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水河在呻吟(71)龙滩水电站

韦登忠等
【字号】    
   标签: tags:

七、红水河四级水电站——龙滩水电站

7、冲突:九.一三事件

参、被激恕群众的过激波
(上接杜海明撰文《广西百色市田林县移民的血泪控诉!》)

2006年9月6日,群众见写了“协议”后,好多天都不见动静,群众眼巴巴地望着,但见县、乡派人来带着群众到山上钻看了一下,像大人哄小毛孩,群众的集体请愿一停,群众的要求又被冷置了,于是才发生了“9.6”事件。

2006年9月6日这天晚上,县、乡工作组又下发了一些旨在明动员暗压迫群众仍然远迁去板干的宣传材料,移民群众都有一种被欺骗感,感到失望无助的群众群情激愤。在此关键时刻,县、乡工作队还有人得意昂扬地把移民群众比作“国民党蒋介石八百万军队”,说:“共产党连国民党蒋介石八百万军队都打得下,还怕打不下你百乐几百户几千人?”更有人把移民人民群众叫作“纸老虎,”惹起群愤众恕。群众针对性地说:“共产党有今天,你们的权利是从哪里来的呢,当年还不是人民群众为你们打的天下,没有人民的支持,哪有今天?”

当年人民群众和共产党一道打生打死,今天竟有共产党党员干部把人民群众当作国民党蒋介石八百万军队来对比,把移民群众喊成“纸老虎”,民能不愤?民能不怒?移民几千人口,县、乡选址不考虑民意,移民方案不为移民考虑长远,在此搬迁困惑彷徨时刻,民众能不有过激愤怒行为?工作队的话,就像插火柴点火烧山,一根火柴点火烧遍满山。2006年9月6日,群众自发到乡政府集体请愿时,和驻乡政府的县、乡工作组发生争吵冲突,愤怒中的群众打坏乡政府的小车和一些窗户玻璃,打坏几块门板,还砸了几个常说话挑怒群众的干部职工的家俱。再说乡政府被打坏的小车,是新近百乐乡府花20万元从南宁买回的三菱式“猎豹”轿车。20万元,一个小小的乡府领导,享受20万元的高档小车,钱是从哪里来的呢?20万元,分分厘厘都是纳税公民的滴滴血汗!20万元,多少纳税公民滴的多少血和汗啊。

在移民工作矛盾突出的搬迁时候,一个小小的乡领导购置起如此豪华的小车,整天开着飞去飞来,来来去去飞过移民身边,早已成为群众的眼中沙心中恨,从一开始就成了引起群激群愤的导火索。加上县、乡工作组经常在移民大庭广众下在饭店用移民经费开支大吃大喝,移民群众能不愤恨激怒?移民工作还没见成效,就在移民群众不同意迁往的荒山里抛撒移民资金,建起气派高大的永久性建筑作临时指挥部,能不激起民愤?乡府拥20万元高档小车埋下导火索。县、乡工作队有人又把群众比作“国民党八百万军队”和“纸老虎”,是插火柴点了火。强奸民意的移民方案和移民中的各种补偿安置问题就是火药桶,县、乡工作组自己点火引爆火药桶,一切责任都推给移民人民群众?强奸民意,滥用移民经费,耍威风,抖权贵,污骂民,有没有责任?

20万元是纳税公民的钱,怎容一个小小的乡领导如此挥霍?群众中流传着这么两个故事:一个是美国总统吃自助餐,一个是美国总统公费购买一张座椅须经议会讨论开支。

肆、打压前昼的再次大欺骗

2006年9月12日,“9.13”打压的前一天,县、乡调动干部近200人,以“同意群众自主选择搬迁位址”为名,进入群众挨家挨户看房核名。被蒙在鼓里的群从听说同意了移民的自选搬迁地方案,喜出望外,到处笑颜逐开地与县、乡干部诚心交谈,有的还热情地请县、乡干部留下吃饭饮酒。查清群众农户地形,摸清群众名单一走,打压前的前骤准备就算完成。听到县、乡政府同意群众的自主选择近靠搬迁方案,百乐群众更是四面八方召回自己的家属。把喜讯传报给自己的远亲近戚。群从万万没有想到,一场厄运即将降临。如群众感受到的,打压前昼的天空由晴空转为阴暗,乌云阵阵压城,阴风哓哓逼人,不知是预示常年被欺被骗即将被扣罪乱抓乱捕百姓群众的“长牢中拘短牢讯”灾难,还是在预示长期大腐大败即将被天神天佛定罪的腐败分子的“大杀中关小入民”命运。

