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水河在呻吟(65)龙滩水电站

韦登忠等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七、红水河四级水电站——龙滩水电站

6、场平

(5)田 林

百乐街场址:政府用强制手段把百乐乡八洞村移民赶出“独岛”, 30多户移民继续留在凤凰山临时渡汛点,原打算安置60户移民的益来分场场平没有人居住,120多户八洞移民有90多户不得不搬到14公里外的板干移民点。

板干是一个大坪子,一条河流从中穿过,河两岸有两、三千亩的良田和耕地,田林至乐业县级公路途经此地,水源丰富,建街道、修房子投资小,板干村又是百乐乡的一个大村子,田林县政府借助移民搬迁准备把该地建成一个小集镇不是没有道理。可百乐街移民老黄说:“这些都不是主要理由,几年前,听说准备在板干臭马坪建集镇,县、乡的一些官员干部就同板干村民急急忙忙到那儿搞种植、搞开发,有些栽荔枝,有些插龙眼。兑现时几分山地按几亩补偿,几株果树按几十株或上百株甚至按几分几亩兑现。板干村民在臭马坪迁坟时都要买缸子盛装先辈遗骨,整个村子卖掉约500多个缸子,迁坟补偿却领去1,000多塚……”“政府在那儿建场平修街道投资也不会少,相同的楼房,私家用去20万,政府要花40–50万;修一段街道,老板领到手的是40万,而政府出纳员那儿要拨出70–80万。公家搞的每一个项目投资的钱哪一项不是私家的两倍”?

中共官员的政绩有时不是做了多少能让人看得见的东西,而是你花去了多少钱。不能让钱搁在银行里或堆在国库里生息生蛆,要拿出来用拿出来花。

我曾几次到过百乐乡集镇,2009年1月又到过板干村臭马坪新“集镇”移民点,老黄的看法也许带有一些情绪,即使不考虑他所说的那些“主要理由”,依我看来(以及百乐街的一些反映材料),把臭马坪建成小集镇和把原百乐乡住地后靠建新集镇相比,弊大于利。

1 交通:百乐乡原集镇江对面是贵州册亨县百口乡百口村、路雄村、百地村等,以及双江镇平华、坝来、坝恩等村寨;百乐沿河而上8公里就到板干村,江南岸下游是八洞村,再往下是乐业县雅长乡。百乐是临近乡镇村寨的交通要道,水路及未来的陆路都极为方便。而板干距百乐尽管只有8公里,但贵州册亨百口乡、双江镇及百乐乡八洞、乐业雅长等是不会既坐船又换乘客车货车来赶集。

2 资源:百乐在江边,水淹上来后有宽阔的水面,沿江一带百口、双江镇及雅长等地也如此,山上还有森林、有旱地,百乐好多年以来就是中草药材、农副产品、玉米、水产品的集散地。而板干周围几乎见不到森林,山外村落也很少,农产品就只有卖米卖粮。

3 征地:百乐后靠场平—-那掌坡场平原是荒坡、灌木丛,征地费低廉,每亩一千多或不到三、四千,300亩的集镇征地费也就七、八十万,并且这笔征地费政府是不会补偿给百乐移民的,因为“连你们的屋基也是雅长林场的土地”。而板干臭马坪场平原来都是水田和旱地,又已经栽或插荔枝、龙眼等果树,征地费每亩一万多,300亩要花400多万征地费。

4 土地浪费:百乐场平充分利用荒坡陡坡,在板干征地多出的几百万足以把百乐一两座山推平,板干耕地仍在,板干的水田仍在,现在却在几百亩良田耕地上倒上水泥,铺上钢筋。

5 人口:百乐集镇原有常住人口约2,000人,从江对面贵州册亨常有流动人口往来。板干村也有2,000多人,可是板干村中心与新移民点相距两公里多,是两个独立的居住点。现在新移民点只有八洞村90户移民及百乐10户移民,外加乡机关等,常住人口(不包括中心小学学生)只有约700人,并且乡镇干部大多不是家住某村某寨就是已经在县城里买房,子女都已到城里念书,他们自己大多数时间也不在乡机关,90户八洞村村民们也要时常回到老故土种田种地。

