,而另一个村的公布表上即使有,“反正不是我们村的土地,管他谁得多谁得少”;不过更为安全的手段是在那些土地上面随便栽几棵荔枝、龙眼之类。
  • 农民们种了几十年的土地,他们只知道自家有几丘田、几块地,并不知道也不曾丈量过自家田地有几亩几分。他们认为移民部门给的补偿兑现“面积”与被淹的田地“实际”面积有出入,大多是通过比较而非实地丈量。
  • 罗甸凤梨乡凤梨村量砂仁地斜坡面积时是先竖起杆子再拉线,斜坡的面积究竟是斜边长×宽还是把斜边折算成直角底边再乘以宽呢?谁说都有道理。要是平面,没有了斜边,没有了底边,但仍然会出现问题。
  • 房屋补偿分为正房和杂房,有人居住是正房,无人居住只是用来堆放农具、柴草、或用作牛圈、猪圈等属杂房。潘老师的房屋是饮食店,其妻子、女儿在里面吃住,移民站已测量面积并登记上册,只是把人吃住在里面的饮食店列为关牛关马的杂房给予登记。
  • 2002年10月,天峨县移民局到向阳镇搞实物分解,每户多少面积都是工作组说了算。平腊村移民因为面积误差太大与工作组争吵,移民局某副主任说:“我想给你几多你就得几多”,随即被一愤怒村民打了几巴掌。
  • 搬迁前的停建令使移民浪费几年时光,搬迁后场平未建好使他们多煎熬了两、三年,建房时因库区交通半瘫痪使建房成本增加,不及时兑现使补偿款的价值已大打折扣,他们又恰好碰上物价大涨价的两年……
  • 龙滩库区各项实物指标调概后淹没补偿价格2006年6月发放到移民手中----《宣传提纲》,2006年9月整个库区大搬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