伍、惨无民权人道的打压

2006年9月13日晚,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田林县百乐乡百乐街三更半夜来了上千武警公安,戴头盔,穿铠甲,持警棍,抓盾牌,荷枪弹,摸黑围攻百乐移民群众,群众稍有不满即棍打脚踢,有罪无罪一样同样对待,老妇幼儿稍有出声即遭呵斥恕视威胁吼骂。好多男女群众还睡在床上衣裤没穿被破门而入的武警公安锁铐逼迫下跪,群众很多摸黑逃往山上,有群众在黑夜里喊:“土匪进村罗?”

天亮时,被抓被逼跪地的群众被手铐串联铐到乡政府,有的赤条条连衣服裤子都没给穿,男女群从铐在一起,屙屎屙尿都用荷枪实弹的武警跟着,家属帮送点饼干矿泉水都不给吃,拒绝家属靠近——多像奴隶主对待奴隶。

其中有两户是正在部队服役的军人家属,父母双亲都被抓铐到乡政府,军人母亲全身只给穿一条三角内裤,几近赤裸,辱人之甚天下少有。后来还是母亲打电话给军人儿子,军人给部队打电话到县、乡府,才救出惨受迫害折磨的双亲。二十一世纪,此情此景,移民群众说,比日本鬼子对待战俘还惨,比当年的国民党蒋军政府对待战犯还甚,即使是犯法的犯人,也有人权,不能随意贱踏啊。

2006年9月13日这天,正好是百乐街圩日,赶集过路的群众目睹此打压惨状,俱怒视摇头。所来的武警是从百色市多个县抽调来的,有的盾牌上有“百色”二字。

此情此景,当载入中国现代史史册,当成为世界民族发展史里的一页,长记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心中!!!

是向人民群众抖恶势显威风?还是是报复群众一泄怒气为快?被抓俘的42名群众被铐往县城了,结果不得而知。人民群众犯上小犯,是犯天规厉法,贪污挪用20万、200万、2000万、2亿,尚有人逍遥法外。滥用纳税人资金,大腐大败,无罪无责。对待人民群众像对待敌人,以“打击一撮”为幌子,以威吓一方为目的,擅自调动武警公安,黑恶镇压群众,是法制社会?出动大批武警公安以法西斯手段镇压群众,为被打的20万元小车报仇?为被激怒愤民难众打的乡府人员报复?纳税公民群众是多么的弱势无助。百乐群众妇女儿童见到如此多的武警公安竟如此打压群众,眼泪涟涟,是委屈?是害怕?是感激?还是仇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共产党,五星旗,国歌,国徽,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老百姓群众,纳税人,民权,人道,被一串串心泪浸湿!……

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万传亿!一日传,十日传,百日传,千日传,万日传,传万里!

陆、盘点公私分明的小账

打坏乡府小车和几个干部的家俱,干群冲突中打伤的几个工作人员,物质上的损失和精神上的损失都由县委书记表态,由“公家”拨钱补偿“旧货换新”。群众打坏的乡党委政府的两块门牌,却是夸张汇报时“大做文章”的好材料,提起不过10斤上下,制作不过100元左右,不用提公私财物赔偿,但却可借此把天大的如山重罪“冲击国家机关罪”扣压在群众身上。问一问百乐群众,有谁主观上有以“冲击国家机关”为目的的主观意识?强加意识荒不荒唐?百姓群众冤屈往何处申?百姓群众的苦难向何处诉?乡府公私损失有赔偿处了,几百户群众的物质精神损失,有什么人赔?!!……

打坏乡府门牌,举例子就是:有原本是朋友的一个农民和一个员警在下像棋,因走棋问题发生争吵,后又互相推拉撕扯起来,农民无意中扯坏了员警的警徽,员警则扣其农民朋友“蓄意谋杀国家员警罪”,并纠势上法院动用了法律。警徽,就是员警?扯坏警徽就是蓄意谋杀员警?同理,乡政府门牌就是乡党委政府?打坏乡政府门牌,就是蓄意冲倒乡党委政府?老百姓群众在一时群情激愤下胆敢有推翻党和政府的遐想?马毛是马?拨损几根马毛,马上就是意在杀马?!群众针对的物件的是“移民问题”,不是针对“乡政府政权”。群众因各家各户自身利益“自发”集中请愿,不是“聚众”冲击乡政府。县、乡工作队虚假汇报材料中的“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纯属扣帽诬陷。县、乡工作组的目的不言自明,若汇报成“自发”,则无头可捉,汇报成“聚众”,则有头打压,“杀一儆百”打头压众的蠢策暴露无遗。