6 集市:解放以前直到现在,百乐历来就是集市。板干村有2000多人,他们到百乐赶集来往也很方便,每到逢年过节如三月三、六月六、七月半等壮族、布依族节日以及腊月二十几,板干村子自然就如赶集日一样喧闹。村里有众多的小卖部,有饭馆,有旅店,有卖肥料卖水泥,有电器维修部等等,“五脏俱全”。板干村村民不会揣著钱跑两公里多去臭马坪移民点消费。

如果把新移民点建在百乐,对板干没多大影响;而把新移民点建在板干,对百乐是巨大损失,对板干除了得到一些征地费外也没有什么好处。也许无论是哪一条理由,都没有老黄那一条“主要理由”起决定作用,这是重大决策失误

搬到板干新场平的八洞村移民很值得同情。本以为从乡旮旯进集镇,做点生意,不再脸朝黄土背朝天,每家每户倾其所有,不惜借贷修楼房,家家有门面,家家有铺子,玻璃柜上一层厚灰,柜内商品都是自进自消。

县乡政府本打算把百乐街380户移民迁到板干,建一个两、三千人的小集镇,结果百乐街搬迁10户,新集镇只有六、七百人,要成为集市,猴年马月吧。百乐街后靠继续成为集市,可是不仅这一代人还是下一代人,不仅百乐人还是来赶集的周围村寨的百姓,对政府给百乐规划设计建设的那掌坡“街道”,真是哭笑不得!

县级公路:百乐老街原来是田林–乐业县级公路必经之地,从田林–板干村–百乐街–八洞村–雅长乡–花坪镇–乐业县城,全程约170公里。水电站把老公路淹没,新公路改道,从板干直接通往八洞“益来分场”(已无人居住)大桥,然后沿江岸通往雅长,把百乐街切掉。县级公路板干至八洞段开工之前,百乐街村民曾写报告阐述利弊,曾请愿抗议,希望政府稍稍修改一下设计,让县级公路仍从百乐街那掌坡新场址通过,有利于百乐街未来的发展。无论多少报告,无论多少请愿,某一领导惊堂木一拍:“按原计划”!

无论是考虑百乐街民众的利益还是考虑政府的投资,板干至八洞段都应该经过百乐街新场平──那掌坡。

1 民众的利益:修铁路应该照顾到地区(或自治州、市),省级公路应该照顾到县级,而县级公路就必须考虑到乡镇、集市。从板干大桥到益来分场大桥约14公里,沿线翻山越岭,沿途几乎看不见有人居住;而从板干经百乐街再到益来分场大桥,除了方便百乐街1700多村民,还有江对面贵州百口乡的几个村寨。

2 政府投资:从板干到益来大桥约14公里,从板干到百乐街再到益来大桥约19公里,经过百乐街的公路将多投资5公里。公路建设投资不仅取决于路程长短,也取决于路段的地质地形。板干大桥–百乐街–益来大桥,沿河沿江,地形平坦,又是土山,大部分地段可以直接用挖掘机开挖,不需钻机,这样的地形在沿江一带修移民路每公里6万元,倘若县级柏油路耗资10倍,每公里60万,5公里耗资300万,即使每公里是移民路的16倍即100万,总共500万。

不经百乐街的板干大桥—-益来大桥少投资5公里,可是多出上百米长的板干跨河大桥,过了大桥,公路盘山而上,转四道湾到接近山顶还有约200米长的山顶隧道。100米长跨河大桥,200米长山顶隧道,其投资绝不低于500万元。

出了山顶隧道口,尤其是板干一边,开挖的土石方使弯三拐四的公路坎下几乎成了直角,不敢闭眼,睁开眼又会冒冷汗,要是有些恐高症人群,靠里走怕天上掉下石块,靠外走又怕滚下陡坡。

