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水河在呻吟(73)龙滩水电站

韦登忠等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七、红水河四级水电站——龙滩水电站

7、冲突:5.28 事 件

移民们传:2006年5月28日,龙滩水电公司的领导要到罗甸羊里镇,红水河上游乐业、望谟有些移民乘船赶往羊里。政府从平塘、长顺、惠水及黔西南州望谟、安龙六个县调集公安、武警及罗甸县机关干部官员等近千人(龙滩12.17事件后太敏感)到罗甸羊里搭棚驻扎。公安在羊里小学办伙食点,防暴员警在砖瓦厂办伙食点,官员、干部在“海事饭馆”就餐。各地公安、防暴队驻扎的三天中,从上游、下游来的船只都不许靠近羊里,羊里镇的村民也不许出门,“那几天太恐怖了”!三天后,其他县的公安、武警撤走,只剩下罗甸公安。

过了几天,有邻村的羊子进入羊里村一块争议地里,羊里村民把羊子逮著拉到镇政府望政府解决,政府不处理,羊里村民就把这几只羊杀掉。“终于被逮住了尾巴”!公安立即把参与杀羊的9个村民抓走,村民即上前去找公安评理,随即与公安、武警发生冲突。村民抓起建房用的石块扔过去,把盾牌砸坏,把救护车砸坏,武警则提着警棍、盾牌追打。村民们把石块扔完,四处逃窜。武警有两人受伤,羊里村民有5位妇女被抓走,下午放回。杀羊的9个村民中,组长被关一年,其他的有4个月、有半年。

罗甸羊里镇–红水河镇终于平息了。我不认识组长,没有时间去找他。当年为了移民事情冲在前面的身强力壮的韦光祖终于有力无处使,没有了田地,他到湖南打工去了;见过省级领导,在湖南被关了7个月,年纪不算老,但身体不够硬朗的王万昌,到广西替人放羊去了。

人人都要找事做,人人都要养活自己,养活家人。

(5)天 峨

龙滩电站也即天峨电站,距大坝不远的向阳镇是整个库区最大、淹没最严重的乡镇。正如红水河一、二级水电站—-天生桥电站的巴结移民,四级电站—-龙滩电站向阳移民是库区的晴雨表,补偿种类、补偿单价等等都是“以向阳为参照”,各地移民可以“看看向阳人怎么做”,向阳人就不得不自己思考“我们该怎么做”。

因为补偿单价太低,因为遗漏,因为错名错姓,因为场址等等问题,向阳群众曾拟出“库区移民十三点问题”,交到镇、交到县、交到河池地区、交到自治区,没有结果。十三点问题中大多数是地方各级政府可以解决,而少数问题如单价,则必须由中央政府决定。2003年11月5日晚,大江截流在即,向阳数百名群众准备到县府请愿,到大桥脚,与从河池市、天峨、南丹、罗城等地调集来的一、两百名公安、武警发生冲突。群众往前冲,武警用警棍打,有11名向阳群众被打伤,连伤患共有20多位村民被抓到县武装部,伤患留在武装部,非伤患被转移到县职业中学。

次日即11月6日,向阳村民聚集县城。先到职中,再到武装部要求释放被抓的村民,抬着伤患游街到县府门口,然后送往医院。7日、8日,群众继续在县府门口静坐,8日中午,渐渐散去。向阳村民涂大华是当时组织者之一,他父亲因此被停发半年退休工资。

2004年正月十五刚过,2月27日,向阳群众分为三组,人数众多的一组在县城游行,目的是吸引政府注意;另一组人数较多,乘车前往贵州独山县后返回,县府派人跟随;第三组即涂大华等三人。三人到贵阳,在贵阳机场从早上8:30—-晚上9:30被扣13个小时,机场公安把三人移交给赶来的天峨县公安。因包里有关于移民上访材料,三人借故上厕所逃脱。立即上计程车赶到几十公里外的清镇市住宿,次日回贵阳,在客车站上车准备到安顺,因看到前一天在机场认识的机场民警苟某某等人,估计天峨公安会来抓他们,于是他们下车转到贵定,再从贵定乘火车赶往希望之终点──首都北京。

三人在海淀住旅社,又被海淀公安把他们交给已进京的天峨县公安,他们死活不返回天峨,“如果我们不能把材料上交,怎么回去见向阳的父老乡亲,死也要死在这里”。天峨公安等了他们十天,直到人大、政协两会结束。3月14日,三人到大唐公司—-龙滩水电站业主等了三个小时,交上材料;到国土资源部,国土部让他们去找水利部;到水利部时,接待他们的两个三十多岁的干部酒醉醺醺哀叹:“贵州的比你们还多”,他们没有收下材料;逢周六、周日,他们又等了三天,星期一早赶到国务院信访局,递交材料时,一位50多岁的女干部不看材料,“不仅是你们广西,中国哪地方都一样”,女干部没有给回执单。

向阳村民涂大华2004年3月2日到北京,3月22日返回,共在北京呆了20天,住的几乎都是地下室。听说那段时间天峨曾派数十名公安到贵阳、到北京去找。@(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雅长乡新集镇──丁书移民点距老集镇约3公里,丁书属百康村巴扛屯和伟兰屯土地,位于百康小学往上约200米处。2004年我去了解雅长林场时曾到过此地。
  • 移民家园被淹要找个地方落脚,要有个地方建房,这就是场平。场平是永久性设施,不仅这一代,也将是未来子孙的家园,因此场平选址及建设是关乎移民现在及将来的大事。
  • 黄土高坡也许有黄金,即使没有金子,只要是能在水淹之前栽上几棵或插上几棵荔枝、龙眼、板栗、油茶等等等等,黄泥巴也会生出黄金。
  • 一个村的土地拿到另一个村去补偿,这样的手段比较安全,因为这个村的公布表上不会有那些图斑,而另一个村的公布表上即使有,“反正不是我们村的土地,管他谁得多谁得少”;不过更为安全的手段是在那些土地上面随便栽几棵荔枝、龙眼之类。
  • 农民们种了几十年的土地,他们只知道自家有几丘田、几块地,并不知道也不曾丈量过自家田地有几亩几分。他们认为移民部门给的补偿兑现“面积”与被淹的田地“实际”面积有出入,大多是通过比较而非实地丈量。
  • 罗甸凤梨乡凤梨村量砂仁地斜坡面积时是先竖起杆子再拉线,斜坡的面积究竟是斜边长×宽还是把斜边折算成直角底边再乘以宽呢?谁说都有道理。要是平面,没有了斜边,没有了底边,但仍然会出现问题。
  • 房屋补偿分为正房和杂房,有人居住是正房,无人居住只是用来堆放农具、柴草、或用作牛圈、猪圈等属杂房。潘老师的房屋是饮食店,其妻子、女儿在里面吃住,移民站已测量面积并登记上册,只是把人吃住在里面的饮食店列为关牛关马的杂房给予登记。
  • 2002年10月,天峨县移民局到向阳镇搞实物分解,每户多少面积都是工作组说了算。平腊村移民因为面积误差太大与工作组争吵,移民局某副主任说:“我想给你几多你就得几多”,随即被一愤怒村民打了几巴掌。
  • 搬迁前的停建令使移民浪费几年时光,搬迁后场平未建好使他们多煎熬了两、三年,建房时因库区交通半瘫痪使建房成本增加,不及时兑现使补偿款的价值已大打折扣,他们又恰好碰上物价大涨价的两年……
  • 龙滩库区各项实物指标调概后淹没补偿价格2006年6月发放到移民手中----《宣传提纲》,2006年9月整个库区大搬迁。
评论