打压过后,群众躲的躲,逃的逃,有家不敢归,有亲不敢探,妻离子散。在家的也是日夜提心吊胆,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做不好工,怕同样的打压再次袭来。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鉴朝来朝往,覆辙大同小异。中央知道了,会作何指示呢?中华打黑第一枪曾从整饬原黑恶百色市公安局开始,人民群众多盼有一个公道的世道。夸大事实,强加意识,扣罪打压,群众抬不起头来,求苍天睁眼主持公正。

打压过后,公安局还在四下追打通缉迫案无辜群众。所有被抓的人都是先抓走,后才补发传唤证。众多群众反映,公安在围攻群众中,除踢、打伤无辜群众外,还捣坏群众的门、家俱,抄了群众的家。好多无辜群众被抓到田林县公安局关押审讯放回后,都一致揭露,公安局为了获供,以饥饿、铐蹲、剃头牢禁、吼骂踢打、裤带鞭身等刑讯手段对待群众—群众身体和精神都受伤害摧残!!谨求社会各界仁君人士、律师贵宾、作家记者、宗教慈善组团来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田林县百乐乡百乐街采访群众,即知一切真实内幕和事实经过,把消息向全社会发布,为无辜老百姓伸冤,为受难受屈的移民群众申诉,揭露地方专政黑幕伸张正义,揭露官僚腐败黑暗腐朽的“土皇”专治本质,百乐街几百户老百姓的灾难就是铁的如山证据。

      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田林县百乐乡 百乐街全体村民移民群众

要是邓老爷还在世的话,他一定会到百色市田林县、乐业县走一遭。@(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雅长乡新集镇──丁书移民点距老集镇约3公里,丁书属百康村巴扛屯和伟兰屯土地,位于百康小学往上约200米处。2004年我去了解雅长林场时曾到过此地。
  • 移民家园被淹要找个地方落脚,要有个地方建房,这就是场平。场平是永久性设施,不仅这一代,也将是未来子孙的家园,因此场平选址及建设是关乎移民现在及将来的大事。
  • 黄土高坡也许有黄金,即使没有金子,只要是能在水淹之前栽上几棵或插上几棵荔枝、龙眼、板栗、油茶等等等等,黄泥巴也会生出黄金。
  • 一个村的土地拿到另一个村去补偿,这样的手段比较安全,因为这个村的公布表上不会有那些图斑,而另一个村的公布表上即使有,“反正不是我们村的土地,管他谁得多谁得少”;不过更为安全的手段是在那些土地上面随便栽几棵荔枝、龙眼之类。
  • 农民们种了几十年的土地,他们只知道自家有几丘田、几块地,并不知道也不曾丈量过自家田地有几亩几分。他们认为移民部门给的补偿兑现“面积”与被淹的田地“实际”面积有出入,大多是通过比较而非实地丈量。
  • 罗甸凤梨乡凤梨村量砂仁地斜坡面积时是先竖起杆子再拉线,斜坡的面积究竟是斜边长×宽还是把斜边折算成直角底边再乘以宽呢?谁说都有道理。要是平面,没有了斜边,没有了底边,但仍然会出现问题。
  • 房屋补偿分为正房和杂房,有人居住是正房,无人居住只是用来堆放农具、柴草、或用作牛圈、猪圈等属杂房。潘老师的房屋是饮食店,其妻子、女儿在里面吃住,移民站已测量面积并登记上册,只是把人吃住在里面的饮食店列为关牛关马的杂房给予登记。
  • 2002年10月,天峨县移民局到向阳镇搞实物分解,每户多少面积都是工作组说了算。平腊村移民因为面积误差太大与工作组争吵,移民局某副主任说:“我想给你几多你就得几多”,随即被一愤怒村民打了几巴掌。
  • 搬迁前的停建令使移民浪费几年时光,搬迁后场平未建好使他们多煎熬了两、三年,建房时因库区交通半瘫痪使建房成本增加,不及时兑现使补偿款的价值已大打折扣,他们又恰好碰上物价大涨价的两年……
  • 龙滩库区各项实物指标调概后淹没补偿价格2006年6月发放到移民手中----《宣传提纲》,2006年9月整个库区大搬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