3 重复工程:百乐街—-八洞—-乐业雅长原有公路,库区补偿中有一项“库区交通恢复费”,百乐街到八洞益来大桥的沿江公路迟早要修通。板干河下游称为百乐河,板干跨河大桥有100米长,而百乐河天造地设有一条峡湾,大桥最高水位线只有20多米,百乐大桥已经开始动工。

板干村2,000多村民都住在板干河西岸,田地也大多在板干河上游,而从西往东跨过大河的板干大桥则在下游,以后板干村民跨过大桥到东岸种田种地还不如淌水过河方便。公路占地一般都只是补偿青苗,没有土地及安置补助之类,那一段路估计不会有人因为公路占地而发财。

百乐街移民老黄说:“他们故意改路不经过百乐主要是想逼迫我们搬到板干臭马坪新集镇,我们不搬,他们就不让公路经过,报复人而已”!老黄言重啦!我想从板干绕过百乐街直接修通益来大桥有三大好处:

一是未来板干村少数村民到河对岸种田种地不必淌水过河,

二是山顶隧道体现人类战胜自然的能力,

三是可以在地图上画一条直线。@(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雅长乡新集镇──丁书移民点距老集镇约3公里,丁书属百康村巴扛屯和伟兰屯土地,位于百康小学往上约200米处。2004年我去了解雅长林场时曾到过此地。
  • 雅长乡新集镇──丁书移民点距老集镇约3公里,丁书属百康村巴扛屯和伟兰屯土地,位于百康小学往上约200米处。2004年我去了解雅长林场时曾到过此地。
  • 移民家园被淹要找个地方落脚,要有个地方建房,这就是场平。场平是永久性设施,不仅这一代,也将是未来子孙的家园,因此场平选址及建设是关乎移民现在及将来的大事。
  • 黄土高坡也许有黄金,即使没有金子,只要是能在水淹之前栽上几棵或插上几棵荔枝、龙眼、板栗、油茶等等等等,黄泥巴也会生出黄金。
  • 一个村的土地拿到另一个村去补偿,这样的手段比较安全,因为这个村的公布表上不会有那些图斑,而另一个村的公布表上即使有,“反正不是我们村的土地,管他谁得多谁得少”;不过更为安全的手段是在那些土地上面随便栽几棵荔枝、龙眼之类。
  • 农民们种了几十年的土地,他们只知道自家有几丘田、几块地,并不知道也不曾丈量过自家田地有几亩几分。他们认为移民部门给的补偿兑现“面积”与被淹的田地“实际”面积有出入,大多是通过比较而非实地丈量。
  • 罗甸凤梨乡凤梨村量砂仁地斜坡面积时是先竖起杆子再拉线,斜坡的面积究竟是斜边长×宽还是把斜边折算成直角底边再乘以宽呢?谁说都有道理。要是平面,没有了斜边,没有了底边,但仍然会出现问题。
  • 房屋补偿分为正房和杂房,有人居住是正房,无人居住只是用来堆放农具、柴草、或用作牛圈、猪圈等属杂房。潘老师的房屋是饮食店,其妻子、女儿在里面吃住,移民站已测量面积并登记上册,只是把人吃住在里面的饮食店列为关牛关马的杂房给予登记。
  • 2002年10月,天峨县移民局到向阳镇搞实物分解,每户多少面积都是工作组说了算。平腊村移民因为面积误差太大与工作组争吵,移民局某副主任说:“我想给你几多你就得几多”,随即被一愤怒村民打了几巴掌。
  • 搬迁前的停建令使移民浪费几年时光,搬迁后场平未建好使他们多煎熬了两、三年,建房时因库区交通半瘫痪使建房成本增加,不及时兑现使补偿款的价值已大打折扣,他们又恰好碰上物价大涨价的两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